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自由要有底线 尚穆根:进一步对付网上仇恨言论

更新:
2019年04月01日 22:05
内政部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今天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
内政部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今天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视频截图)

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

Watain,你知道是什么吗?

年纪稍大的蚁粉可能听过Wabiang、Walao, Waseh,没有听过Watain,但这个名词在尚穆根部长今天的国会部长声明中却出现多达31次。

这是一个瑞典黑暗金属乐队,原定已经获准在上个月于我国演出,但临时被当局下令取消,理由是“危及公共安全秩序及我国宗教和谐”。

尚穆根:最后一刻取消Watain演出,因为基督徒很受冒犯

Watain过去的一些表演极具争议性包括鼓吹反基督教观点,通过歌曲宣导撒旦崇拜和暴力,本地基督教团体公开表达了反对演出的立场。政府在最后一刻禁止演出,这个决定在网上(特别是讲英语的社群)掀起争议。

20190401 watain internet.jpg
瑞典黑暗金属乐队Watain。(互联网)

有人认为政府干涉言论自由、表达自由,艺术自由。有者甚至抛出阴谋论称,政府向基督教徒“低头”,体制内决策者有很多基督徒等等。

尚穆根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时斩钉截铁地说,

“身为内政部长,我被赋予维护国家安全和宗教和谐的职责,这是我做的决定。没有基督徒影响我。”

尚部长解释说,当局原本的评估是,现场只要约200名观众,表演者只要不做出任何冒犯基督徒的言行,再加上当局所设定的一些条件,就可以取得一定的平衡。但是在接获一些基督徒反馈,以及内政部人员和基督教领袖及其他宗教领袖接触之后,内政部认为演出不该进行。

尚部长说:“因为很多基督徒觉得很受冒犯、被诋毁,于是内政部建议资媒局(IMDA)取消演出。”

他反问大家:

“如果允许Watain演出,是不是也要允许马来人至上(Malay Power)音乐?他们呼吁马来西亚政府禁止移民,也呼吁政府驱逐非马来族……我们要不要允许华人至上音乐?它目前尚不存在,但如果允许马来人至上音乐发展,你确定不会有华人至上音乐吗?”

尚穆根:仇恨言论加深偏见并引发社会分裂

尚穆根毫无疑问是今天国会的主角,一个人独角戏说了1小时40分钟。他动用视频和文字,列举各国例子说明仇恨言论所造成的巨大杀伤力,包括最近的新西兰基督城恐袭、外国传教士发表煽动性的演说等等,阐明政府严正看待维护国家安全和种族和谐的立场。

20190401-gunner.jpg
新西兰基督城恐袭案,28岁的澳大利亚籍嫌凶塔兰特(Brenton Harrison Tarrant)被押上庭时身穿白色囚衣、双手上铐。他全程保持沉默,但却比出“白人至上”(White Power)的手势。(路透社)

尚穆根指出,仇恨言论加深人们的偏见和暴力倾向,使他们推脱道德并将特定群体“非人化”(dehumanise),引发社会分裂。我国因此禁止仇恨言论,内部安全局会根据事态情况采取行动。

欧盟部长理事会给仇恨言论下的定义是:“任何一种传播、煽动、宣扬、合理化种族仇恨、排外主义以及缺乏包容的表达形态。”

冒犯性言论还更“阴险”

读到这里,蚁粉或许会问,极具煽动性的仇恨言论(hate speech)容易界定,也应该被禁止,但那些处在灰色地带的冒犯性言论(offensive speech)要怎么应对呢?政府的立场向来很清楚,公开的冒犯性言论同样要限制。

尚穆根说:

“如果我们让冒犯性言论'正常化',过了一会儿,公开言论的语调和结构都会改变,冒犯别人的言行会被视为是正常的行为。”  

部长认为,事实上冒犯性言论还更“阴险”。部长提及了2012年发生在新加坡的“张艾美事件”。时任职总会员事务署助理署长张艾美(Amy Cheong),在自己的个人面簿上批评马来人在组屋底层办婚礼,言辞带严重种族歧视。这位出生于吉隆坡、移居新加坡的澳大利亚公民,在24小时内被职总开除,过后回到澳大利亚避风头,还被警方严厉警告。

