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蜂关闭两业务 有“爆料”帖文喊网民尽快花完手机应用的钱

更新:
2019年05月15日 22:45
20190515bee
送餐和洗衣业务5月20日将终止。(互联网)

小钱也是钱,看好要紧。

现在每天都懒得出门,靠外卖送餐续命吗?

坏消息。

提供送餐服务的诚蜂(Honestbee)宣布下周一(20日)起停止本地的送餐与洗衣业务,称这项决定是为了优化业务结构。这个决定将让约400名自由业送餐人员“失业”。诚蜂表示,虽然这些人多数是兼职,但他们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过渡期间,诚蜂将给予他们协助。

吃不到外卖没人送洗衣物都不打紧,可以换别家。但有网民担心诚蜂手机应用里剩下的钱怎么办?

有送餐员在网上晒出诚蜂宣布20号停止送餐服务的内部邮件,“温馨提醒”用户在19日之前尽快花光手机应用里的钱。

虽然诚蜂(honestbee)2015年就存在于本地市场,不过红蚂蚁对它的印象不深。今天宣布停止送餐和送洗衣服务后,让红蚂蚁感觉好像业务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和红蚂蚁一样的蚁粉们看到这个标志性的小黄蜂就会多少对诚蜂有点印象了:

honestbee-GOODSHIP-photo-750x500.jpg
是不是经常在路上看见这样的小黄车,但却也一直不太懂诚蜂到底是什么?(互联网)

即将被结束的两个业务才刚开始不到三年

诚蜂于2015年由三名30多岁的年轻人孙志伟、刘弘毅以及郑文书联合创办。

当时诚蜂的主业其实是配送日常用品,概念就是让大家无须再自己扛着一堆购物袋买日常用品回家,而是坐在家里选好了自己要什么,诚蜂的小蜜蜂员工们帮你买了打包好,送到家门口就可以。名字里有“诚信”与“蜜蜂”两个字,就是告诉客户他们值得信赖而且会像蜜蜂一样勤劳。

honestbee-shopper.jpg
诚蜂的小蜜蜂们都受过专业训练,可以帮客户挑选最优质的产品。(互联网)

其实概念和我们熟悉的食物外卖意思差不多,只是换成了“日用品版本”,可以托小蜜蜂们代购来自各种商店的商品。

Honestbee自家还开设超级市场,售卖超级齐全的日用品,分类超过20种。甚至还与专卖店合作扩大经营网络,如与专卖肉品的Meatlovers、专卖家具和家电的Powerpac、专卖宠物用品的Pet Lovers Centre等合作。买家选好货品后,honestbee就帮你送达,1-2小时后在家坐等收货就行。

这次要被结业的送餐服务和洗衣服务,就是在这个小蜜蜂代购日用品的基础上延伸出来的两项业务。

送餐服务是2017年才被诚蜂开拓的。当时本地的外卖市场里已有FoodPanda、Uber Eats和Deliveroo等外卖送餐竞争对手。送洗服务是2016年纳入诚蜂业务,小蜜蜂员工会在指定的时间上门取走需要送洗的衣服,送去清洗,两天后再将干净的衣服送回来。

o.jpg
工作人员会上门把衣服送去清洗,两天左右又会送到家门口。(Honestbee)

这两个分别在2016和2017年才运作的业务寿命好像有点短,才过去不到三年就要关闭了。有分析家指出,扩展业务对诚蜂利大于弊。若诚蜂用于起家的电子百货商品配送服务无法在本地有所发展,至少这两项新业务还能帮诚蜂减少损失。事实却恰恰相反。

据《联合早报》报道,新加坡管理大学李光前商学院助理教授范平正博士受访时指出,诚蜂较迟进入送餐业务,现在决定停止送餐服务,相信是要专注于其主要业务上。

“这么做(停止送餐服务)或可让诚蜂将有限的资源,投入到最高效用之上。”   看来兜兜转转了一大圈,还是转回老本行。

《联合早报》今天也报道说,有许多马来西亚的“送餐团”甚至越堤到新加坡抢饭碗!看准本地送餐员“一人多账号”的情况,以“抽成5%”为饵,“租用”他们闲置的账号。

这么一来,集团头目“租”到多个账号后,就可以直接从马国招揽工资便宜的人手来本地非法送餐,单凭转租账号,一天就可坐收近300新元,一个月最少都能入账约9000新元,折成马币就是月入近三万的超高薪工作。

