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之女抨马国改革慢 努鲁依莎:和前独裁者马哈迪共事令人心碎

更新:
2019年03月26日 23:03
和前独裁者马哈迪共事令人心碎 安华之女努鲁依莎抨马国改革慢
安华之女努鲁依莎批评马国改革步伐缓慢。(马来邮报)

他摧毁了我们的人生,也破坏了国家体制。和这样一位前独裁者共事并不容易。

努鲁依莎,马来西亚峇东埔国会议员,马国前副首相安华的长女。《海峡时报》在3月24日刊出的一篇专访中,努鲁依莎表达了对希盟政府政府上台以来的改革进度及施政方针的失望。她回顾马国509大选以来的一切,苦笑道:

“我学习了很多,但我想在某方面,我也心碎了。”

在即将成年的那段岁月里,她经历了父亲被捕入狱,和风起云涌的公民运动。从那时起,她将所有的青春投入在政治之中,整整二十年了。现在,她感到疲倦了吗?

20190326 anwar_mahathir.jpg
安华曾在1993年至1998年间担任马哈迪的副手。(互联网)

1998年她18岁那年,她的父亲,马来西亚前副首相安华被时任马国首相马哈迪罢黜并被判入狱。在往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投入马国近代最轰轰烈烈的公民运动”烈火莫熄“(Reformasi,在马来文里是改革的意思),并开始参与政治,对抗当时仍牢牢掌控马国政权的国阵。

20190326 anwar arrested (sinchew).jpg
安华在1998年被革职后,被控数项渎职和鸡奸罪名。图为其支持者尝试阻止警方逮捕他。(星洲日报)

她深信自己的父亲是无辜的政治犯,在世界各地奔波争取让他重获自由。她参与了公正党的创立,当选国会议员,并在2004年终于盼到了父亲获释。2008年马国身在反对阵营的她,见证了马国反对阵营有史以来最耀眼的选举成绩,打破了国阵长期把持三分之二多数国会议席的垄断。

2015年,安华再度入狱。2018年马国509大选,安华一家及马国的反对阵营——希望联盟基于选举考量,与曾经一手将安华送入监狱的马哈迪结盟,上演了一出冰释前嫌的戏码。

20190326 anwar_mahathir reunion.jpg
安华一家及反对阵营选择在2018年大选与马哈迪合作。(互联网)

后来的历史大家都知道了,2018年5月9日马国大选,希盟掀翻国阵,赢得马国中央政权。

短短不到一年时间,这位被称为“烈火莫熄公主”的政二代近日接受《海峡时报》专访时,形容政党轮替后的这段时日充满动荡与不安,与再任首相的马哈迪合作更令她心碎。这篇专访在本月24日刊登。

从1998年安华被革职继而入狱,“烈火莫熄”运动开展直到去年马国首次实现政党轮替,正好二十个年头。国阵政权垮台了,但坐在首相的位子的人,依然是曾带给安华一家痛苦的那一位。

20190326 nurul izzah.jpg
安华被捕入狱时,努鲁依莎方才18岁。(互联网)

辞去党职抗议希盟土团党违背原则接纳政治青蛙

努鲁依莎被视为马国人民公正党及希盟内部的改革派代表,希盟政府去年5月上台后,她对希盟政府的监督与谏言也从未少过。其中最明显的例子是去年12月毅然辞去公正党副主席及公正党槟城州主席的职位。

当时,马哈迪领导的土团党准备接纳跳槽的巫统国会议员。努鲁依莎表达强烈反对,并坚决表明接受巫统的叛逃议员,等于背弃了选民的委托。她强调让这些政治青蛙跳槽对马国民主一点帮助都没有:

“我们的政党(人民公正党)曾经被跳槽的行为伤害。我不希望那样的痛苦发生在任何人身上。”

声明发表两天后,她宣布辞去所有党职,同时卸下被委任的联邦政府机构官职。

她辞去党职的另一个原因也包括避免自己作为安华女儿的身份落人口实,导致安华被指控任人唯亲。去年闹得轰轰烈烈的公正党署理主席党选中,亲马哈迪的阿兹敏击败努鲁依莎支持且被视为亲安华阵营的拉菲兹,使安华接任首相一途将面临更严峻的考验。

20190326 rafizi azmin.JPG
公正党党选署理主席一职被视为攸关安华任相命运,左为拉菲兹,右为阿兹敏。(互联网)

《海峡时报》今年3月22日刊出的一篇访问中,努鲁依莎对政治跳槽这个议题表达了看法:

“我们需要强大的反对党……这是一个令人难受的尴尬处境……我坚信两线制对马来西亚的未来是重要的。”


抗议跳槽的议员续任公账会主席

希盟违背竞选宣言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最新一例是马哈迪表明已跳槽土团党的前巫统议员罗纳建迪将续任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由于希盟竞选宣言中曾许诺公账会主席一职将交由反对党人担任,因此舆论普遍认为这是违背竞选宣言的举动。

20190326 Ronald Kiandee.jpg
前巫统议员罗纳建迪跳槽到土团党后仍未辞去公账会主席一职。(星报)

努鲁依莎于是在今年3月22日宣布辞去其公账会委员的职位,以对罗纳建迪续任主席表达抗议。她在推特上发文指出:

“公账会主席必须由反对党人担任以确保对行政权的问责。”

