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装死” 与儿子骗370万元的CPF和保险金

更新:
2019年04月12日 16:44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母子两人真做了见不得光的事情?把自己包成这副模样。(曾庆祥制图)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新加坡年长者每天都心心念念想拿CPF的钱出来,但都是嘴巴上说说,还是会不情不愿地等到65岁。不过,想不到真有人想拿CPF想疯了?竟然“装死”向CPF和保险公司索赔?

和所有预谋骗保险的案件一样,他们以为保险公司很好骗,“死”之前都要买一堆保险。这对母子向四家保险公司购买了七份保单,它们分别是来自职总英康保险合作社(NTUC Income)、大东方人寿、MSIG、安盛(AXA),当中三份保单各可索偿高达100万元的保险金。

据媒体报道,35岁儿子亚伯拉罕·洛克(Abraham Rock)、他的母亲塔拉特·法曼(Talat Farman,53岁)涉及与至少其他三人合谋制造母亲于去年7月5日傍晚6点35分,在巴基斯坦的一场交通意外中身亡。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儿子在庭外包得这么好,还是被媒体找出他的样子。亚伯拉罕目前经营一家专门服务外籍人士的租车公司。(互联网)

儿子接着在母亲“死”后的11天(去年7月16日)向移民与关卡局官员提供假资料,称母亲已去世,隔天开始向各大保险公司以及公积金局索赔,想索赔370万元的CPF和保险金。

去年7月17日与7月25日,儿子给各大保险公司以及公积金局呈交巴基斯坦警局的车祸报案记录、医药报告、巴基斯坦医院发出的死亡证书,以及母亲土葬的坟墓证明。

此外,儿子也在去年8月31日向回教法庭(Syariah Court)申请遗产证书时,虚假做出宣誓声明。最后,他更在去年11月19日,刻意在家事法庭审理的案件中提供虚假证据,作为申请遗产管理书的证明。

原来真的很好骗!儿子成功骗过公积金局,提出母亲8万零331元的公积金。职总英康也根据家属保障计划(Dependants’ Protection Scheme)赔付4万9000元。

家属保障计划是在1989年推出,以便在投保的公积金会员去世或因病痛问题不能继续工作时,为他们的家属提供财务援助。这个计划是选择性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碧山中央公积金局大厦外观。(联合早报)

不过其他三家保险公司却很机警,发现儿子提交的文件有蹊跷!根据《海峡时报》报道,保险公司人员亲自飞到当地调查,不仅找不到他母亲的坟墓,也发现他提交的文件都是假的。

事情东窗事发,AXA去年11月13日向警方报案。商业事务调查局7天后(即去年11月21日)将涉案儿子逮捕,“死”在巴基斯坦的母亲随后也落网,被遣送回新加坡面控。

蚁粉一定很好奇,为何这么多地方不选,偏偏要选在巴基斯坦“死”?原来母亲要“落叶归根”!根据《海峡时报》报道,母亲出生于巴基斯坦,后来移居新加坡,并成为本地公民。

母子的生活条件原本应该不差,儿子开公司住洋房,那究竟是家道中落?还是另有原因?沦落到骗保险呢?

根据会计与企业管制局(ACRA)的记录显示,儿子在2014年成立了一家租车公司,是公司的老板。而公司则注册在一间洋房名下。

不过《联合晚报》记者拨打租车公司网站上的手机号码时,接听电话的女子拒绝回应。记者也走访被告的住家,住在那里的一名华族女子认识被告,但拒绝回答自己与被告的关系,并表示被告不住该处,另一名邻居也表示不曾见过被告。

母子今天被控上法庭,出现在法庭时为了避开媒体的视线而“全副武装”。儿子戴了帽子、墨镜、口罩,还带上雨伞,撞见媒体拍摄时,一度尝试开伞遮挡;母亲也是戴上墨镜和口罩。显然两人,最终还是避不开媒体的镜头。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好想告诉他们说,认得你们的人,还是能认出你们啦。(海峡时报)

儿子共面对11项控状,包括项串谋诈骗、提供假信息和假证据等;母亲则面对5项控状。

母子共谋欺骗的罪名一旦成立,可面对监禁最长10年,另加罚款。作出虚假法定宣誓和提供虚假证据的刑罚为监禁最长七年,另加罚款;而提供虚假信息可面对坐牢最长一年,或罚款最高5000元,或两者兼施。

母子被控后,获准以1万5000元保释,案展5月10日过堂。无论怎样,儿子也不该“咒”妈妈死,妈妈更不该“咒”自己死。话说回来,CPF的钱真的有这么难拿出来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