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时报》罕见邀工人党参观新闻室 网民调侃:一定是假新闻!

更新:
2019年05月31日 18:09
《海峡时报》总编辑华仁·费南德斯(中)接待毕丹星(右一)、贝理安(左一)和吴佩松(第二排右一)一行人,并带他们参观新闻室。(海峡时报)
《海峡时报》总编辑华仁·费南德斯(中)接待毕丹星(右一)、贝理安(左一)和吴佩松(第二排右一)一行人,并带他们参观新闻室。(海峡时报)

珍珠都没那么真啊!

《海峡时报》新闻室翻新后迎来好些贵宾,除了总统哈莉玛和通讯及新闻部长易华仁外,最近还来了反对党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一行人。

工人党?

20190531 PS ST.jpg
毕丹星一行人参观海峡时报新闻室。(海峡时报)

是的,你没眼花,是工人党。

主流媒体不只邀请“政府人”,也邀请反对党人士参观,这应该说是一场十分罕见的邀约,甚至可能是历来首次。

据海峡时报网站29日晚发出的报道,该报总编辑华仁·费南德斯(Warren Fernandez)亲自接待毕丹星一行人。

毕丹星:反对党与主流媒体不是敌对的

毕丹星当天傍晚接近6点钟也通过面簿分享这个消息。

他说:

“和我的同僚吴佩松及贝理安今天下午参观了刚刚装修过的海峡时报新闻室。在社交媒体时代,能够了解报纸怎么呈现新闻对我们是有帮助的。我对海峡时报网站互动内容工作小组尤其赞赏。”

赞了海峡时报之后,毕丹星笔锋一转,语气较为严肃地说:

“传统上,新加坡反对党和主流媒体的关系不好。原因很多,不意外涉及政治因素,更多是源于第一代行动党领导人给媒体所定下的社会职责。”
 
“尽管如此,主流媒体还是工人党传播信息的主要管道,双方坦率交流可带来好处。做为一个政党和反对党,工人党所关注的是如何改善新加坡和人民的生活,为此,我们与主流媒体不是敌对的。”

蚁粉注意啦,毕丹星强调主流媒体和反对党不是敌对的。华仁·费南德斯在谈到海峡时报如何改革新闻室,以更好的服务不同平台的读者时,也释放同一信号。

他说:

“这意味着给读者提供值得信赖和信任的报道,也就是说我们的报道要竭尽所能做到公正、平衡。所以,我们很高兴能在新闻室接待工人党,和他们分享我们如何转变为多媒体平台。”

20190531 PS 1 FB.jpg
工人党媒体小组主席吴佩松(中)和副主席贝理安(右)接受海峡时报记者现场采访。(毕丹星面簿)

一同参观海峡时报新闻室的还有工人党媒体小组主席吴佩松(45岁)和副主席贝理安(48岁),两人都是非选区议员。毕丹星(42岁)当天不愿接受海峡时报的受访,说是不希望焦点集中在自己身上,希望两位同僚有更多的媒体曝光机会,所以吴佩松和贝理安被推进了海峡时报的摄影棚。

吴佩松当天受访后,在个人面簿上分享了这个信息:

“今天和毕丹星及贝理安参访《海峡时报》,大开眼界。没想到会有访谈,通常是讨厌现场采访的(推掉过不少),很意外的是,这次访谈很好玩!”

“我喜欢头上的两个'OO'…”

吴佩松头上正好打上英文词汇一个“NEWSROOM”(新闻室的意思),而那两个“OO”不偏不倚就出现在他头上两侧,看起来很像迪士尼卡通米奇的两个大耳朵。

整个访谈视频长约7分钟,吴佩松连头上出现““老鼠耳朵”这样的细节都能留意到,而且还会自我调侃,可见吴佩松相当享受这次的访谈,也说明反对党和主流媒体的关系真的不是太糟。

当被问及如何与媒体互动时,吴佩松开玩笑地说,“和海峡时报保持一定的距离。”

尚达曼曾称主流媒体不受政府严控

新加坡在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发表的排名靠后(180个国家的排名中,位居第151名)。本地主流媒体与政府的关系也经常受网络舆论诟病,有网民甚至质疑媒体受政府严厉管控。

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在2017年9月曾经通过面簿发长文,评论本地主流媒体和政府的关系。据《联合早报》报道,

尚达曼说:

“新加坡的主流媒体并不是自由放任的(free-for-all),但也不是像一些批评者所描绘的那样,受到严格控制。这不是新加坡的做法——媒体不会等着接受指示,也不会为政府所做的每一件事找托词。我认为主流媒体在新加坡不断演变的民主进程中扮演严肃的、负责任的角色,帮助新加坡前进,但又避免发表分裂社会的言论。”

尚达曼还补充说,本地主流媒体报道每天的重要新闻,包括执政党和反对党的政治辩论,新加坡人都有阅读。

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尚达曼强调新加坡主流媒体“受到严格控制”的说辞,当时还是有不少网民半信半疑。网民的想法更倾向于毕丹星在面簿贴文中所提到的,“新加坡反对党和主流媒体的关系不好,主要源于第一代行动党领导人给媒体所定下的社会职责”。

行动党给媒体定下的社会职责是什么,毕丹星没有说白,但网民或反体制人士的脑海里肯定已经产生很多负面联想。主流媒体与反对党关系不和谐的负面印象相信也植入不少人的脑海里。网民看见反对党受邀走进主流媒体新闻室后,纷纷感到惊讶,他们除了调侃,还是调侃。

这个网民似乎认为那是惊天动地的历史性一刻。

“哇!不敢相信他们邀请反对党,载入史册。”

20190530 fb post 2 .png

有人不相信眼睛所见,认定那是虚假信息。

网民:“很高兴看到反对党接受现场采访。”

回复:“一定是假新闻!” 

20190530 fb post ST 1.png

这条贴文引发多个尖酸刻薄的留言:

网民:“我希望海峡时报在下一届大选中的报道对反对党更公平些。”
回复:我想你下个周末中万字票4D的可能性会更高一些。

20190530 fb post 7.png

有人善意提醒主流媒体不要做传声筒,否则自己也会受伤:

“同意交流中提到的几个点。主流媒体需要一个涵盖不同观点的成熟对话,而不是一面倒的单一观点。这很不成熟。媒体需要成长,不否则他们会落得收拾包袱的下场。”

20190530 fb post 1 .png

另有人提醒工人党别高兴得太早:

“他们(主流媒体)不是你的敌人,但你也不是他们的心头好。”

20190530 fb post 6.png

在网上一片调侃声中,还是有人帮体制发声,当然这股声音不是太强大。

“采访工人党,海峡时报就是好的,报道政府政策,海峡时报就被视为人民行动党的喉舌。不明白为何会有这种想法。”

20190530 fb post ST.png

社交媒体崛起,将重新形塑反对党与主流媒体的关系?

看来,海峡时报邀请工人党到新闻室参观这一简单动作,在一些人眼中是不简单的。这说明了什么呢?

主流媒体长期承载着形塑社会舆论“中间地带”的重任,与朝野政党之间的关系向来都是微妙的,但社交媒体平台的崛起多少搅动了这池春水。

社交媒体让原本在宣传中处于劣势的反对党能够另辟蹊径,找到了自我宣传和凝聚人气的平台。随着信息来源的扩大及传播方式走向“短平快”,主流媒体的权威性固然难以取代,但“高大上”的报道方式和舆论引导反而难抢眼球。

主流媒体和反对党本就不该是敌对的,在社交媒体平台崛起的大环境下,两者的关系会不会有一次重新形塑的机会呢?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