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残志不残 送餐员背后的励志故事感动了无数人

更新:
2019年04月05日 18:47
身患残疾的GrabFood送餐员苏迈雅(Sumaiyah binte Ghazali,40岁)
身患残疾的GrabFood送餐员苏迈雅(Sumaiyah binte Ghazali,40岁)心底最深切的期望,就是顾客能多点体谅、多点耐心。(每日新闻)

新加坡人还是蛮有爱心。

“对不起,不是我不想加快速度,我其实身患残疾,所以我无法很好预测我能够抵达的时间。”

如果你在新加坡点外卖服务,送餐员给你发过来这样一条短信,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会不会变得更有耐心更加包容?

这是身患残疾的GrabFood送餐员苏迈雅(Sumaiyah binte Ghazali,40岁)内心最深切的期望,希望顾客都能多点耐心和体谅。

一则面簿贴文带出残疾送餐员的难处

苏迈雅今年3月底因一则面簿贴文在网上爆红。

该贴文是由在多个足球俱乐部当足球守门员教练的沙李尔(Shahril Jantan)于3月28日贴上面簿。他在贴文中转述了通过GrabFood手机应用,帮妻子订了一杯巧克力奶茶,由送餐员从淡滨尼饮料店送到他位于勿洛水池路的住家的小故事。

原本最最最慢20分钟就能送达的一杯奶茶,让沙李尔苦等了超过半小时仍不见踪影。他从全球定位系统看到送餐员频频走错路,甚至错过停车场入口,让他十分火大。(看到这里红蚂蚁原以为又是一则网上常见的投诉贴文,没想到突然出现神转折。)

沙李尔在面簿贴文中写道:

“一个坐在电动轮椅上的GrabFood送餐员正在我们这座组屋前的人行道上缓慢地行驶着。😪

不知何故,我有个预感,她就是我们的送餐员,于是赶紧下楼找她。在她抵达电梯时,我走上前,内心有点沉重。

我跟她闲聊几句,问她是否真的从淡滨尼过来。她点头说是。当时内心真的一阵心疼,有点伤感,不过因为Sharlien就在我身边,我尝试压抑情绪。当送餐员将饮料递给我时,虽然我已经通过手机应有付了钱,但还是将钱包里所有的现金掏出来给她。老实说,我有些震惊,真不知该说什么好。”

沙李尔在贴文最后写道:

“愿真主赐予苏迈雅力量、希望和生计,让她继续启发着其他像你我一样没有残疾的普通人。谢谢你,苏迈雅。”

这个小小的邂逅,也让沙李尔意识到:

你总以为全世界只有你的问题最难;
你总以为办公室里的冷气没有你所希望的那么凉;
你总以为电脑的启动时间永远太缓慢;
你总以为顶着烈日走去附近那家商店太麻烦;

但是,在这样的时刻,总有人比你更坚强,默默地应对着生活中的挑战。(这是红蚂蚁帮沙李尔总结出来的。)

沙李尔的面簿贴文至今被转发了约1万6500次,有1200人在贴文下留言感谢他分享了这个小故事,同时也为苏迈雅打气,点赞或留下爱心和哭泣表情符号的网民多达2万1173人。本地中英文媒体也纷纷报道了这个送餐故事。

苏迈雅患有大脑性麻痹症,一生中从未用双脚走过路

本地马来报章《每日新闻》近日采访了苏迈雅,才知道原来她是自小就患有大脑性麻痹症,所以无法行走只能以轮椅代步。《每日新闻》也为苏迈雅摄制了一段三分半钟视频。记者陪同苏迈雅跟拍她送餐的全过程,包括取货搭巴士寻找路线等等。短片中苏迈雅也分享了她的经历与心情。

(红蚂蚁将全文翻译出来,更能感受到苏迈雅内心的起伏。)

20190405-Sumiyah.jpg
“请你对我这样的人,多点耐心、多点谅解。”(视频截图)

“我虽然无法行走,但这辆轮椅就是我的双脚,至少让我可以移动,可以工作,至少能做点儿什么。

我在Grab工作只有4个月。用科学术语解释,我的情况就是大脑性麻痹症(Cerebral Palsy),自出生后就无法行走。我出世时胎位与其他婴儿不同,婴孩通常都是头部先出来,我是脚先出来。

他人能够轻易做得到,而我也很想做的一些事情,我根本无法进行。我内心也非常渴望自己像正常人那样,但我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难道不是这样吗?

