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穆根为接受阿莲采访的视频辩护 面簿帖文成“星光熠熠”留言区

更新:
2019年05月22日 22:46
尚穆根与阿莲庄米雪
庄米雪饰演的“阿莲”大姐大遇到尚穆根部长的第一件事就是与他自拍。(视频截图)

国际网红也来凑热闹

内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过去两周忙得很,频频在网上露面解释国会刚在5月8日通过的“波马”打假法案。

(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简称POFMA“波马”)

尚大人当然不是自己一人露脸(那画面多单调,如果再谈论深奥沉闷的课题,谁看啊?)。分别陪同部长粉墨登场的还有两名新加坡网红:阿莲(庄米雪)和阿荣(许振荣)。

还没看过这两个热门视频的蚁粉可以先“热热眼睛”。

阿莲大姐大突击大人物——重口味版

阿荣自驾游车河——侃侃而谈版

话说,尚大人上星期天看了本地英文报章《海峡时报星期刊》撰写的一篇关于政府使用新颖特殊宣传手法,让人实在“不敢恭维”的分析文章后,觉得写文章的记者与文内受访者对“阿莲视频”的评语过于苛刻、文章内容有些“失衡”不够客观,于是周一(20日)下午在面簿上发帖文力挺“我和阿莲一起制作的视频”。

这已不是什么新鲜出炉的新闻,想必蚁粉早有耳闻。

新鲜的是,部长的这则帖文留言区竟成了国际与本地名人聚集的“星光熠熠讨论区”,也算是新加坡别具一格的风景。

先来看看部长如何力挺阿莲。

“文章假设制作视频是用来详细解释打假法案,但这个视频根本就不是这样的用途。它只是(我们)努力通过多种界面进行沟通与交流的其中一个部分……庄米雪制作的视频主要是让那些没什么时间或对这个(打假)课题没什么兴趣的人,看完后能够略知一二。这也包括那些主流媒体无法触及的人群。而我相信我们已经成功触及那个团体。

我们的保守估计是,视频已经有超过100万人观看,触及面应该比这个数字还大。数以千计的回馈意见绝大多数都很正面——甚至来自于其他(非主流)媒体的年轻记者。我有足够信心这个视频所触及的人群,比阅读观看主流媒体的人更多。我们希望看完视频后,会激发某些人的兴趣,去跟进辩论的细节。

然而,这些事实似乎都被《海峡时报》忽略了。相反的,他们找来一些不喜欢视频或者认为这种宣传手段不合适的人,亮出他们的看法。这样的意见我们也时有所闻,但它们毕竟只属于一小撮。

在沟通政策时,我们必须尝试运用不同的渠道,因为主流媒体无法触及所有人。这也是为何财政部找来网红帮忙宣传财政预算。这也是为何政府会通过民情联系组(REACH)平台、新加坡乐银机构、以及乐龄社区联系等渠道来进行社区交流。这也是为何我会与庄米雪合作制作视频,而且视频很快就蹿红。”

部长这篇帖文的酸度,用来制作酸度200%的柠檬派都绰绰有余了。

20190522-ah lian good to see you.jpg
尚穆根:阿莲,见到你真好。(视频截图)

不过,部长语气上虽然对《海峡时报》等主流媒体相当不客气,他还是在面簿上转发了《海峡时报》的文章,让更多人可以有机会阅读到(如果真的生气,是不会再继续传阅文章的)。

这种以行动支持主流媒体的做法,是典型的打一巴掌后再给颗甜枣。毕竟政府还是需要主流媒体相配合的。

国际网红Nas Daily第一个来凑热闹

20190522-Singapore Home.jpg
Nas Daily落户新加坡。(视频截图)

部长的帖文发出后,很快就引起刚在4月中旬将新加坡当成第二个家的国际网红Nas Daily的注意。他在部长的帖文下留言说:

很有趣的视频—我个人很喜欢。它让我想起奥巴马竞选时也与一些社交媒体网红合作拍摄视频,让更多人认识奥巴马医改(Obamacare)。我也注意到,即使有90%的人为视频点赞……多数文章依然会将焦点放在那些10%的反对声浪上。负面意见总是能比支持意见拿到声音更响亮的麦克风。在新加坡如此,在国外也是如此。这只是多一个例子。

附:我对于这件事或这条法律不持意见,我只是公开观察。😂

20190522-NasDaily01.png

你以为网民纷纷为Nas的留言点赞就结束了?不是的,还有part 2下文。

在11个其他人的留言之后,尚大人给Nas回复了。

尚穆根说:

Nas,谢啦!是的,文章有点出乎意料之外。对了,你对于波马Pofma有任何意见,可以敢敢说出来。

20190522-Shan repy to Nas Daily.png


发现部长留言后的Nas又洋洋洒洒写了一堆。

嗨,你回复了!好棒。我其实对假信息很感兴趣。我可能……可能……会与以色列著名历史学家Yuval Noah Harari制作一个关于假信息的视频。在他的新书里,他谈到假信息早在社交媒体出现之前就存在了。他也给出一个流传了700年的假信息为例。以往,缔造假信息的都是大机构(寺庙、政府、企业)。现在,任何人只要能上网就能制造假信息,而且效果可以媲美一个政府。

