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时再看看! 新马同意新柔地铁暂停至9月底

更新:
2019年05月21日 21:20
新马交长签补充协议 新柔地铁暂停到9月底
许文远(右)与马国交长陆兆福(左)言谈甚欢。(许文远面簿)

到时就能知道盖不盖得成

延宕多时的新柔地铁系统(RTS)有了“新进展”。然而,这个所谓的“新进展”是新柔地铁将展延至今年9月30日宣布“新进展”。

那么多个进展很拗口是吧?简单来说马来西亚还未能下定决心,给新柔地铁系统的最终命运拍板,因此和新加坡再签了一份补充协定(Supplementary Agreement),新柔地铁计划将再度暂停六个月

0.jpeg
新柔地铁计划将暂停至9月30日。(互联网)

新柔地铁的命运将于9月底揭晓

马国是在今年4月对新加坡提出展延新柔地铁计划的要求,双方经过数轮磋商后,同意暂停新柔地铁计划六个月。暂停时间从4月起算,直到9月30日为止。

新马两国将在这段期间针对新柔地铁系统的工程设计、建造成本等细节展开磋商。新柔地铁系统是存是废,计划内容是否更改?一切疑问将在9月30日前获得解答(当然前提是马国没有再要求展延)。

新加坡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和马国交通部长陆兆福是在今日(21日)签署了新柔地铁系统的补充协定。根据该补充协定,新柔地铁计划在9月30日前将处于暂停状态。

60817739_2363520957040444_7310212797978116096_n.jpg
许文远(右)与陆兆福(左)代表新马签署新柔地铁计划补充协定。(许文远面簿)

联合记者会“666”

红蚂蚁列出几个关键数字,让大家一起来围观看看新柔地铁计划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6次:陆兆福在记者会上表示,上任至今已经与许文远会面6次以商讨新柔地铁计划事宜。
  • 60万新元:马方将支付约60万新元,给我国作为新柔地铁计划展延至今年9月30日的费用。
  • 6600万新元:如果马国在9月30日最新期限截止前决定不继续执行新柔地铁计划,则必须赔偿新加坡6600万新元

许文远与陆兆福是在新加坡交通部所在的港务集团大厦,进行上述补充协定的签署仪式。许文远在签署仪式的联合记者会上表示,新加坡承诺将会继续进行新柔地铁计划这项惠及两国人民的项目。

两个月前,马国向我国提出展延新柔地铁计划的要求,尽管新柔地铁计划的双边协定中没有关于展延计划的条款,但新加坡基于双方合作精神,而同意慎重考虑马国的展延要求。两国相关单位经过数轮的紧密磋商后,正式展延该计划。

两国将在展延期间密切商讨

据新加坡媒体报道,许文远指出,马国在展延期间将决定是否有意继续新柔地铁计划项目,或更改该项目的部分细节:

“新加坡将会针对(计划更动)予以考虑。我们希望无论是按照最初商定好,或展延期间双方取得共识的任何更动形式,新柔地铁计划都能在展延期限结束后恢复运作。”

许文远进一步补充如果马国决定终止该计划,马国将必须支付约6600万元的赔偿金额:

“否则,新柔地铁计划就会被视为由马国终止,届时马国必须赔偿新加坡为了实践该计划的义务而付出的成本。”

如果新柔地铁计划终止,已经一定程度投入该项目进度的新加坡陆交局相关承包商和竞标者,包括作为新柔地铁计划的联合营运商的SMRT都有可能受到影响。

无论如何,即使新柔地铁计划在9月30日后重新启动,马国也必须支付新加坡一笔约60万元的延期费用。该费用将用来支付新加坡因开展该计划部分工程所付出的成本,其中包括用在位于兀兰北站工地的相关运作费用。

woodland north.jpg
许文远(左四)和陆兆福(左三)参访新柔地铁的兀兰北站工地。(许文远面簿)

