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频传无阻淘金决心 马国劳工为生活坚持往返新马

更新:
2019年05月03日 19:23
意外频传无阻淘金决心 马国劳工为生活坚持往返新马
舟车劳顿是马国劳工无法逃避的生活课题。(互联网)

3倍的辛劳,换3倍的工资。

新柔长堤全长1公里,新马第二通道全长约2公里,两条连结新马国境的桥梁,承载了无数在新工作马国人的不可承受之轻。跨越那1、2公里的距离,就能赚取比马国工作优渥数倍的工资。为了给自己和家人谋求更好的生活,不少马国人前仆后继越过新柔海峡前来我国工作打拼。

在新加坡工作的马国人当中,基本上可分为长居本地和每日通勤往返两大形态,其中从事劳力工作的蓝领工人则占多数。根据《星报》报道,非正式统计显示每天有多达33万马国人往返于新加坡和柔佛两地通勤工作,他们通勤的方式包括电单车、公共巴士和汽车。

一天之内,穿梭于两个国度,这些在新加坡工作,回马国居住的马国劳工往往需要耗费比一般工作人士更多的精力。因此,常常有人戏称他们赚取的薪资,是“辛币”,即“辛苦赚来的新币”。1新元兑换3令吉的诱惑很大,隐藏在细节里的,却是每日在新马两地奔波劳碌必须面对的公路意外和健康耗损风险。

20190503 causeway jam.jpg
许多马国劳工选择往返新马两地工作,骑乘电单车是其中一种方式。(中国报)

通勤马国劳工的意外事件频仍

5月1日劳动节,一名在新加坡任职厨师的53岁马来西亚华裔男子在下班返家途中发生致命车祸,魂断新马第二通道,而这场意外也只是多起意外中的冰山一角。

《中国报》报道,该起意外发生在新马第二通道28.1公里处往北方向路段。死者叶志成(译音)于5月1日的凌晨1点半左右下班回家途中,在前述路段意外撞上一辆停在紧急车道的轿车。

柔佛州依斯干达布蒂里警区的文告表示,死者在意外当下被抛飞至路面,导致头部受重创,不治身亡。据悉,事发路段没有路灯照明,导致现场非常昏暗,该轿车疑似没有打开讯号灯和放置三角锥提醒其他公路使用者。

今年2月26日,新马第二通道的大士关卡发生一起马国工厂巴士疑似刹车器失灵撞上围栏的事故。事故导致两名前座乘客被抛出车外,坠落桥底的草坪。意外一共造成1死16伤,所有死伤者皆为在本地工作的马国劳工。

2月23日,一名同样往返新马工作的马国劳工,疑似过劳导致心肌病变,在其马国住家休克猝死。据家属表示,担任玻璃厂技术人员的死者已在新加坡工作长达9年,生前经常投诉自己非常疲累。

2月16日,在新马第二通道第11.3公里处,一名从新加坡下班骑车返回柔佛的54岁马国劳工在途中突然失控翻覆,伤重不治。

今年稍早的1月,在马国境内的第二通道也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交通事故。一群在高架桥下避雨的电单车骑士,被一辆失控的休旅车失控撞上,导致7名电单车骑士受伤送院。

2017年和2018年,也发生了多起往返新马工作的马国劳工在通勤途中遭遇车祸身亡毁天伦的悲剧。

2016年甚至一度发生两周内有5名马国劳工,因各种交通事故身而亡的悲惨事件。这些死者之中有4人为电单车骑士,在不同地点发生严重车祸而丧命,另外一名马国劳工则在步行越过长堤时被失控的电单车撞上而伤重不治。

这些不幸的悲剧,隐约透露出往返新马两地工作的马国劳工,在承受冗长工时和通勤时间的同时,其实都长期曝露在交通意外和精神疲劳的风险中。拿未来的健康,换取现在的金钱,是这群人明知不可为,却不得不为之的无奈。

20190503 accident.jpg
新马两地通勤的马国劳工除了面对舟车劳顿的疲乏,也长期曝露在公路意外的风险中。(STOMP)

马国薪资水平远远不如新加坡

根据马来西亚统计局最新的《2017年薪资调查报告》显示,马国2017年的平均薪资为2千880令吉(960新元)。考虑到平均薪资(average salaries)可能被极端值的高薪雇员拉高,中位数薪资(median salaries)应该更能代表马国雇员的真实受薪状况。而根据该报告,马国2017年的中位数薪资为2千160令吉(720新元)。

马国的中位数薪资也随着教育程度而有所浮动,其中大专学历的中位数薪资可达3千400令吉(1千133新元)、中学学历中位数薪资则是1千750令吉(583新元)、小学学历1千400令吉(467新元)和无正式学历为1千100令吉(367新元)。