努鲁依莎随后告诉《海峡时报》,她对希盟政府的改革步伐感到失望,因此她在结束这届国会议员任期后将不再寻求连任。

她认为希盟政府将花费了太多力道执着于一马发展有限公司丑闻,却忽略了人民最需要的温饱及生活的提升。

努鲁依莎也表达了对马国日渐严重的种族主义氛围感到担忧:

“对于中庸的群体,我们做得不够多。对于那些被视为温和的群体,我们做得不够多。”

公开发言和去职决定引起千层浪

努鲁依莎对希盟政府改革进度的批评和将马哈迪称为前独裁者迅速引起议论。

深受马哈迪器重,担任马国经济部长的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很快在推特不点名做出回击:

“这个国家需要那些准备坚持到底的实干家,而不是“爱哭包”(cry babies)。无论如何,我们需要确保它可行。如果你受不了热,那就离开厨房吧!”

虽然阿兹敏并未指名道姓,公正党最高理事兼迪亚旺沙国会议员聂纳兹米(Nik Nazmi)很快跳出来批评阿兹敏的发言非常低级:

“当一名女子表达她的立场,你却称她为“爱哭包”?低级,非常的低级。”

而被视为巫统改革青壮派,与努鲁依莎及拉菲兹关系良好的马国前青年体育部长凯里也在聂纳兹米的推文下留言,酸了阿兹敏一顿:

“尤其当经济最需要被关注的时候,(他)缺乏愿景和方向。这是马来西亚今天面临的最大挑战,而掌舵的@阿兹敏阿里完全无法提供任何解决方案。” 

20190326 krn.jpg
努鲁依莎、拉菲兹及凯里三人年纪相仿,同时在各自所属政党中皆被视为改革派。(凯里Instagram)

除此之外,公正党前副主席苏仁登及马国首相秘书阿布峇卡抨击努鲁依莎在新马仍有许多悬而未决的课题时,不该通过新加坡媒体《海峡时报》发表关于马哈迪的负面言论。

人民公正党柔佛州主席哈山卡林则发言力挺努鲁依莎,希望她能够重新思考自己不再竞选的决定。他认为马来西亚作为一个多元种族、宗教及文化的国家,需要一个像努鲁依莎这样有远见、有改革见地、正直且恪守原则的政治领袖。他补充:

“我认为努鲁依莎对马来西亚而言是宝贵的资产。”

深陷被指收取巫统9千万令吉资助丑闻的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马国国防部长末沙布及青年体育部长赛沙迪则反驳努鲁依莎指马哈迪是独裁者的指控。

对于努鲁依莎称对希盟政府改革及施政表现失望的言论,马哈迪仅简短回应媒体,他觉得无所谓,很多人感到失望,而他也对他们感到失望。

安华捍卫女儿的言论

马国候任首相安华则捍卫其女儿努鲁依莎的言论:

“她所说的话在之前早已说过,只是最近又再被《海峡时报》报道。当然,我理解同时也在乎她的看法。”

安华表示努鲁依莎的言论并非只是针对马哈迪,大家应该尝试阅读细节。安华也重申他和其家人支持马哈迪担任马国首相及希盟领袖。

20190326 anwar.jpg
安华捍卫其长女努鲁依莎的言论。(安华面簿)

针对阿兹敏暗讽努鲁依莎是“爱哭包”,他劝诫阿兹敏应该保持冷静并将注意力放在重要议题上。安华说道:

“有人坚守理想和原则,也有人只是(尝试)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守住权位。所以,你必须考量这一些。”

安华之后也在自己的Instagram账户发布一张自己与努鲁依莎的黑白合照,并写道:

“依莎是我的长女,而作为父亲,她的幸福和快乐才是最重要的。然而,作为一个父亲我也有义务劝告我的小孩,任何他们所选择的道路总会面临挑战与挫折。过去二十年来我家人经历过的痛苦和伤害给他们留下了印记。依莎被迫站到风口浪尖上,成年以来她奉献了大部分时间,为协助国家改革而斗争。我们作为一家人,会继续专注在马来西亚的未来,同时与马哈迪领导的希盟一起(为国家)服务。”

努鲁依莎强调任何人都有权利对国家现况提出建言

努鲁依莎今天在马国国会走廊接受采访时强调,这不是她首次发表类似言论:

“我总是那样说(马哈迪是个前独裁者),这并不是什么新议题。”

“无论是接受国外媒体或马来西亚(媒体)采访,我作为一位马来西亚公民,一位国会议员,国家利益比任何一切都重要。”

她捍卫自己批评希盟政府改革进度的言论:

“改革确实缓慢,我这样说有错吗?这令人无法接受吗?作为一个公民,任何人应该都能针对国家改革的步伐提做出评论。”

她也补充说,下次若再接受新加坡媒体的访问,她宁愿照本宣科,也不再分享自己内心最真切的看法。

无论如何,随着努鲁依莎辞去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委员一职,加上八名希盟的公账会委员写信抗议马哈迪坚持留任罗纳建迪的决定,马哈迪在3月24日表明会找寻其他来自反对党的人选以取代罗纳建迪的主席位子。

坚守原则与坚持理想的人当然不是cry babies,愿意为了原则及更崇高理想而放弃权位才是勇气的体现。

马国无疑需要更多不为权位阿谀奉承,肯说真话的政治人物。看来,这样的人还是存在的,只是过了这届任期,又要少一位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