先Chope位再排队买食物 这种霸位文化应保留还是摒弃?

更新:
2019年06月03日 21:42
用纸巾霸位
用纸巾霸占位置。(海峡时报)

吃口饭都这么难。

霸位文化在新加坡的小贩中心、咖啡店与快餐店无处不在。特别是午餐时间,上班族蜂拥而至到食阁,把纸巾、名片、雨伞、水瓶等物品摆放在餐桌上霸位,再去买食物,这种行为在本地俗称为Chope(霸位)。

霸位已成了新加坡人约定成俗的习惯甚至还升级为一种新加坡独有的文化,其他食客看到座位被“霸占”了,就会很自动地寻找下一张“空”桌。

不过,有人觉得在公共场所留下没有生命的物品来代替自己霸位,是一种很不优雅的行为,提倡大家改掉这个坏习惯,还发起了“停止霸位”(Anti-Chope Movement)运动。

先不问蚁粉们是否支持“停止霸位”运动,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发起者如何推动“停止霸位”运动。

为何反对霸位?

发起这项运动的是行善运动(Singapore Kindness Movement)秘书处副秘书长张瑞旂(43岁)。曾在中央商业区从事广告业20多年的她,一直无法接受食客在小贩中心和咖啡店用个人物品如纸巾、名片等来霸位的习惯。

张瑞旂接受《新明日报》采访时分享说,她曾在咖啡店碰过一名男子用水壶霸位,当时她以为是别人忘记带走,所以就坐下来用餐。吃到一半时,水壶的男主人出现,还用非常不礼貌的语气告诉她,这是他已霸占的位子。张瑞旂心有不服,当下就跟对方讲道理,对方最后气冲冲离开。
 
张瑞旂说:

“若有人留在位子上霸位还行,我不能忍受的是整桌人都不在,只留下没有生命的物品来代替自己霸位。我自己就有好多次经验,捧着食物走遍小贩中心,都找不到位子,桌上都摆满了用来霸位的纸巾。”

“还记得前年的大巴窑拼桌风波吗?还上了新闻好几周。那起事件也加深了我要推行这个运动的动力。” (不记得这起风波,请点击这里恶补)

张瑞旂于是在去年开始,自制约千张卡片,午餐时间会将卡片夹在食客留来霸位的物品上。这张可再循环成书签的卡片上写着:“做了多年的事不代表是对的”,背面则是“请不要这样霸位”。

吃口饭都这么难。
“反对霸位”书签。(互联网)

反对霸位运动有成效吗?

经过张瑞旂多个月来的观察,她发现,食客回到桌子发现卡片后都会愣一下,环看周围似乎在检查是不是上了整人节目,但之后就会继续用餐,也有人会把卡片默默收进口袋。

张瑞旂说,她不会当面对质,只希望这个信息能有效传达。虽然明知不容易改变根深蒂固的霸位文化,但她还是想尝试。

“我认为用纸巾等物品霸位是缺乏礼让精神的行为,毕竟熟食中心这些地方不是让人定位的餐厅,霸位行为只会让买了食物的人找不到位子。”

张瑞旂认为,

改掉霸位坏习惯的一个方法是,用餐者吃完后马上离开,尤其在高峰时间,这样大家就不会Kiasu(怕输)去Chope位。

“我知道我可能会被时间观念强的人挑战,认为最快吃午餐的方法是先霸位,但我有信心新加坡人会改掉这个坏习惯。这可能需要好几年的时间,前提是,如果所有人都同意改掉这个习惯。”

张瑞旂也认为不应该将客户的名片以及职员卡等用来霸位。她说,因为客户名片有他的个人资料(名字、手机号、电邮地址等)。职员卡有权限进出公司,将它随便摆放在无人看管的桌面上,存有保安风险。

“停止霸位”运动,反对多过支持

“停止霸位”运动可是获得官方支持的哦。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作为行善运动理事会2019年嘉年华会主宾,上周日(5月25日)为“停止霸位这个民间自发组织,颁发了“同心圈”(Kindred Spirit Circle)证书,让组织能在日后获行善运动理事会在经济和活动宣传方面的支持。