根据最初的设定,全长4公里的新柔地铁将连接新加坡的兀兰和柔佛新山的武吉查卡。新柔地铁每小时承载1万名乘客,平均一天可达到7万2000乘客量。

马交长:将与新加坡商讨更便宜的方案

马国交通部长陆兆福在记者会上对新加坡的谅解表达谢意:

“我们感谢新加坡支持并体谅我们(马国)在执行新柔地铁计划时所面对的挑战。

陆兆福强调,马国意识到解决新柔长堤的庞大流动量已是刻不容缓的课题:

“我们意识到疏缓新柔长堤交通堵塞的迫切需求,每天有30万人越过长堤,其中包括大约25万名在新加坡工作的马国人。”

causewayjam.jpg
每天有约30万人来往于新柔长堤。(互联网)

两国也将商讨可疏缓交通的其他方案

双方将会在新柔地铁计划展延期间探讨出其他“可负担和可持续解决边境交通堵塞的方案”,包括基础建设的升级、重新检视两国边境的政策与规范和提高边境关卡通关的服务品质。

陆兆福也表达了马国仍然有意继续进行新柔地铁计划的立场: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我们(新马双方)会非常努力以确保我们能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和途径,我们都非常希望能够继续进行新柔地铁计划。”

陆兆福也在记者会上表示,今天(21日)刚好是他就任马国交通部长一周年,而在这一年内,他与许文远一共会面商谈了六次。许文远对此也回应,这显示了两国交通部频繁的互动,让双方有更多机会一同化解分歧,为两国人民谋取福利。

针对成本究竟要降低多少对马国才是”可负担的费用“,陆兆福表示基于新马两国政府在接下来几个月将会持续商讨,因此目前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的数字:

“我们正在寻求私人企业投入这项计划,所以我认为这会是一个商业决定,而我目前不会提供任何数字。”

“重要的是我们有办法降低基础设施的成本,如此一来就能惠及乘客和大众,因为车资结构在未来将会更加便宜。”

许文远:一分钱,一分货

由于马国始终坚持要降低成本,许文远也强调,尽管新加坡对马国任何有关计划细节更动的提议抱持开放态度,但“一分钱,一分货”(different price tags and different performance),不同的解决方案带来的效益将有所不同:

“其他选项或许会比较便宜,但乘客量相对的也会减少。”

新马交长对新柔地铁通车时间有不同见解

今年3月,当时暂代交通部长职务的外交部长维文曾告诉国会,由于马国屡次未遵照新柔地铁计划双边协定的进度行事,新柔地铁铁定无法于原订的2024年12月31日通车。

许文远今日(21日)告诉媒体,即使9月30日的展延期限过后双方同意继续进行新柔地铁计划,通车时间也将因为计划的延宕而延后“数年的时间”。

然而,陆兆福指出一切都言之过早:

“可能的话,我们会非常努力确保我们还能在期限前(2024年12月31日)完成(通车),因为有很多方法可以达到。虽然现在有一些延宕,但我想我们在其他方面能追上(进度)。”

20190307 mrt sg.jpg
两国交通部长对于2024年是否能通车抱持不同看法。(互联网)

许文远随后在其面簿贴文形容,新柔地铁计划“暂时停顿”,但他补充说:

“我对新柔地铁计划最终能够恢复进行感到乐观。(新马)边境的交通堵塞问题是确实存在的,只有像新柔地铁计划这种大刀阔斧的工程项目能够对现在(交通堵塞)的状况产生关键性的改变。”

由于昨日(20日)是卫塞节公共假期,长周末导致新柔长堤于昨日和今早再度陷入严重的交通堵塞。两国检疫大厦长长的人龙和新柔长堤几乎静止不动的车阵,经常使新马人民动辄花上数小时时间才能跨越近在咫尺的国界。

如何舒缓这数十年如一日的现象,有赖两国的相关部门在接下来的这几个月努力一番了。

20190518_news_jb_ciq.jpg
卫塞节长周末期间人满为患的马国新山关卡。(网友面簿)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