红蚂蚁从某个面向马国公民,专门提供新加坡工作资讯的面簿群组中截下了以下几个招聘广告。

recruitment 1.png

recruitment 2.jpg

 

recruitment 3.jpg
Caption

recruitment 4.jpg

recrruitment 4.jpg

从上方几个招聘广告来看,这类蓝领工作的基本月薪基本上坐落在1200新元至1800新元之间,学历的最高要求通常是相等于本地O水准文凭的马来西亚教育文凭(SPM),有些工作则未对学历有特别需求。整体而言,前来新加坡工作的马国劳工要赚取1200新元以上的月薪应该不算难事。类似水平的月薪折合成马币至少都在3600令吉以上,如此薪资水平在马国并不是人人都有机会达到。

能省则省,许多人宁愿舟车劳顿再多存一些

尽管新加坡月薪相对马国为高,但在新加坡居住的租金和伙食费对部分马国劳工而言,或多或少都会造成他们的手头拮据。以在新加坡租下一间2人1房的单位为例,每人租金几乎都在300新元以上。如果以最节俭的方式,一天10新元解决三餐,一个月下来也需要一笔300新元的可观数目。加总起来,以完全没有生活消遣的方式在新加坡同时工作与生活,一个月基本开销至少也要600新元,换算成令吉则是1800令吉,而这个数字尚不包含在新加坡乘搭公共交通工具的费用。

部分在新加坡工作的马国劳工从小在柔佛州成长,因此可能在柔佛已有自己或家人的房子,省下在新加坡居住的成本,每日返回马国生活也是顺理成章之事。对来自柔佛新山以外区域的马国劳工而言,在新加坡的租金动辄300新元以上,而这样的租金也仅足够与人搭房,无法独享生活空间。如此一来,通勤来往新马两地,以每月400令吉至600令吉(133新元至200新元)的租金在马国租下一间能够自己独享的房间也是不错的选项。在马国居住的他们也能省下在新加坡用餐的开销。许多通勤一族会在马国用完早餐后再出发工作,并顺便在马国打包当天的午餐,晚餐则在下班后返回马国解决。

如果采用通勤的方式往返新马两地工作,多出的1800令吉在扣除交通费和租金后,仍有1000多令吉左右。此外,对许多已娶妻生子,有家室的马国劳工而言,在新加坡租房子也不是长远之计。

省下了在新加坡租房子和生活的开销,他们能以那笔每月近2000令吉的费用,在柔佛一带购买一间20万令吉以上的有地房产或公寓打造属于自己家人的安乐窝。对他们而言,比起能够给自己和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并且还能每天把握短暂的时光回家与家人共享天伦之乐,每日来往新马两地的辛劳或许真的不算什么。

20190503 house in jb.jpg
每月不到2千令吉(667新元)的供期在柔州可买下环境不错的房子。(示意图)

下面这位每日通勤新加坡工作的马国网民所列出的计算方式,也可以让我们一窥每日往返新马两地工作的马国劳工究竟以何种心态来决定是否要承受舟车劳顿之苦。

“那我算算,住新加坡通常350左右一个床位,一天交通吃保守20,一个月就600,供950,马币2,700(实际上应为2,850)。我来回,但是在pelangi租房子,马币500,每天过关4*20(80新币),油钱马币4*30(120马币),吃30马币一天(900),500+120+900+240=1740,省个1,000马币……”

comment 1 (live in mas).png


许多来新打拼的马国劳工,无非是汇率换算后,新加坡较马国为高的薪资所吸引。能省则省,能存多少是多少,更是许多马国劳工来新工作时刻紧守的原则,因此,数以万计的马国劳工每日通过新柔长堤和第二通道前来新加坡工作,下班后再返回马国居住生活,使新马边境成为全球最繁忙的边境之一。

牺牲睡眠、“没有生活可言”是他们的写照

2018年,一名叫莫哈末凯鲁的马国劳工通过面簿分享了他每日从往返新马两地通勤工作的经历,在网络上引起许多通勤一族的共鸣。

莫哈末凯鲁每日通勤行程如下:

早上4点半:起床
早上5点:出发上班
早上7点到下午3点半:工作时间
下午3点半到下午5点或6点:出发回家
下午5点或6点到晚上9点半:自由时间
9点半到凌晨4点半:睡觉

莫哈末凯鲁指出,他每日往返的通勤时间大约为5小时左右,扣除每天8小时的工作时间,他仍能在每日维持7小时的睡眠时间下,保有4小时半的空闲时间。除此以外,每周工作6天的他还能有一天休息。

不过,相对幸运的他,每天只需要工作8小时。更多从事蓝领工作的马国劳工,其实工时皆远多于此。以服务业为例,一些在餐厅工作的马国劳工工时有可能达到每天12小时。

除此以外,莫哈末凯鲁的上下班时间刚好与一般办公时间错开,因此出发工作和回家时刚好可避开繁忙时段。

有者每日睡眠不足5小时且没有休闲时间

红蚂蚁采访了一名在建筑公司上班,同样每日通勤工作的马国劳工,阿保(化名)。比起莫哈末凯鲁,他显然就没那么走运。阿保的上班时间为早上9点至傍晚6点(但通常加班至晚上7、8点)。家住古来的他每天清晨4点半就必须起床赶搭5点的公共巴士前往柔佛的新山关卡。

