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域纠纷降温!新马两国同意清场不驻扎船

更新:
2019年03月14日 23:10
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和马来西亚外交部长赛富丁
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左)和马来西亚外交部长赛富丁今天达致协议:新马同意相互暂停执行重叠港界,双方港界将分别恢复至2018年10月25日前和12月6日前的状态。(维文面簿)

新加坡照常派船巡逻。

红蚂蚁小时候与小伙伴玩耍,经常在游乐场沙地上互划地盘,划着划着一言不合,就将沙地乱抹一通,高喊:玩臭的!重来!

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两国自去年10月25日起,就一直在新加坡港口海域界限(Singapore Port Limits,简称“港界”)议题上僵持不休。

先是马国单方面挑衅,在1979年双方同意的港界上划出新的“宽度”,将地图上大士附近一带标着新加坡海域的范围“自动”划入马国柔佛州的港界内,还出动马国政府船只14次入侵新加坡大士领海。这种“不大不小的动作”就像一只打不扁的小强那样令人防不胜防。

去年12月6日,新加坡终于忍无可忍,由交通部长许文远出面“回敬”一招宣布说,面对马国的挑衅行为,我国决定即日起扩大大士附近的港界,但不会超出我国海域的范围。

“国家时不时可以修改港口海域界限,但不能违反国际法或侵犯他国主权。”

这是我国自1997年以来,第一次修改港口海域界限。

20190314-1979 map.jpg
1997年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达成的海域界限范围。(交通部提供,联合早报制图)

2018年10月25日以后被马国划为港界的那片区域,称为“重叠港界”,见下图。

20190314-2018 Oct map.jpg
2018年20月25日,马国单方面将灰色部分的新加坡海域划入新山港界。(交通部提供,联合早报制图)

今年1月9日,新马两国外交部长刚结束友好会面,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突然大摇大摆登上滞留我国海域的马国船只,同时还大阵仗地引来五艘船只非法入侵我国水域。在那之后,还出现滞留在我国海域的马国“钉子船”。

20190110 Osman Sapian FB.jpg
柔州大臣奥斯曼沙比安(左)高调登上侵入新加坡领海的马国浮标船,还在面簿上载多张巡视照片。(奥斯曼沙比安面簿)

对此,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在国会上说:

“我国安全机构以最专业的精神执行任务。它们完全有能力迫使入侵我国领海的马国政府船只离开该海域,但为了不损害两国目前为和平解决争端而展开建设性讨论的氛围,政府指示安全部门在现阶段保持克制,避免紧张局势升级。”

听好了,不是我们不要驱赶,而是不想影响新马谈判。不过这种以和为贵的处理方式却让本地不少网民感到“很不爽”,一直呼吁我国政府以牙还牙反制马国。

大年初五(2月9日),新加坡港界扩大部分突然出现马国和希腊商船相撞事件,让网民觉得“人在做天在看啊”。当时,非法滞留的马来西亚浮标船Polaris与希腊注册商船Piraeus碰撞,幸好两船相撞后,没有造成人命伤亡或漏油。

20190211 collide.jpg
马来西亚浮标船Polaris和希腊注册商船Piraeus在我国海域相撞。(新加坡警察部队提供)

我国外交部在碰撞事件后再次重申:

“船只持续停泊在该水域会影响航行安全。我们早前已表明,马国继续派遣船只停泊于该水域,就得为任何意外事故负责任。”

新马两国同意将港界恢复到10月25日之前

吵了几个月,新马外长今天(3月14日)在马来西亚行政首都布城再度会面,发出联合声明表示:

新马同意相互暂停执行重叠港界,双方港界将分别恢复至2018年10月25日前和12月6日前的状态。

(看到这里,红蚂蚁和许多网民一样松了口气,原来外交事务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解决方案有时候也可以在沙地上用手一抹回到原点。)

两国外交部长好不容易碰头,当然不只说了这个大原则,还谈了细节。

20190314-Vivian Saiffudin discussiob.jpg
(维文面簿)

新加坡外交部发表的文告显示,除了让港界回到“原点”,两国也同意即日起:

  • 不批准并暂停重叠港界内所有商业活动;
  • 不在重叠港界内停泊政府船只;
  • 在海域内依据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行事。新马相关政府机构将制定务实机制,避免该水域出现任何不幸事件;
  • 设立由新加坡外交部常任秘书池伟强和马国外交部秘书长慕哈末沙鲁(Muhammad Shahrul)担任联合主席的委员会,探讨划界事宜。委员会将确保上述几项建议能在一个月内落实,并在上述建议落实后的一个月内,就该海域划界展开磋商。

此外,在执行上述措施时,也不能受两国各自对这个区域的海域界线的主张所影响。

那谈不拢怎么办?两国外长都想好了。外交部文告写道:

委员会若无法达成友好解决方案,经双方同意,可依据双方同意的条件,诉诸国际第三方纠纷解决机制。

用生活化语言来解释,就是:

一、咱们不闹了,让港界恢复原状;
二、别在那片水域乱乱驻扎船;
三、喝杯咖啡好好谈,谈不拢就找第三方仲裁。

这样解释应该很好懂了吧?