这些马来西亚送餐员通常只会出现在乌节路、牛车水和中央商业区一带。因为邻里地区的送餐员一般彼此都比较熟识,商业区因为范围较大,送餐员彼此都不认识,外地送餐员反而不容易被识破。竞争如此激烈,诚蜂选择在送餐业“急流勇退”,也情有可原。

今年开始裁员、大规模停止业务

诚蜂在新加坡市场推出一年后,就打铁趁热分别打入香港、日本北海道和台北等地区的市场,后来还进一步将业务扩展至印尼和菲律宾。

诚蜂也先后在我国推出外卖、送洗和大型实体店等。不过今年四月底,诚蜂突然停止了香港和印尼的服务、也停止了泰国的Food Vertical、日本和菲律宾的服务。在其他市场与特定伙伴推出的业务也全部暂停了,同时也裁掉近10%的员工。

诚蜂的发言人当时说,这些评估是为了帮助公司更专注于区域业务并更好地服务顾客,让诚蜂剩余市场的业务不受影响。

不过离职的员工却告诉《海峡时报》,停止业务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内部运营不佳。

近年来,诚蜂的风波一直不断涌现。到了今年五月初,创办人之一的孙志伟突然卸下诚蜂总裁一职,由韩国LG集团家族的具本雄暂代总裁。五月份至今都还没结束,诚蜂又宣布结束本地的送餐和洗衣服务。

honestbee.jpg
孙志伟。(中)(互联网)

 

昨天诚蜂还没宣布停止服务前,就有送餐员贴出收到的内部讯息,呼吁网友们在20号服务正式截止前,用掉诚蜂钱包里的钱。

91016f11-69ad-4696-b0cc-5b4ff52594f0 (1).jpg
Honestbee和很多APP一样,可以往账户里充值后直接购物。

放在虚拟钱包里的钱,仿佛是虚拟的钱......

是不是“钱”和“关闭服务”一起出现就感觉很慌?感觉服务没了,放进去的钱也会打水漂?

本地因为没有一款一家独大的 “万能付款APP”(手机应用),只好要吃饭的时候往外卖APP里面冲钱,要叫车的时候往叫车APP冲钱,购物往购物APP里冲钱.....年轻人对这个操作轻车熟路,比如红蚂蚁往手机里的四五个APP都充了数额不一的金额。但如果有一天某个APP突然宣布倒闭或停止服务,红蚂蚁也不知道那些钱还能不能收得回来。

本地付款APP倒是不少,比如PayLah!、Singtel Dash、Favepay、PayNow、Grab Pay等等等等,不过当你想用的时候就会发现一个根本不够,有些商家和网站只支持某种软件,有些商家和网站只支持另一种软件,有的商家只能用自家电子钱包。

这时特别想念中国的“支付宝”软件。作为第三方独立支付平台,几乎可以一软件走天下。买票App、外卖App、网购App、出行App都可以使用支付宝,退款也都可退入支付宝,几乎不用担心繁琐的退款手续。支付宝里的钱也可随时转出至银行卡,让人感觉比较踏实安心。

可惜本地还没有这样一个“万能走天涯”的支付软件。各大支付平台都各自推出各种积分、优惠折扣等,竞争十分激烈,吸引着用户下载了一款又一款的APP。看来,本地电子付款市场的竞争的确不小。

多数APP电子钱包里的钱是有去无回的,一旦软件倒闭可能就要和钱say bye bye…….ofo就是个血的教训,要ofo退押金的用户是要排队的哦。在中国,已经超过了1000多万人在排队,每天都有人在问“OFO退押金退到几号了”。按照现在的速度,大概要等三年左右才能还排在最后一位等待退押金的用户。

zhifubao.jpg
网友们每天盼星星盼月亮。(互联网)

不过城蜂的情况应该无需太担心,因为剩余的钱还可以用来在网上购买日常百货,也可以在实体超级市Habitat里消费,只是不能订外卖和洗衣服就对了。

91016f11-69ad-4696-b0cc-5b4ff52594f0.jpg

 

实体店是使用新科技手机付款的,想花掉钱的话,这里也可以。

3027c754-grocery3_0hq0bt0hn0a200001o001.png
Honestbee的实体店看起来很吸引人,不但有日常蔬果百货,还有很多美食和不少装潢漂亮的咖啡座。(honestbee)

不过如果你看了新闻后感受到诚蜂最近的走向有些“吊诡”的话,想花光就要抓紧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