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识公众“对政府信任度下降创8年新低 你同意吗?

更新:
2019年03月04日 17:35
:一般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却回弹。
“有识公众”受的教育程度比较高,又经常接触不同的信息,他们也更有能力去质疑政府的政策。(海峡时报)

一般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却回弹。

国际公关公司埃德尔曼(Edelman)日前公布的埃德尔曼2019年信任指标(Trust Barometer)。
调查显示,本地“有识公众”对新加坡政府的信任度一年内跌8%,创八年来新低,而“一般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度则回升3%。

首先来了解一下什么是“有识公众”(informed public)

他们是介于25岁至64岁、拥有大专学府或更高学位、家庭收入在自己年龄段中排在首25%的高收入者,而且经常阅读、收看或收听当地主要新闻媒体集团的新闻报道等。

(蚁粉们,是你们参加了这项民意调查吗?)

埃德尔曼这项常年调查总共在27个国家和地区进行,每个地方的受访者有1150人,其中200人是所谓的“有识公众”。埃德尔曼在去年10月19日至11月16日进行这项调查。

今年的调查显示,本地受访者对政府的信任度平均为67%,在27个调查国家和地区里位居第五位。“有识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度从去年的76%跌至68%,而一般公众的信任度则从64%增至67%。

若对比2015年数据,18岁至34岁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度上扬,从63%增至67%;35岁至54岁、55岁及以上这两个年龄段的受访者则信任度下降。

概括地说,就是“有识公众”和35岁以上的受访者对政府更加不信任政府。这项调查不让人意外,,因为不难想象,“有识公众”受的教育程度比较高,又经常接触不同的信息,他们也更有能力去质疑政府的政策。35岁以上受访者的生活历练更丰富,生活担子也更重,这一群人包含夹心层和退休人士,他们对一些政策的不满,也可能转化为对政府的不信任。

不过,这项调查的准确性有多高,网民有所保留。究竟这200人是否能准确代表全国的“有识公众”的意见呢?红蚂蚁没有答案,但觉得政府应该要参考一下这项民意调查的结果。

调查没有进一步明确“有识公众”和35岁至54岁、55岁及以上这两个年龄段受访者的信任度为何下跌,但其他调查结果似乎可看出端倪。

这包括82%“有识公众”担心网络袭击和网络恐怖主义,71%担心自动化和其他创新科技会导致他们失业,另有70%担心自己没有足够的培训掌握应有的技能,以投入一份薪水优渥的工作。

网络袭击应该是指向这则事件吧。卫生部和通讯及新闻部在7月20日召开联合记者会,丢出我国遭遇历来规模最大的网络袭击,网络黑客非法盗取了新加坡保健集团(Singhealth)150万名病人的个人资料,头号目标更是锁定我国领导人——李显龙总理。国人对于自己的隐私没被妥当保管好感到生气外,也对政府网络安全防御能力感到质疑。

至于担心就业问题的,听起来是专业人士、经理、执行人员及技师(PMET)对于企业转型的恐慌,看来政府近年来推出协助PMET转行加入新兴领域的政策,如职业支援计划(Career Support Programme)、专业人士转业计划(Professional Conversion Programme)、技能创前程计划(SkillsFuture)等计划的成效还不理想。

一般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却回弹。
新加坡保健服务集团旗下的综合诊疗所。(海峡时报)

新加坡管理学院全球教育兼职讲师陈添金博士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指出,

去年发生网袭等事件导致一些人对政府的信任度降低,也可能是因国人对政府的期望越来越高。另外,第四代领导人如何应对新马问题和国际经济的动荡等也招致一些批评。

陈添金认为,这类国际调查结果不会影响我国下来何时举行全国大选,毕竟执政党仍会根据自己的议程和对民情的了解做出决定。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则认为,

调查结果值得我国政府进行反思,毕竟这显示有一部分人认为政府在处理一些课题上有进步的空间。

其实红蚂蚁更关心的是明年国人对政府信任度的指数,毕竟2019年才刚开始,政府就已经出现了好几件棘手的事件。除了新马水域问题还未解决,战备军人冯伟衷军训中出意外身亡接着又曝出1万4200名爱之病病患的资料遭盗取并泄露在网上......

这可不是红蚂蚁自己讲的。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