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总统大选不服输 反对派支持者暴动使当地华人担忧“排华”恶梦再临

更新:
2019年05月23日 22:12
印尼总统大选不服输 反对派支持者暴动使当地华人担忧“排华”噩梦再临
在野阵营支持者示威演变成暴动,部分群众甚至高喊排华口号。(海峡时报)

示威群众高喊“赶走华人”。

印度尼西亚总统大选成绩5月21日正式揭晓,现任总统佐科(Joko Widodo)以约10.82%的领先得票率或1659万张多数票击败对手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顺利连任。

jokowi-prabowo-12.jpg
现任总统佐科(右)击败对手普拉博沃(左)顺利连任。(互联网)

然而,普拉博沃拒绝承认官方计票结果,声称选举有舞弊的情况发生并表示将采取法律行动挑战选举结果。普拉博沃的支持者在选举结果公布的21日傍晚开始在首都雅加达集结,举行示威抗议选举结果。原本一开始尚算和平的示威抗议最后演变成暴动。根据《海峡时报》发自雅加达的最新消息,暴动夺走7条人命,伤者人数已增至300多人。

由于印尼华人社群普遍被视为佐科的支持者,暴动也造成印尼华人社群人心惶惶。1998年排华事件的惨况仍历历在目,暴徒四处纵火的相似场景也让印尼华人担忧暴动群众会将怒火发泄到他们身上。

和平抗议演变成暴动

据台湾中央社记者发自雅加达的报道,普拉博沃的支持者在21日选举结果公布后,开始在当天傍晚聚集在位于雅加达印尼选举监督机构外抗议。一开始抗议群众相对克制,虽然和全副武装的镇暴警察对峙,但也有群众主动送上鲜花,警方也将女警排在最前线。

indonesia-politics-vote-protest-094925.jpg.jpg
镇暴警察在印尼选举监督机构外驻守。(法新社)

大雅加达都会警察公关主任亚果(Argo Yuwono)告诉CNN,在该处抗议的群众原本很守秩序,抗议最后也和平收场,但之后有人蓄意挑衅导致示威升级。

综合《雅加达邮报》和《海峡时报》的报道,21日晚间在印尼选举监督机构示威的约2千名群众在当地事件晚上10时开始离场。但随后数百人再度聚集,有人开始尝试闯入印尼选举监督机构大楼。现场驻守的印尼警方数度要求示威者后退并尝试驱离群众。

镇暴部队的指挥官在驱离过程中不断向示威群众喊话:

“警方不会逮捕任何没有犯错的人。我们没动任何人一根汗毛。你们应该全部回家。”

随着示威进一步升级,雅加达市中心的几个区域出现示威者与印尼军警对峙的场面。示威者开始向军警投掷石头、爆竹和汽油瓶,并在街上纵火焚烧电单车和其他物件。印尼军警于是开始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尝试驱离暴动群众。

示威者也开始在雅加达市区四处纵火,遭殃的包括警方宿舍、警局和几处警察亭子,骚乱一直持续到22日。

tgprotest23a.jpg
示威者在情势升温后开始纵火和攻击军警。(海峡时报)
tgprotest23b (1).jpg
(海峡时报)
bp_indo7_220519_78.jpg
(路透社)

部分示威群众高喊“排华”口号

《南华早报》报道,佐科曾被在野阵营批评偏袒印尼华人社群,也因为对中国的投资抱持开放态度而被视为亲华。22日的示威群众中有人开始喊出“赶走华人”(Usir Cina)和“小心外国人”(Awas Asing)等口号。

印尼社交媒体也开始疯传一些谣言,包括“中国派遣军警射杀示威者”。一张广为流传的照片附上注解,声称一名军警不会说印尼语,因此质疑该军警根本不是印尼人。

11cea966-7c71-11e9-8126-9d0e63452fe9_972x_154121.png
社交媒体流传着一则贴文,声称镇压暴动的军警来自中国。(南华早报)

马来西亚《中国报》报道,一些示威者受访时的言论也充满浓厚的“排华”情绪。一名从南苏拉威西省前往雅加达参加示威的民众阿都干尼告诉记者:

“他们(来自中国的人)总是从我们的痛苦中获取利益。历史告诉我们,他们如何在苏哈多和佐科时代中受益。”

有印尼华人担忧情况进一步升级,因此在面簿发文提醒华人社群:

“印尼暴徒升级到纵火烧车报复泄恨,丧失理智,华族子弟要小心,注意自身的安全,害怕演变成趁火打劫。”