我总在想,如果我是真的心肠歹毒的人,要给我的“敌人们”散播假信息……只需点击三下,就有上百万人能看得到。想想都觉得可怕。假信息是一个很让人着迷的课题,你在这个层面上的工作并不容易。

再附:我自己去年也是假信息受害者,即使我拥有1300万名粉丝……依然在抨击假信息方面深感无能为力。

20190522-NasDaily02.png

阿莲也来晒数据

主演“阿莲”这个喜欢“爆粗口”的大姐大角色的庄米雪也在尚穆根帖文下留言,晒出更多数据来证明自己的视频火爆到什么程度。

“谢谢部长写了这则帖文。我非常同意你的看法。我自己也很讶异于文章的片面性,表明上看是一篇中肯的分析,也找来(片面)专家们对这个课题发表意见,但就是不客观。我认为证明这种宣传手法成不成功的最佳指标,应该是观看视频的人数,以及正面交流量等客观数据。虽然记者没有访问我,但无论在面簿上或是Instagram,都能找到许多正面评语,就连分享了视频的将近6000人的面簿上的评语也是正面的。

然而文章却完全忽略了视频推出后,在不付费宣传的情况下就囊获超过50万人次的观看量(超过100万人次的触及面以及将近200万个印象)以及超正面的交流(4100👍🏻,1800😆, 211❤,19😡,6😢。点赞比讨厌人数高出2万4000%)。文章也没有提到以下任何一个反复出现,展现视频有效的评语(最佳创意公众教育、尚穆根部长好棒、以搞笑的方式认识法律、为不懂法律的人深入浅出解释又够搞笑、这个很好嘞!阿莲,又好玩又容易了解!多来几个嘞!等等)
⁣⁣⁣
我不是说文章里那7、8名受访者的意见没有参考价值。每个人都有发表意见的权利(“波马”不会抓他们哦!😝)所有诚意满满的意见都有建设性,让我们不断精益求精。我只是希望文章能至少客观一些,毕竟这是一篇经过调查研究后才写出的文章,不是一篇专栏或是一篇评论文。

我只能总结说,写文章的记者们已经有先入为主的看法。既然如此,他俩应该拿出勇气,敢敢将文章写成评论文。

附:这仅仅是我个人看法和意见。波马也不能抓我!😆
再附:Nas谢谢你点赞。来跟阿莲一起拍视频嘞!😜🤣😘”

20190522-Michelle Chong reply.png

尚穆根看了阿莲的留言,很快就回复了。

米雪,谢啦!是的,数据说了算。

20190522-Shan repy to Michelle.png

红蚂蚁刚才不是提到留言区“星光熠熠名人多”,还有哪些人呢?

有本地敢怒敢言的作家诗人魏俐瑞(Gwee Li Sui)

“(部长)下次你也和阿莲一起讲新加坡式英语,我肯定支持你!”

20190522-Gwee Li Sui.png

有一名网民和部长“称兄道弟”,呼吁部长不要太敏感,魏俐瑞看到后也蹦出来“搅局圆场”。

“老兄(部长),为何这么敏感?笑死我。”

20190522-MikeSeet why so sensitive.png

“呃……我希望他不会误会你留言的意思哦。”

2017年10月停止运作的本地英文时政网站The Middle Ground创办人之一Daniel Yap,似乎抓到Nas Daily留言中对于政府的调侃,特地在尚部长的帖文下留言,向魏俐瑞喊话。

“魏俐瑞,哇,竟然能听到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政府与假信息之间的联系,这让我很惊讶。尤其是在这个留言区内。”

20190522-Daniel Yap.png

Daniel Yap究竟是想说明新加坡依然是言论自由的,还是在借题发挥,也只有Daniel Yap心知肚明了。

闻名于东南亚的本地爵士钢琴家杰雷米·蒙泰罗Jeremy Monteiro也给了正面评语。

“我觉得做法有趣,是件好事。”

20190522-Jeremy Monteiro.png

这样的大场面又怎能少了我国最“有话敢敢说”的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呢?

许教授一出场就说:

“我喜欢。只有一个建议。下次阿莲跟你击掌时(high five),你应该欣然接受。”

20190522-TommyKoh.png

尚穆根答说:

“教授,谢啦!我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

(矮油,部长竟会讪讪地表明自己“献出了第一次”,红蚂蚁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羞涩”的尚大人。)

许教授接着回复说:

“做得好!继续加油!”

在面簿上这么一来几往,有赞、有骂、有鼓励、有调侃,甚至还有自我宣传、公然招生意、打广告、搞合作拍视频的,人人获利,大家高兴。

这里面潜在的,尚穆根真正想说的信息只有一个:政府用来宣传打假法案,进行公众教育的做法非常有效。同不同意,那是你的自由。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ants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