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钱比人民健康重要? 马国批准充满争议的莱纳斯稀土厂继续营运

更新:
2019年05月31日 23:06
莱纳斯稀土厂继续营运 马国希盟再打脸自己
马国政府决定让充满争议的莱纳斯稀土厂继续营运。(法新社)

利字当先,人民最后?

“我们将允许莱纳斯继续(运作),否则我们将会失去澳洲的一大笔投资。”

《路透社》报道,正在日本访问的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昨日(30日)表示,马国政府将允许莱纳斯(Lynas)稀土厂继续运作。

稀土,是17种用于电池、电脑、电视机和智慧型手机的金属原料统称。澳洲公司莱纳斯是中国以外的比较大型的稀土生产业者。该公司的稀土原料来自澳洲西部的矿场,并在马国彭亨州的关丹设有上文所提及的稀土提炼厂。

lynas-AFP-2109183.jpg
马国政府准备更新莱纳斯稀土厂的营运执照。(法新社)

中国打算利用稀土作为贸易战最新工具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U.S. Geological Survey)的资料,全球稀土产量的81%由中国包办。2014年至2017年间,美国从国外进口的稀土中有80%来自中国。

随着中美贸易战白热化,中国主要媒体包括官方《人民日报》日前报道,中国政府有意将稀土作为武器反击美国。如此一来,莱纳斯作为中国以外的稀土生产商,其地位顿时变得微妙。在中国可能停止或减少供应的不确定性下,莱纳斯的股价水涨船高,昨日(30日)攀升至5年来的最高点。据中国媒体报道,莱纳斯股价在5月份上涨了50%以上。

中美贸易战影响_rgb_WB_0523_CJ_doc75gvzau8us0f9k56oq3_23102435_lauhl.jpg
中国打算利用稀土供应反击美国。(互联网)

马国上世纪80年代曾发生红泥山稀土厂污染事件

位于马国的关丹的莱纳斯稀土厂耗资8亿美元,号称是全球最大的稀土提炼厂。由于稀土的提炼过程会散发辐射性尘埃,处理后的废料也具有辐射性,莱纳斯在关丹设厂一事曾引起马国社会的广泛反对。然而,马国原子能执照局仍在2012年2月初在民众的反对声浪中批准莱纳斯的临时营运执照。

马国民众对稀土厂的设立如此反弹,有很大原因是因为马国曾发生过严重的稀土厂污染事件。1980年代,日本三菱化学公司作为大股东的亚洲稀土厂(Asia Rare Earth)获准在马国霹雳州的红泥山设厂。

《南洋商报》报道,附近一带的居民在工厂设立后患病率和死亡率不寻常地飙升,妇女和小孩换上顽疾和先天残疾的几率前所未有的高。检验结果发现他们的血液含铅量超标,疑似遭受稀土废料的辐射毒害。

尽管惨剧不断,亚洲稀土厂和马国政府始终坚称一切都是巧合,并强调负责掩埋废料的埋毒槽都是在严格的安全标准下制造。当地居民和公民团体于是奋起抗议,入禀法院控告亚洲稀土厂生产有毒废料。

马国怡保高庭在1992年下令工厂关闭,但1993年最高法院又推翻高庭的判决,批准工厂继续运作。最终在民众压力下,亚洲稀土厂于1994年自行宣布停止生产。

《纽约时报》透露亚洲稀土厂的大股东三菱化学公司事后必须花费高达1亿美元进行污染地的清理和善后工作。《星报》在2010年报道,直到当时永久埋毒槽旁的储藏库仍有8万桶毒废料。换句话说,时隔16年后,这些具辐射的废料仍未埋入地底,仍存在地表且还有可能对附近居民造成辐射伤害。

222027_10150174830487366_2411424_n.jpg
80年代设在霹雳红泥山的稀土厂发生污染事件。(互联网)

马国公民社会积极抗议莱纳斯稀土厂设立

2011年马国政府发出临时营运执照给莱纳斯后,由于红泥山稀土厂污染事件仍历历在目,马国公民社会开始展开一系列抗议试图阻止莱纳斯稀土厂的成立。

2011年和2012年公民团体在关丹举行了两场“绿色盛会”,提出关闭莱纳斯稀土厂和检讨所有危险工程等诉求,其中2012年的那一场“绿色盛会”出席人数更达1万5千人以上。