但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出于善意的“停止霸位”运动,反对声浪却高于支持率。

部分网民觉得这个“停止霸位”运动很赞,认为霸位更没效率,说位子被霸占的时间,那些吃得快的人可能都吃完一顿。也有人也认为,一群同事去吃饭,大家吃饭的速度有快有慢,吃完的要等没吃完的,位子不能让出来,翻位率更低。

吃口饭都这么难。

虽然这位网民说得很有道理,但红蚂蚁不免想:难道同事们就不能成群结队去熟食中心吃饭?

大家都知道繁忙时段不霸位是不可能坐到一块去。同事们坐在一起就一定会聊天啊,难不成要大家吃午饭时,不聊天放松,埋头苦吃,填饱肚子就走人?可能有人会说,同事非要一起吃饭,可以去餐馆啊。上馆子可是不小的花费,这样也未免太苛刻了吧。

如果熟食中心和咖啡店很快就变成了日本的“一个人”餐厅,光是想想都会觉得,这是一个多么抑郁的一个城市啊。

此外,也有网民提议大家选择打包,而且吃完饭不要阔论高谈,赶快让出位置。

这个“停止霸位”运动的反对者居多。

发起者5月30日在“停止霸位”面簿专页上发贴文询问:运动推出一周,霸位情况是否有所改善啊?岂料,点生气表情的人比点赞的人明显多了四倍,大家纷纷留言坚称,Chope位不是自私的行为,也说这不是霸位,只是订位。

吃口饭都这么难。

这位网民说,

Chope位与那些在巴士地铁上放上自己的包包,不让别人坐的自私行为不一样。他们只是用纸巾来预定位置,像其他在等位置的人一样,只是离开去买食物,告诉他人这个位置已经有人了,并不是剥夺别人的座位。

吃口饭都这么难。

有人更说,

其实非常欣赏新加坡的霸位文化,大家如此有礼貌地尊重Chope位。

吃口饭都这么难。

也有人分析要先霸位的原因,

说午餐时间只有1小时,大家为了省钱到比较实惠的熟食中心用餐,所以几乎每个摊位都大排长龙,来回路程加上排队时间已经花了不少时间,如果不先霸位,恐怕吃不上午餐。

吃口饭都这么难。

还有人说,

一个人吃饭,如果不先霸位,买了热汤后,捧着在熟食中心里一边兜圈圈找位置,一边平衡手中托盘防止热汤洒出,一边看路避免撞到他人,是多么辛苦和尴尬的一件事。(蚁粉可千万别为难人家说,谁叫你买汤的?你叫卖汤面的摊贩情何以堪?难道大家都要改行卖杂菜饭?)

​​​​吃口饭都这么难。

吃口饭都这么难。

香港科技大学公共政策学部资深讲师兼实践教授刘浩典也针对“停止霸位”运动在面簿上评论说:

“这是一场毫无意义的运动。它会失败,因为它没有提供一个切实可行的替代方案。”

刘浩典教授还提供了一个替代方案,这也是他个人的经验总结。

他说,

买了食物后,随便坐下来,即使那个位置已经被Chope了。当被Chope的位置的主人出现,你就去找下一个位置,直到你把食物吃完为止。(怎么红蚂蚁听起来有点像抢椅游戏?)

他说,

他每次都能平静和毫无损伤地吃完饭。这个做法也可以用在图书馆、游泳池边的躺椅这些经常有人霸占位置的地方。当你只有几个朋友的时候,你也可以这样做。

“我鼓励大家尝试这个解决方案。不需要运动或公共教育,不存在事情升级的风险,不需要与愤怒的霸占位者交谈(因为你在他们有机会愤怒之前就行动了),最重要的是,你更好地利用了未充分利用的资源(预留但未占用的座位)。这个解决方案中只有赢家,没有输家。

红蚂蚁认为,如果大家多一分谅解,大家互助互让不计较,其实Chope与不Chope都能找到一个位置吃饭。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