阿保抵达新山关卡的时间通常是早上5点45分左右,在新山关卡通关后已是6点左右。为了避开新柔长堤上已经大排长龙的车阵,他会选择直接步行20至30分钟越过长堤。当他会在6点半至7点之间抵达新加坡兀兰关卡。此时,持有就业准证(Employment Pass)的阿保和其他持有工作准证(Work Permit)和S准证的马国劳工一样,可以使用自动通关系统通关。

通关出来后已是7点半至8点之间。阿保的工作地点在宏茂桥,因此他会选择在兀兰关卡转搭160、170或950公共巴士前往克兰芝(Kranji)地铁站或马西岭(Marshiling)地铁站,再从上述地铁站转乘地铁至杨厝港(Yio Chu Kang)地铁站,最后从该处再转搭公共巴士抵达上班地点。

20190503 kranji.jpg
克兰芝地铁站是许多通勤马国劳工转乘地铁和公共巴士的中转站。(联合早报)

由于新柔长堤在繁忙时段严重堵塞,抵达兀兰关卡的公共巴士时间无法预测,这对许多像阿保一样必须准时上班的通勤一族而言是极为严峻的考验。阿保抵达上班地点的时间通常在早上8点45分至9点之间。

阿保的公司表订下班时间虽然是傍晚6点,但他通常必须加班至晚上7、8点。此时正好也是下班高峰期,因此从原路折返的阿保,抵达其古来的住家时通常已是晚上11点左右。

能省则省!月薪达2600新元仍选择住在马国

持有大学学历的阿保已在新加坡工作4年,每月月薪2600新元,每周工作6天。这4年来,每天都经历着上述的通勤生活,为生活而奔波劳碌着。受询及为何不选择在新加坡居住以避免舟车劳顿,他强调不放心家里父母和存更多的钱是他的考量:

“如果住新加坡会少存一半的钱,而且如果住(新加坡)的话我家又剩两个老的(父母)在家。”

他指出在新加坡租房子至少也要350新元:

“……还要吃,吃三餐,在里面最少要350(元),有时要到700(元)。”

每日忙于通勤的他在饮食方面也相对随意:

“早餐在家吃,打包午餐进去(新加坡),然后晚餐我没有什么吃,我只是吃面包、饼干罢了,减肥……(苦笑)”

20190503 dabao.JPG
许多通勤的马国劳工会选择在柔佛打包午餐带进新加坡。(示意图)

阿保4年多前大学毕业后在马国的工作月薪仅有2千令吉(667新元),和如今在新加坡工作的7800令吉(2600新元)的确不可同日而语。然而,他为此付出的代价是牺牲了生活品质。每天11点左右到家,隔天清晨4点半就必须起床准备出发上班,不足5小时的睡眠时间也只能在从其古来住家往返新山关卡的巴士上补足。在其他路段中,巴士空间因乘客众多而显得拥挤,并且通常没有座位,阿保即使再疲惫也没法补眠。连睡眠时间都严重不足,更遑论有休闲时间。

中年男子连续过上27年每天只睡3小时的苦日子

《慈母舰》在2017年的一篇报道中,则采访了一名已在新加坡工作27年的马国劳工。48岁的阿豪(译音)每天也必须花上5到6个小时的通勤时间来往于新马两地。时薪6新元的他是一家廉价商品店的店员,每天工作时间为早上9点半至晚上9点半。

在被裁退前,阿豪的工作是船厂工人,每天早上7点的上班时间,导致他必须在凌晨2点就从马国的家中出发。换句话说,他经历了27年每天只能睡3小时的严峻生活。

意外不断无阻电单车骑士往返新马赚钱养家

8频道新闻也曾在2017年报道,每天约有4万名电单车骑士往返马新两地。为了避开新柔长堤堵车的高峰时段,许多马国劳工不得不起早摸黑,在天还未亮就提前出发。到了新加坡,他们会先在旧兀兰镇中心稍作逗留。

该新闻视频显示,有人会先在当地的熟食中心喝茶吃早餐,然后再前往工作的工地,并在开工前先睡一下补眠。更有甚者会直接躺卧在旧兀兰镇中心的便利商店门口补眠。

这些常年来往新马两地的电单车骑士,往往必须担心交通意外和抢劫的厄运发生在自己身上。然而,为了生活,为了养家糊口,受访的骑士都不约而同表示再危险,也只能咬紧牙关撑下去。

“……在这边都快要11、12年左右了,每天都是差不多一样的生活。”

“希望就是,可以让家里人过好一点,把孩子养大。”

选择来新加坡工作,虽然能够赚取3倍的工资,但实际上也付出了3倍的辛劳。

“为了让家人好过一些。”

是许多冒着生命危险与满身疲劳前来我国工作的马国劳工,不约而同的浪漫和无奈。或许在匆忙奔波的那些时日里,脑海里浮现的每一张面容,都是他们在这条布满荆棘的道路上坚持下去的动力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