395437_10150611455492550_570177549_9372231_1217970798_n.jpg
2012年的“绿色盛会2.0”获得上万民众相挺。(互联网)

希盟执政前曾严厉抨击莱纳斯稀土厂计划

如今执政的希盟在野时,曾屡次炮轰国阵政府批准稀土厂计划。希盟的前身——民联更在2013年的竞选宣言《人民宣言》中承诺,一旦执政将下令莱纳斯稀土厂停止运作,唯民联未能在2013年马国大选夺下政权。

2018年卷土重来的希盟在其竞选宣言《希望宣言》虽未直接阐明废除莱纳斯稀土厂,但仍以概括性的方式强调将检讨已获批准却有争议的发展计划。无论如何,希盟在当时仍对莱纳斯稀土厂时有批判。

pemimpin-tinggi-PR-konvesyen-01.jpg
希盟前身——民联曾在2013年竞选宣言承诺废除莱纳斯稀土厂。(互联网)
lynas.jpg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右)等人曾经声援反莱纳斯运动。(互联网)

环保社运人士诠释“换了位置换脑袋”

此外,前述绿色盛会的委员会主席黄德在2013年和2018年都在民主行动党的旗帜下参与角逐文冬国会议席,并在2018年顺利当选。

当时仍是社运人士,并未宣布参选的黄德曾在2013年扬言如果国阵继续执政或民联(希盟前身)无法在组成新政府后的30天内关闭莱纳斯稀土厂,他将亲自烧厂。如今已贵为执政联盟国会议员的他,也开始因为在体制内无所作为,无法促成政府关闭莱纳斯稀土厂而被马国网民讥讽为“唔烧德”(粤语不烧得的谐音),在野党民政党的彭亨州青年团甚至送上纸扎“稀土厂”要其烧掉。

马哈迪在日本宣布莱纳斯稀土厂的营运执照将获得更新的消息传出后,黄德昨日(30日)告诉《今日自由大马》,莱纳斯稀土厂只要遵守法律,那其执照获得更新并没有任何问题:

“马哈迪之前已经提过了。莱纳斯将会获得批准继续营运,不过他们必须遵守我们的法律。”

然而,不到48小时前黄德才以强烈的措辞抨击莱纳斯规避必须将所有废料运离马国的协议:

“他们不只是没有符合规定,而且也公然地违反我国法律、国家准则和他们自己的承诺。”

不过,今天黄德又告诉《阳光日报》他会反对莱纳斯到底:

“这是彭亨人民,尤其是关丹居民的盼望,他们不想要彭亨有莱纳斯(稀土厂),因为(提炼后的)废料对健康有负面影响”

“我们会继续反对(莱纳斯),我们不会和他们妥协。这是我们对人民的承诺,而他们(莱纳斯)一直以来也都没遵守法律。”

这次态度反转的时间,不到24小时。

w0056.jpg
黄德曾经是身居前线的环保社运人士。(光华日报)

马国内阁对处置莱纳斯的方式意见分歧

马国政府内阁对莱纳斯稀土厂的存废意见不一,今年4月马国企业发展部长礼端(名字和飞行车摆在一起的那位仁兄)声称,政府欢迎莱纳斯稀土厂继续营运,此番言论引起内阁其他同僚的反弹。

事缘执掌莱纳斯稀土厂相关事项的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坚称环境部)杨美盈在去年12月曾强调,莱纳斯必须将辐射程度最高的水沥滤净化固体(WLP)废料运出马国,否则不会更新莱纳斯9月将逾期的营运执照。莱纳斯稀土厂当时对此回应表示,他们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把所有废料运出马国。

礼端告诉记者,自己不确定杨美盈的声明是否仅是个人意见。选区位于稀土厂所在地关丹的首相署部长傅芝雅随即跳出来反驳礼端的言论,并指责礼端越俎代庖,并没有权力和法律地位代替杨美盈谈论莱纳斯的相关议题:

“(莱纳斯课题)与企业家发展部没有任何关系。意思就是说,他(礼端)没有法律地位(谈莱纳斯课题)。”

马哈迪在4月5日又在内阁的这项分歧上节外生枝,声称只要莱纳斯的稀土原料在运到马国前先“清洗”好,政府会允许他们继续在马国营运:

“只要他们可以承诺原料物质在被激活和清理后才运来马来西亚,那莱纳斯可以继续(营运)。”

yq-yeobeeyin-11032010_2x.jpg
杨美盈去年12月强调莱纳斯必须运走辐射废料。(海峡时报)

马哈迪针对废料处理和杨美盈不同调

《当今大马》报道,杨美盈将前往澳洲和澳洲政府商谈莱纳斯的营运条件和废料管理相关事宜。然而,由于澳洲才刚结束选举,杨美盈将在澳洲内阁宣誓就任后才前往当地和澳洲的环境部长会面。

澳洲政府在选前已曾拒绝马国政府将莱纳斯稀土厂废料运回澳洲的要求。《星报》报道,马哈迪昨日(30日)宣布莱纳斯稀土厂将被允许继续营运的时也提到废料处理的问题:

“马来西亚有过辐射污染的悲痛经验。我们从那时起就很排斥具辐射性的物质。”

“既然莱纳斯生产具辐射性的物质,我们要求他们将那些辐射物质运回原材料的原产地,不过原产地(澳洲)拒绝接受。”

“我们会和他们谈谈,但如果失败了,我们当然必须处理那些原料(应为废料),或许将他们分散到不同地区以便辐射物质不会集中在一个地方。不过我们会允许莱纳斯继续营运,否则我们会错失一笔来自澳洲的大型投资。”

JPN15_300519_PM.jpg
马哈迪称即使莱纳斯不运走废料也能继续营运。(中国报)

人权组织:希盟执政以来的最大背叛

《今日自由大马》报道,马国的人权组织“人民之声”形容,马哈迪允许莱纳斯继续营运的言论可说是希盟执政以来的“最大背叛”。“人民之声”顾问柯嘉逊提醒马哈迪,环境部长杨美盈去年曾提出莱纳斯必须将废料运出马国才能更新执照的条件:

“莱纳斯一直坚持说它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废料移除。所以,整个过程有什么改变?环境部长必须将向人民解释为何U转?”

兜兜转转希盟再次打脸自己

红蚂蚁简单整理一下脉络,希盟上台前主张废除莱纳斯稀土厂,上台后推翻自己在选前,尤其是2013年的承诺,选择有条件让莱纳斯稀土厂营运。

条件主要是去年12月环境部长杨美盈所提出,莱纳斯必须将提炼过程所产生,辐射程度最高的水沥滤净化固体(WLP)废料运出马国,否则将不予更新执照。随后4月5日马哈迪再提出,稀土原料必须现在澳洲处理干净才能运到马国加工,但并未多谈WLP废料是否也要运出国。

yq-lynas-30052019.jpg
稀土从开采到提炼都会对环境和人体健康造成影响。(路透社)

一直到昨日马哈迪选择在国外宣布莱纳斯稀土厂将继续营运的消息,并在面对记者询问时谈到澳洲拒绝接受将WLP废料运回当地。马哈迪声称,马国政府会继续谈判,但提到即使谈判失败,政府依然会允许莱纳斯继续营运,废料的部分则用分散掩埋的方式处理。

兜了一大圈,莱纳斯稀土厂依然照旧营运,即使不配合环境部的要求将废料运出马国,马哈迪还是准备力排众议让莱纳斯继续在马国营运。换句话说,马国政府在什么都没改变,尤其是最重要的废料处理方式完全没有半点进展的情况下,选择让莱纳斯稀土厂继续营运。

莱纳斯继续在马国提炼稀土赚钱,且无需为处理废料而付出更多金钱成本;马国政府如马哈迪所说可以继续获得澳洲的大型投资,发大财、赚大钱;莱纳斯和马国政府双赢,而居住在稀土厂周遭惶惶不可终日的居民,多年来为环保运动奔走的公民社会,夹在国家机器和大型跨国企业之中,输惨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