送餐时的最大挑战当然是雨天。下雨时非常麻烦,我必须撑伞,有时风势很强,我就得与之‘抗争’,因为强风会一直拉扯我的雨伞,就像是一场拉锯战。

(记者问她如果有人投诉她延误送餐时间时她会怎么做?)

我会发短信告诉对方:对不起,不是我不想加快速度,我其实身患残疾,所以我无法很好预测我能够抵达的时间,因为这必须取决于许多因素,交通灯、巴士到站时间、全都需要等候时间。通常当我抵达时,对方就会告诉我:没关系。

以前我曾经在办公室里工作,但是我的手指头使不出什么力气,所以纸张经常撒落一地,然后那些身体正常的人就会变得很没耐心。

你知道的,正常人经常对我这样的人没什么耐性。我之所以尝试这项(送餐)工作是因为我很喜欢。它让我感到满足感,当我在送餐时,至少我觉得自己是有用处的。这也意味着我的服务对社区而言是有用的。

至少如果我有工作,我可以有钱请父母吃东西。如果我不工作,只有弟弟妹妹工作,我就会觉得自己真的很没用。

我内心很清楚,要照顾我这样的残疾人士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这给了我动力来变得更为独立。

我想对所有的顾客说,如果你看到送餐员那栏出现我的名字:Sumaiyah B,请你对我这样的人,多点耐心、多点谅解。我们的行动比较缓慢,但是我会尽力,用我最快的速度,将餐点送达,谢谢你们。”

红蚂蚁看完视频,内心也是一阵心疼。心疼苏迈雅的懂事,也心疼苏迈雅这一路走来的不容易。

苏迈雅虽然在镜头前只是淡淡地道出“正常人”对她如何没耐性,但是片尾那一个擦拭眼泪的动作,包含的更多的是一种无奈、一种隐忍、一种不得不接受现实生活就是如此残酷的认命。

20190405-wipe tears.jpg
“我会尽力,用我最快的速度,将餐点送达,谢谢你们。”(视频截图)

万幸的是,苏迈雅家庭条件还算宽裕,至少让她在物质生活上少吃很多苦,上苍在逆境中依然对她比较眷顾。她是家中长女,弟弟妹妹的身体都很健康,没有残疾。

红蚂蚁咬了咬过去的新闻,发现苏迈雅并非第一次上报。上一次见报,是在她19岁那年。

小学就读于痉挛儿童协会的苏迈雅,凭借毅力与恒心花了10多年反复复习,终于将小学的课程内容读完,成功通过小学离校考试(PSLE),在19岁那年升上泉原中学(Springfield Secondary)与“正常学生”一起同班上课,并开始结交身体健全的朋友。

学校为了她特地将教室换到一楼。必须上楼换教室上某些课时,同学们总会不厌其烦地将她抱上楼,再将轮椅也搬上去。

GrabFood也在《每日新闻》的视频下留言说:

我们为苏迈雅感到骄傲!其实还有很多像她一样的人在不同的行业和不同的公司凭借自己的能力讨生活——并非所有的英雄都身穿斗篷。在Grab我们将尽其所能制造更多机会。✊非常感谢新加坡《每日新闻》。Jo(署名)

有超过700人为这则留言点赞。

还有一名叫Clement Chen的害羞男生说,他很想跟苏迈雅打招呼却一直无法鼓起勇气这么做。

“苏迈雅你好,我希望你有机会看到这则留言。我在淡滨尼地铁站附近看到你,当时很想过去向你问好!我想告诉你你真的是一名很独立又坚强的神奇女子。可惜我无法鼓起勇气面对面告诉你。希望下次再见到你时,我能够有勇气上前跟你打招呼!你为我们展现出什么叫意志力、什么叫斗志,你是我们所有人的榜样!谢谢你分享你的故事,对他人而言,你的存在就是一种祝福。💪🏻💪🏻💪🏻”

苏迈雅的故事之所以能感动人,是因为大家都被她那种身残志不残,“不能光坐着什么都不干”的精神所感动。看来,新加坡人普遍还是蛮有爱心相当包容的。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