《东方日报》引述一名在雅加达工作的马国华裔,由于担心暴动蔓延,一些印尼华人家庭已开始离家入住酒店,或是出国避难。

另一名受访者则表示,印尼政府已派军警在暴动现场维安,因此情况应该不会再恶化:

“整个暴动目前受到控制,暴动情况应该不会继续蔓延。”

印尼安全统筹部长维兰托昨日(22日)宣布将暂时限制面簿、WhatsApp、Instagram等社交媒体的部分功能,以避免挑衅言论和假消息传播。

bknint-20160813160457338-0813_17011_001_06p.jpg
1998年印尼发生严重排华事件,许多印尼华人因此丧失性命和财产。(互联网)

印尼选委会和独立选举观察团否认选举存在舞弊

印尼人口约2亿6000万,本次选举的合格选民人数为1亿9000万,投票率接近8成,有效票为1亿5000万票。佐科获得约8503万票,得票率为55.41%,普拉博沃则拿到6844万票,得票率44.59%。

普拉博沃拒绝承认选举结果,抨击本次选举有舞弊情况,并强调他将“继续采取符合宪法的法律行动,捍卫人民授权和被夺取的宪法权利”。普拉博沃竞选团队法律主任苏米(Sufmi Dasco)则告诉媒体,他们已决定入禀宪法法院寻求推翻选举结果。

印尼选举委员会在20日曾经驳斥选举出现舞弊的传言,指该指控是空穴来风,且独立选举观察团和分析员也说明本次选举是公平自由的。

印尼警方:暴动是有心人士预谋策划的

印尼警方发言人表示暴动发生后,截至22日晚间已有257名嫌犯因参与暴动而被逮捕,这些被捕嫌犯大多数是来自雅加达以外的外地人。除此以外,警方也在部分人士身上搜出装有钞票的信封,显示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暴动:

“我们找到一辆装满石头和其他工具的救护车,那台救护车上有某个政党的标示……我们也充公了装满钞票的信封。”

e7b800f8-7ca9-11e9-8126-9d0e63452fe9_972x_154121.jpg
印尼警方暴动是有心人士预谋策划的。(路透社)
d361d95f-6e1d-4150-a56b-8c30aa5f88cd.jpg
印尼军警逮捕了257名滋事者。(中国报)

鼓吹民族主义的普拉博沃是苏哈多前女婿

普拉博沃是印尼已故前总统苏哈多的前女婿(已离婚),在1998年印尼排华事件时担任印尼特种部队(Kostrad)的司令。1998年5月印尼发生针对印尼华人社群的“黑色五月暴动”,上千家华人商店和房屋被烧毁,华人所拥有的公司企业和住所被暴徒砸毁和抢劫。据统计,那场暴动最终导致超过1千人被杀害。

当时曾有分析指出,时任总统苏哈多为了转移印尼的金融危机和国内压力,进而通过操弄族群对立来达到削弱反对势力的目的。而手握军权的普拉博沃,也被舆论指称是幕后主导之一。然而,普拉博沃在事发后并未受到任何制裁。

普拉博沃在2014年首度尝试问鼎总统大位,高举民族主义大旗,也获得保守派伊斯兰团体的支持。然而,普拉博沃在该年总统大选以5个百分点的差距败给同样首次参选的佐科。2019年总统大选是佐科与普拉博沃的二度交锋,此次佐科以更大的10个百分点差距击败普拉博沃连任。

suhartomay31.jpg
苏哈多在1998年的政治危机后黯然下台。(海峡时报)

佐科强调绝不会对不法分子让步

《南华早报》报道,佐科宣称不会容忍任何分裂国家的行为:

“我可以和任何人一起推动国家进程,但我不会容忍任何破坏我们所热爱国家的安全、民主程序和团结的人士。”

“我们没有选择,军队和警方将依法采取严厉的行动。”

普拉博沃也在昨日(22日)出面呼吁各方保持克制:

“我呼吁各方,包括表达意见的群众、军警和各造保持克制,避免肢体冲突。”

《雅加达邮报》报道,普拉博沃今天进一步要求其支持者结束示威:

“请相信你们的领袖,我们会通过宪政程序继续斗争。我要你们全部保持耐心和冷静。”

“回家休息。我们今天应该继续我们的斋戒。”

《海峡时报》报道,雅加达市区在今日(23日)开始恢复平静,马路的路障已被撤除,商家纷纷恢复营业。

bp_indo11_220519_82.jpg
暴动后的雅加达满目疮痍。(法新社)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