部长说:

“听到这种言论的人,可能会以为自己并没有将这种信息内化,因为它听起来像个笑话。但它灌输的思想是,其他群体是愚笨、无知、无道德、有罪的,最终也会将特定群体“非人化。” 

政府对付冒犯性言论的法律工具包括:刑事法典第298和298A节条文和《维护种族和谐法令》。

新加坡世俗化政府和法国的不一样

针对有舆论认为,政府应该保持中立和世俗化,不应禁止冒犯基督教徒和其他宗教群体的材料,尚穆根回应说,新加坡对于世俗化的定义和其他国家不一样。在法国,政府完全不干预宗教事务,任何人都可以出版冒犯某一宗教的材料,但新加坡政府不是这样。

20190401 shanmugam ST.jpg
内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海峡时报)

尚穆根说:“(新加坡)这个世俗化的政府完全保持中立。它不偏袒任何一个宗教团体,也不允许任何一个宗教团体被侮辱或攻击。这个世俗化政府保证宗教自由,并保护任何人包括少数民族免受暴力威胁。”

社交媒体给仇恨言论提供传播平台

这个世界越来越复杂,无底线的言论自由催出仇恨言论,社交媒体又给仇恨言论提供疯传的平台。没有传播就没有伤害。重点来了:要如何对付网络和社交媒体上的仇恨言论和冒犯性言论?

20190401 fb internet.jpg
(互联网)

尚部长批评社交媒体说:

“它们无法也不愿对付仇恨言论和冒犯性言论。对那些在它们平台上传播的内容不负责。它们靠广告赚钱,越多眼球越好。利用演算法,他们给人们提供那些很可能会挑起愤怒和其他反应的新闻报道。”

以基督城恐袭为例,尚部长说,面簿(Facebook)并没有迅速取下在平台上流传的直播视频,让4000人看到了,这个数字或许不如另一个平台Whatsapp来得大。

部长继续酸道:“面簿会说,我什么都做不了。因为已经加密了。”

尚穆根:采取行动对付社交媒体传播的仇恨信息

既然社交平台不愿意采取行动,那政府就自己动手?答案很明显。

尚部长说道:

“防止网络假信息法案是一步,但我们一定要采取进一步行动。”

尚部长最后强调,多元种族的新加坡能享有种族和谐不是天掉下来的,而是几十年推动的“社会工程”创造的。

尚穆根:宁可过于谨慎维护和谐,也不愿冒险

部长晾晒的政策包括:维持组屋区一定的种族比例、保障少数种族权益的集选区国会议员制度、任何人焚烧圣经或可兰经都会被内安部对付、制止基督教徒向回教徒传教。部长也透露,警方正在调查一起发生在金文泰的事件,有人试图想回教徒青年传教。

部长说:

“我们宁可过于谨慎,宁可为维护和谐而冒反应过度的风险,也不愿冒险引发爆炸性震荡。”

限制言论就能制止仇恨吗?

但如果限制网上言论,也很可能引发钳制言论自由的争议。批评政府的言论,批评某个领导人或部长的言论会不会也被当打成仇恨言论和冒犯性言论来对付?

任何言论都不应冒犯宗教,但也不因遏制仇恨言论而破坏整体言论自由,导致“把婴儿与洗澡水一起倒掉”的局面。

20190401 inter religious.jpg
3月18日,新加坡宗教联谊会(Inter-Religious Organisation)庆祝成立70周年,在远东商业中心举办“新加坡宗教和谐展览”。

部长今天讲了近两个小时,有两个关键词:国家安全和宗教和谐。如果政府是针对性地对付那些破坏国家安全和宗教和谐的言论假信息,那个界线相对分明一些。不能不让网民讲话,而是在公开发言前,要先想想那些话会不会冒犯到某个种族或宗教,这和网上经常看到网民骂政府的发言有区别,那些主要涉及民生问题。

要立法加强禁止网络仇恨言论和冒犯性言论一点不困难,国会通过法案正式立法就可以了。但一个更需要关注的根本问题是:限制言论就能制止仇恨吗?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