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政府三次要求我国暂缓处决马国死囚 尚穆根:不可能给马国人特权

更新:
2019年05月24日 20:02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联合早报)

希望联盟政府自去年5月上任以来,已三次要求我国暂缓处决马国死囚,其中两人是毒贩。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今早在中央肃毒局工作研讨会透露以上信息。

为何尚大人突然提起这些信息?那是因为马国政府最近要求我国暂缓处决一名被判死刑的马国毒贩,希望新加坡宽赦他。

这位毒贩是潘尼尔·赛尔万(Pannir Selvam ,31岁),他2014年9月在兀兰关卡走私51.84克纯度海洛因被捕,2017年5月被判死刑。

知道51.84克海洛因有多少吗?根据内政部文告,这个重量的海洛英足以制成4000吸管的毒品,供600名瘾君子一周所需。新加坡是全球最严厉禁毒的国家之一,在滥用毒品法令下,走私超过15克海洛因的嫌犯一旦罪成,就可被判处死刑。

赛尔万去年2月针对罪名上诉,但上诉被驳回。他后来向哈莉玛总统要求特赦,但要求同样不获准。他原定于今天(5月24日)正法,但昨天获上诉庭批准暂缓处决。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赛尔万获批准暂缓处决,家人和他的代表律师非常开心。(互联网)

不过,上诉庭的决定与马国政府的要求无关。

上诉庭昨天被告知,总统府和新加坡监狱服务分别寄出两封信到马来西亚给赛尔万的家人,总统府的信是通知家人赛尔万提出的特赦要求不获准,监狱的信则确定其处决日期,两封信的寄达日期都是5月17日。

赛尔万指出,家人持有的快递收据显示,信件其实是一天前(5月16日)寄出,他质疑特赦申请过程有欠公平。

由三司组成的上诉庭是基于赛尔万在处决日期一周前才收到信件,通知他总统特赦申请不获准,他的行刑日期已定于5月24日,这让赛尔万不够时间寻求律师为他分析还有什么法律途径可采取。“这对犯人不公平,他应该有机会这么做。”基于这个人道理由,三司决定暂缓处决。

大法官梅达顺在宣布暂缓处决时说:“纵使总统特赦的批准过程很难被质疑,但我们认为,申请者应该有合理的机会去征求意见,看看是否能成功挑战总统驳回他特赦申请的局面。”

针对有马来西亚报道质疑特赦过程不合理,新加坡内政部文告强调说:“特赦申请经仔细斟酌,显示总统是以内阁的意见为依据做出决定。”

尚穆根今早回应赛尔万的案件时也指出,马国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刘伟强已就这起案件联系我国,我国将正式回应。

我国政府不可能给予马国人特权

针对暂缓处决马国毒贩,尚穆根重申:我国政府不可能给马国人特权!

“让我明确表示,无论我们收到多少请求,我们都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尚穆根三点解释为何不能给马国人特权:

  1. 我国政府没有法律依据干涉法庭的决定。
  2.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可能专门给马国人特权,然后向其他人执行死刑,包括犯下死刑罪行的新加坡人。
  3. 我国保留死刑的理由是因为它一直发挥很好的阻遏作用。

素来凡是爱讲证据的尚穆根也抛出一系列数据来解释为何不能给马国人特权。

  1. 去年在本地被捕的毒贩中,近三成来自马来西亚;
  2. 近三成被查获的海洛英,都是由马国人贩运到我国;
  3. 每五名贩毒死刑犯中,就有一名是马国人。

尚穆根说:

“面对这些数据,我们如何能轻饶马国人?如果真这么做,法治还有什么意义?如果一有请求我们就批准,那我们将成为一个笑话。有求必应不是新加坡的工作方式。” 

呼吁新马两国尊重彼此法律

尚穆根也呼吁马国尊重我国法律。他说:

我国尊重一些马国政要不支持死刑的立场,也希望马国同样能尊重我国执行死刑的刑罚。

马国首相马哈迪在为其中一名马国死囚寻求宽赦时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知道,人民认为绞刑处决太过分了,我们希望其他国家也这么认为。”

马哈迪认为,死刑应该采用其他刑罚取代,就如马国将要推行的,在特定案件才会有死刑。

马来西亚内阁今年3月议决,废除强制性死刑,但会保留死刑,即赋予法官裁量权,以决定是否判被告死刑或终身监禁。有关废死法案将在今年7月国会提呈。

应解决犯罪根本问题,而不是一味要求宽赦

尚穆根希望马国政府能与新加坡合作解决根本问题,他说将在回应刘伟强时,向对方做出三大主要建议。

首先,他会要求马国当局提供他们在边界逮捕多少毒贩的数据。

“我认为他们的边境执法力度很好,他们也有严苛的法律打击毒品犯罪行为。我认为,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有执法的意愿和意图。”

尚穆根说:“如果他们能确保毒贩进入新加坡之前逮捕他们,这对他们和我们都有帮助。毒贩不必(进入新加坡)面对死刑,马国也可以把他们留在马来西亚(判处)。”

其次,他会询问当局对于毒枭的打击力度有多大。

尚穆根说,新马可在这方面加强打击毒枭的合作。“我们与马来西亚有着良好的合作,他们做得很好,我们合作得很有效。我希望他们能得到全力支持,这样我们能找到更多在马来西亚活动的毒枭的证据。”

最后他说,应广泛宣传我国针对毒贩的刑罚,让潜在毒贩知道,不要尝试运毒到我国。这些潜在毒贩包括受教育程度较低的贫穷的印度人,他们往往为了几百元的令吉就运毒。

尚穆根说,毒品走私问题如果能得到应对,将对两国都有利,特别是有效改善马来西亚弱势群体的社会状况。

他补充说,如果马国如此关心性命,那他会建议大家采取以上这些具体、实际的方案。“继续要求新加坡不执行法庭的裁定惩罚,根本行不通。”

以下是希盟执政后,马国向我国提出要求暂缓处决死囚的另外两起个案:

毒贩:帕拉布·柏马纳登

帕拉布·柏马纳登(Prabu N Pathmanathan,31岁)2014年因试图走私227.82克海洛因进入新加坡被逮捕,他在同年12月31日被判死刑,他过后提出的赦免请求被驳回,刘伟强也曾致函要求新加坡将柏拉布的死刑改为终身监禁。帕拉布已在去年10月26日被正法。

 

谋杀犯:麦克加林

来自砂拉越的麦克加林(Michael Garing,30岁)被控谋杀罪,他与其他三名砂拉越男子2010年5月29日晚上11时至隔天清晨7时,在加冷路与沈氏大道一带的多个地点持巴冷刀抢劫四人,其中一名受害者当场丧命,另三名受害者受重伤。

主要干案者麦克加林2015年被判处死刑,高庭法官朱汉德当时谴责被告:“他们如同展开一场狩猎之旅,一次追捕一个猎物,用同样的方法困住并伤害他们。

麦克加林在今年3月22日执行绞刑。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海峡时报)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