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尼拉闹水荒 杜特尔特向新加坡讨教净水秘方

更新:
2019年03月21日 20:22
千里寻水千百度。
令人头疼的一个问题。(苏羽葳制图)

部分民宅已完全断水。

虽然新加坡这个弹丸小国没有自然的水资源,但我们的供水技术还是挺不错的啊。

怎么说呢?因为菲律宾大马尼拉地区近期闹水荒,总统杜特尔特困扰得想向新加坡请教供水技术。

据《联合早报》报道,菲律宾大马尼拉地区陷入多年来最严重的水荒,大大影响了1200万人口当中约半数人的日常生活,而在马尼拉东部地区部分民宅已完全断水。

如今,半数人家的水喉每天长达20小时一滴水都没有,全家大小只好提着水桶长时间在街头排队苦等水罐车来送水;也有公寓住户直接从游泳池取水使用。

不止住宅区,连首都中央商业区和学校也遭殃,一些医院还因为缺水不得不将病况较不紧急的病人拒于门外。消防栓没有水,洗车业者停止营业,商场里的部分厕所也关闭。

这场水荒在本月的第一周开始显现,起初只有约数十个村子的水供受影响长达12小时。后来扩大到马尼拉市、大马尼拉地区的奎松等城市,而且缺水时间越来越长。目前,一些地区已经断水多日。

为大马尼拉半数地区供水的马尼拉水务公司(Manila Water)表示,全市将分时段实施限水,以便较平均地分摊缺水的痛苦。

商店里的水桶和简便油罐被抢购一空。人们出动全家大小,提着大桶小桶,要尽量从好不容易等来的水车多装些水回家。

210319 manila water crisis.png
(法新社)

有位57岁的市民无奈道:

“我学会了只用七壶水来洗澡,甚至还盛下洗澡水来冲马桶。现在我们没功夫办正事,时间都花在确保有水可用。”

如今,断水面积越来越大,连马尼拉中央商业区的马卡蒂市部分地区也断水6小时,甚至将近一整天。

红蚂蚁看到这里,都吓傻了,完全无法想像自己身处于那样的生活。

到底为什么会发生那么惨重的缺水事件?

需求量太高,供給量太低

根据台湾中央社报道,马尼拉水公司表示因受到马尼拉都会区人口激增影响,大马尼拉东区每天用水需求量增加到17.4亿公升。由于从安加特水库(Angat Dam)取得水量不足,因此必须使用较小的拉梅萨坝(La Mesa Dam)水源。

不过,由于目前遭遇严重干旱,拉梅萨坝水位已降到21年来新低,造成供水不足。

民众得知后,又争先恐后地急忙找出家里所有的容器,把水存起来。

《联合早报》报道说,菲律宾政府坦承,早就预见到水源会供不应求,但扩大供水能力的基建项目一再拖延,以致问题终于出现。

正在酝酿中的一个主要工程是斥资3亿5500万美元(约4亿8000万新元)在首都以南兴建的卡利瓦大坝(Kaliwa Dam)。不过,这个由中国资金援建的项目却受到原住民、教会领袖和环保组织的反对和阻挠,原因是他们担心工程会对环境造成破坏。

这个大坝预期今年动工,2023年建成后每天可以为马尼拉及周边提供6亿升水,可大大缓解当地的缺水问题。不过,工程至今还未获得菲律环境与天然资源部发放环境依从证书,能否落实还是个未知数。

面对这样的水荒,也难怪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会连忙表示,有意请教新加坡的供水系统,学习学习。

杜特尔特:我们需要新加坡的供水建议!

210319 manila water duterte.png
看杜特尔特托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就知道供水问题让他头疼了。(取自互联网)

星期二(19日),杜特尔特向新上任的新加坡驻菲律宾大使说:

“我们需要新加坡的建议,我相信这会有效地帮助解决我们的问题,尤其是缺水的问题。”

新上任的新加坡驻菲律宾大使何韦弘 (Gerard Ho) 当时正在向菲律宾总统递交国书。

由于菲律宾和新加坡一样,四面被海水包围,所以杜特尔特尤其对我国的海水淡化技术感兴趣。他表示,自己知道以色列和新加坡拥有数一数二的海水淡化器材。

新加坡的淡化海水原来那么棒

淡化海水到底是什么,让杜特尔特想请教请教?让红蚂蚁给你科普一下。

淡化海水是我国四大水喉之一,可满足我国三成的总体水供需求。

210319 manila water 4 taps.png
我国的四大水喉。(取自互联网)

去年四月,新的大士海水淡化厂(Tuaspring Desalination Plant)逐步投入运作,每天生产的水量可满足20万户家庭的需求。这是我国第三座海水淡化厂。

210319 manila water tuas.png
(取自互联网)

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为新海水淡化厂主持开幕仪式时强调:

“海水淡化和新生水一样,都是不受天气影响的水供来源。海水淡化能更有效地辅助新加坡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

也许在菲律宾受干旱之苦的杜特尔特正是想起了这句话,才萌生起向我国请教供水建议的念头。

虽说如此,但根据《海峡时报》报道,有专家指出使用海水淡化技术太贵了,对菲律宾来说不切实际。他们估计,每立方米的水会要价至少2美元(约新币2.70)。而且,马尼拉的两大供水公司去年才宣布从今年开始会逐渐上调居民用水价格。整个淡化技术的引进,加上建设海水淡化厂,恐怕也得需要一段时间。

只是万万没想到,先天严重缺乏水资源的新加坡,经过一番打拼,辛苦拟出“四大水喉”计划后,竟有一天能有幸向其他国家传授自己的供水经验和技术。

有本地网民也为新加坡在淡化海水技术名列前茅,感到骄傲:

210319 manila water comment 1.png

也有人不那么友善,叫杜特尔特去找“兄弟”马哈迪拿免费的水:

210319 manila water comment 2.png

根据菲律宾国家灌溉局(NIA),至少5月中之前,安加特水库仍足以供应大马尼拉居民饮用水及布拉坎省和班巴加省农田灌溉用水。短期内,供水问题可能会获得缓解,但菲律宾还是得尽快为供水需求寻找一个长久的解决方案;或许新加坡的水传奇已经给了杜特尔特一些启发。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