维文:海域是新加坡的,我国依然会派船巡逻

但是(一个很大的但是),维文会后接受新加坡媒体访问时点出了很重要的一点:那片海域是新加坡领海,新加坡依然会派船只前往巡逻。

“在今天的提案里,马国的船只将离开那片水域,港界将恢复到10月25日之前的港界,而且我们会继续按照新加坡法律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派船巡逻那些区域。这样能减低发生意外的风险,我们将恢复到去年10月之前的做法。然后我们可以坐下来开始谈判划界事宜。那片区域是我国水域,我们自然要巡逻,这是毋庸置疑的。”

维文还补充说,马国去年虽然曾提出要将船只清出该区域,但是新加坡当时没有接受该提案,因为马国的附加条件是,新加坡不得派船只前往巡逻。

“这是我们的领海,所以去年的提案不被接受。我们不允许船只驻扎在那里,也不允许商业活动。我们向来都在那里巡逻,我们现在也会依然这么做。所以今年的提案和去年是很不一样的。”

目前最重要的是缓解紧张局势,减低发生不测或意外的风险。

“如果这片海域有什么突发事件,局势紧张,或是有真实的船只相撞和发生意外的风险,就没法展开磋商。”

他还说,虽然两国已经迈出重要的一步,但这也只是漫长过程中的一步。新马之间目前有数个悬而未决的议题,他认为应该一步一步来,在能取得进展的事项上积极争取。

“那些要酝酿更久的解决方案,我们会更细腻、小心地处理。”

维文下午在自己的面簿上也发贴文,指自己在布城与马国外长赛富丁今天“开了个好会”。

“我们在港界问题上同意实施工作小组所提呈的建议。这些措施将在接下来一个月内实施,包括恢复到2018年10月25日之前各自的港界,以及移除停泊在相关区域内的船只。

双方也同意成立一个委员会来监督上述措施的执行,然后开始探讨港口海域划界事宜。我们在本质上将让局势恢复到2018年10月25日之前的原状。这些措施的执行将不受两国各自对这个区域的海域界线的主张所影响。

我们将努力巩固两国双边关系,用符合国际法的方式,建设性地解决问题。”

两国总检察长将继续检讨水供协定

维文今天和赛富丁会面时,也谈及新马水供课题。

双方均同意,两国总检察长将继续会谈,更好地了解是否有权在1962年新马水供协定下检讨水价。新马双方对于有没有权利检讨水价,持不同看法。根据两国签署的水供协定,双方在协定签署25年后,可以重新检讨协定条款。但是,马国在1987年选择不调整水价,因此失去了检讨水价的权利。

两国总检察长为此去年12月曾举行一次会谈。不过,会谈因为持续发酵的新山港界和实里达机场仪表降陆系统(ILS)等课题,无法取得进展。赛富丁今天在会上说,两国总检察长将继续磋商,寻找前进的道路。

红蚂蚁发现,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也在《亚洲新闻台》的面簿上这则新闻的留言区悄悄地留下这句话:

没错,就是“恭喜!”

两国从吵吵闹闹到愿意坐下来好好谈,自然可喜可贺。

网民:有煎饼大王在,随时可能有变卦

网民松一口气之余都持观望态度有所保留,多表示“先听听就好”,再给一周时间,看看“煎饼大王”会不会又再翻一次煎饼。

也有一小撮网民认为,所谓的重叠港界原本就属于新加坡领海,没什么好争议的。甚至有网民认为,两国外长今天的处理方式,马来西亚看似让步,新加坡其实吃了暗亏。

“到最后我还是觉得我们好像吃了亏,对方行为不可理喻,导致身为(那片海域)主人的我们都不能将船只停泊在那里。他们没什么可吃亏的,因为那片区域原本就不是他们的!为何每次都以这种方式收场?是我们太好说话了吗?这让我们看起来似乎很软弱。”

其实许文远去年就一再强调,在大士地区填海之前,备受争议的海域本来就属于新加坡的领海。

“实际上在1979年,大士尚未展开任何填海工程。因此1979年马来西亚单方面宣布不被新加坡承认的海域界限时,根本不可能将新加坡的填海工程纳入考量。”

喜欢脑筋急转弯的网民也看出了一些“端倪”,认为这次两国外长达致共识,第一时间最需要通知的人不是两国最高领导,而是柔佛州务大臣,以免他没有收到通知,吃饱饭后又suka suka坐船出海,到那片重叠港界“到此一游”。

“别忘了通知那名柔州大臣OK,没错,就是那名没有学位的。”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