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客工静坐抗议追讨30万欠薪 分包商喊冤称自己穷得快破产

更新:
2019年03月07日 21:10
客工静坐抗议,为自己讨回公道。
客工静坐抗议,为自己讨回公道。(取自《联合早报》)

钱难赚,更难追回。

今天一大早经过新加坡中央商业区(CBD)罗敏申路的蚁粉可能有看见一大群男子在路边一字排开坐着或蹲着。

你当时或许会心想:他们是在排队买什么限量版商品吗?还是某位天王巨星的粉丝?

仔细瞧瞧,原来他们“蹲点”的正对面就是建筑工地,他们这样“排着队”,其实是在等待领取拖欠已久的薪水。

超过30名客工连续第三天到罗敏申路工地外静坐,追讨两三个月的欠薪,被拖欠的工资总额估计约30万新元。这场静坐抗议今早(6日)终于惊动警方到场协调。

位于罗敏申路79号(为蚁粉脑补一下,这里就是公积金局总部大楼的旧址)的一座重建中的大厦建筑工地外,今早8时许开始陆续聚集超过30名客工,他们都是曾在那里工作过的建筑工人。重建工程预计2020年完工,届时拔地而起的将是一栋二十九层楼高的新办公大楼。

070319 cbd workers building.jpg
效果图(互联网)

据了解,来自Stargood建筑承包商的60多名建筑工人去年12月中旬,开始在这个工地上工作,直到今年2月28日停工。

其中一名中国客工朱孟虎(38岁)向《新明日报》透露,受影响的客工约有68人,有超过一半来自孟加拉,其余的来自中国印度。他们被拖欠两个月至三个月不等的工资。

按照每人三千元左右的月薪,欠薪总额至少30万新元。据了解,工人至今未收到的工资,包括今年一月份和二月份的薪水,以及扣押在雇主手上的一个月工资。

朱孟虎告诉记者,今天是工人连续第三天在工地外静坐,但并没有起哄或者做出过激的行为,只希望主要负责人和总承包商能给他们一个交代。

“我们停工后也被告知,工作准证于本月1日失效,恐怕过两天就得离开新加坡了,因此特别心急。”

一名来自中国浙江的工头(53岁)则向《今日报》诉苦,说他被拖欠三个月工资,总额约1万3000新元。他还说,他的时薪是一小时13新元。

另一名中国客工张政坤(51岁)说,他们与涉事的承包商已经工作了超过8年,这是首度遇到欠薪问题。

众人表示,曾到人力部咨询也不断与公司老板商讨,如今仅有的存款快要花光了,但仍未有任何的结果,才会那么着急静坐抗议,希望负责人能出面交代被拖欠的薪水事宜。

约有六七名警员今早在现场维持秩序。他们向客工们问话也进行了沟通,并呼吁客工尽早散去。(幸亏没有以静坐抗议是违法行为而逮捕他们)

070319 cbd workers police.png
(取自《联合早报》)

分包商喊冤:我身上穷得连五十元都没有!

“我也没钱还!”

分包商听了客工们的诉求后喊冤,反指总建筑承包商清水建设(Shimizu Corporation)拖欠工程款,才导致无法正常发薪水给员工。清水建设是日本五大建设公司之一。

分包商林先生(38岁)称,从去年12月起,他被总承包商拖欠3个月的工程款项,所以无法支付这些建筑工人数个月薪水,也没法帮他们更新工作准证。

林先生告诉《今日报》:“我身上穷得连五十元都没有!”

他说,被拖欠付款在建筑业其实是很普遍的现象,所以就算被拖欠工程款项,分包商旗下的员工当时仍然继续完成工作。

林先生还说,今天已经与总承包商进行谈判,但都无法取得满意结果。他本身也很同情工人的遭遇,毕竟大家都不容易。

“有个工人在这里工作半年,体重就下降了十多公斤,我也是非常同情他们,因此会与他们站在一起,争取让事情获得圆满的结果。”

070319 cbd workers police 2.png
(取自《今日报》)

称面临破产 已向亲朋好友借钱过日子

身为分包商的林先生也申诉,自己如今面临破产,总承包商却反指他拖欠50万新元,令人心寒。

林先生指出,总承包商自去年12月起就停止支付工程款。当他向他们追讨时,对方反指必须扣除包括材料费在内等款项,然后在加加减减之后,反被对方指他拖欠50万新元,这让他感到很讶异,简直匪夷所思。

他还透露,自己是在去年5月标到该工地的打桩工程合同,如今因为总承包商拒绝付款,导致他面临破产的局面。

林先生向《今日报》哭诉:“我身上的所有财产都投在这个工程上了。”他还说,为了给员工发一些薪水和让自己的生活得以过得下去,已经沦落到必须舔着脸向亲朋好友借钱的地步。

这么听起来,最可怜的似乎不是工人,而是身负重任的林先生?

三个月赚一万三 很好赚?

事件被媒体曝光后,有网民留言觉得建筑工人的薪水好像还不错:

乍看之下,一个月能赚约四千三百元,甚至高于本地大学毕业生的平均起薪。

但这位网民的看法,马上被其他人炮轰:他们的工作才不简单,你想去做吗?因为这“高薪”背后的代价,是在太阳底下曝晒,一天工作十二个小时、一周工作六天换来的。根本不好赚。

付出那么辛苦的劳力,却换不到应得的酬劳,也难怪客工们饱受委屈,决定以静坐形式来抗议宣泄不满。

对此,有网民吁请大家出面为可怜的客工们讨回公道:

也有人同情被总承包商欺负的分包商,叹道:“这是个大鱼吃小鱼的世界。”

所幸的是,人力部已介入这场静坐抗议风波的调查,分包商林先生也向人力部寻求帮助。据悉,受影响的客工也将在本月18日与人力部的负责人会面。

希望这起风波能得到圆满和解。否则外国人以后可能吓得不敢来新加坡工作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