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证明没有买下22克拉粉红钻 罗斯玛:你们得向人民道歉!

更新:
2019年04月11日 20:00
声称没有粉红钻石 罗斯玛:你们得向人民道歉
沉潜一段时间得罗斯玛高调向媒体发言,要求误会她有粉红钻石的相关人士向人民致歉。(海峡时报)

如果向我道歉,我会原谅他们。

马国前首相纳吉的妻子罗斯玛再国阵政府倒台后沉潜了一段日子。

被视为“票房毒药”的她在马国509大选后鲜少接受媒体采访,甚至在纳吉挟着“害羞啥?我的老板”(Apa malu bossku)口号大有卷土重来势头的当儿,也不见从前总是形影不离的罗斯玛踪影。

罗斯玛消失的原因不难猜测,纳吉当年的声誉有很大一部分是被这位生活奢华、丑闻缠身的前首相夫人所拖累,也难怪纳吉不太好意思再带她出门。不过昨日再因涉及马国砂拉越学校太阳能计划弊案被控上庭的罗斯玛,倒是罕见地对媒体发言高呼自己的清白。

20190411 rosmah najib.jpg
纳吉夫妇在马国509大选后几乎不再同框出现。(今日自由大马)

罗斯玛这次被控受贿

先说这次被控的罪行的是什么。控状显示68岁的罗斯玛涉嫌在2016年12月20日收受日拔(Jepak)控股董事经理赛迪亚邦的5百万令吉(约166万新元)贿款。

罗斯玛当时透过其助理里扎曼梳向赛迪亚邦收取5百万令吉,作为协助该公司绕过招标程序,以便直接与教育部商谈总值12.5亿令吉(约4亿1千5百万新元)的砂拉越乡区学校太阳能版工程。这项工程将为砂拉越的369所乡区学校安装太阳能供电系统。对于这项控罪,罗斯玛不认罪。

闹得轰轰烈烈的粉红钻石到底在哪里?

不过,她向媒体大喊自己清白的言论倒是和她被提控的罪名没什么关系。事缘在罗斯玛最新案件开审前的4月8日,马国财政部副部长阿米鲁丁在国会回答质询时证实,“极重要人物”(VVIP)的妻子并没有买下总值2730万美元(约3700万新元)的粉红钻石吊坠。

阿米鲁丁指出,一名销售代理携带粉红钻石入境时曾向关税局申报,出境时也有申报带走粉红钻石,因此可以证实粉红钻石已被带离马国。换句话说,“极重要人物”的妻子没有买下相关粉红钻石。阿米鲁丁没有指名道姓,但一般推测“极重要人物”的妻子指的就是罗斯玛。

罗斯玛昨天上庭后趁机打蛇随棍上,向采访的媒体大吐苦水,表示粉红钻石的议题被特定政党用来攻击她,如今证明她没有买下22克拉粉红钻石,因此那些人应该道歉:

“如果人们来向我道歉,我会原谅他们。”

“不过更重要的是(他们)得向人民道歉。”

20190411 rosmah 2.jpg
罗斯玛要求曾攻击她持有粉红钻石的相关人士对人民道歉。(星报)

是送不是买?

马国希盟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随后针对这个议题发表看法,即罗斯玛本身没有购买粉红钻石,不代表该粉红钻石不是挪用一马公司资金所购买的。

他强调粉红钻石课题之所以会浮出台面,是因为2017年美国司法部在一项民事诉讼中,曾指控一马公司资金被用来购买价值2700万美元的粉红钻石以便赠送给马国1号高官的妻子。

纳吉在2018年10月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访问时,曾经承认粉红钻石的存在。纳吉声称,一名阿联酋王子,同时时任国际石油投资公司总裁的赛曼苏(Sheikh Mansour)曾在2014年赠送一条粉红钻石项链给罗斯玛,唯纳吉坚称罗斯玛最后没有接受该份礼物。

马国警方曾在纳吉夫妇寓所搜出总值上10亿令吉的物件

当然,即使少了粉红钻石,罗斯玛手边也从来不缺其他奢侈品。马国警方曾在去年5月17日根据2001年反洗黑钱和反恐融资法令第4(1)条文展开搜查行动,突击搜查了与纳吉有关的六处地点,其中在纳吉位于柏威年的豪华公寓内“收获甚丰”。

据媒体报道,警方一共充公了284箱名牌手提袋,另有72个装有金饰、现金(包含美元)和名牌手表的行李箱。

其中,警方所起获的名牌手提袋,包括价值不菲的爱马仕柏金包(Hermes Birkin),以及香奈儿(Chanel)等知名品牌手提袋。

事后马国全国总警长弗兹提供的资料显示,充公的物件和现金估值约9亿令吉至11亿令吉之间。这其中包括约1万件珠宝首饰,警方必须聘请相关专家来估价,最后得出上述数字。

20180518_bag.jpg
马国警方起获大量名牌手提袋和首饰。(海峡时报)

纳吉辩解:收礼不犯法

粉红钻石就算没有在罗斯玛手上,相比这些充公物件来说,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纳吉曾告诉《当今大马》上述珠宝首饰和名牌手提袋等主要都是他人的送礼:

“我所知道的是多年来作为政府首脑,我们经常收到外国领袖和私交的礼物,而我知道在法律上收礼并不犯法。这些礼物是数十年来日积月累的。”

以首相和首相夫人如此特殊身份收受如此贵重的礼物,过程是否完全干净不涉及任何利益交换,恐怕马国相关执法单位要费思量了。如果蚁粉想复习罗斯玛拥有的奢华物品,欢迎再咬这篇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