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往新加坡跑 新山业者:请不到人啦!

更新:
2019年02月21日 22:45
外劳政策收紧业者怕怕 本地人到底多不想投身服务业
本地服务业将面临严峻考验(互联网)

新山各行各业人力告急!

我国政府于18日宣布将收紧服务业外劳政策,导致本地服务业业者人心惶惶,担心人力短缺。无独有偶,占本地外劳来源大宗的邻国马来西亚也面临着当地人口外流到新加坡讨生活,导致人力吃紧的状况。

《东方日报》报道,在新加坡经济起飞、马国经济长期停滞不前、新元与令吉汇率节节攀高的背景下,许多来自柔州、甚至其他州属的马国公民纷纷前来我国工作。这股马国劳动大军的外移趋势,对与我国仅有一水之隔的柔佛州新山影响甚巨。

柔佛中小型企业公会会长陈天聪表示新山过去长期流失服务业、制造业与金融业的人力,近年情况进一步蔓延到秘书与行政领域。据悉,当地雇主往往只能聘请刚从学校毕业的新鲜人,但他们一旦工作满两年就会选择跳槽到新加坡,因此新山的相关产业常常沦为新加坡市场人力资源的培育场所。如今,当地企业甚至必须与前往投资的中国厂商竞逐当地人力。

穿越长堤为的是生活

据统计,目前至少有40万马国公民在我国工作,其中大部分是蓝领工作者。其中为数不少的马国外劳,在本地从事新加坡人不愿意涉足的工作,例如俗称“肮脏、危险、困难”的“3D”(Dirty, Dangerous, Difficult)工作。《马来西亚局内人》在2016年的一篇报道访问了许多来新工作的马国外劳,一名受访者的回应正好可以概括这些马国外劳的心声:

“马来西亚的问题是薪水,薪水太少了,不值得我们努力。生活成本很高,但是薪水自从80年代后就没有调涨。”

当有网友在一个本地马国外劳的面簿群组问起大家为何到新加坡来工作时:

“马来西亚赚不到吃,所以逼不得已才出来新加坡工作的。”

20190221-comment.jpg

“家里环境不好,家乡的薪水又低到找不到吃。”

20190221-comment2.jpg

“为了赚3,000令吉(约1,000新元)的薪水然后买车买房存老婆本”

20190221-comment3.jpg

20190221 causeway.jpg
据估计每日平均有45万人次从柔佛新山进出新加坡。(今日报)

财政部长王瑞杰18日在国会公布2019年财政预算案,其中一项备受瞩目的内容,是政府将在明年开始收紧服务业领域可聘用的外国人配额。王瑞杰表示政府希望藉此减低服务业对外籍劳工的依赖,并加速服务业业者的转型:

“依赖越来越多外劳不是长期办法,其他经济也在发展。我们要的是在提升我国员工以及建立精深企业能力的同时,以可持续的方式引进外劳来辅助我国劳动人口。”

这项宣布预示着服务业持工作准证(Work Permit)与S准证(S-Pass)的客工比率顶限(Dependency Ratio Ceiling)将在2020年开始下调至38%,并在2021年进一步下调至35%。其中,薪水门槛为2300新元(2020年将调涨至2400新元)以上的中介技术外劳才有资格申请的S准证,也将在明年从目前可占公司员工比例15%下调至13%,2021年将调降至10%。据悉,其余领域的客工比率顶限将维持不变,其中制造业60%,建筑业与加工业87.5%,海事业77.8%。

Table.png
来源:财政部、人力部(制图:宋佳颖)

来自马国的外籍劳工长期以来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本地人不愿意从事的行业空缺,其中从事服务业领域的更不在少数。我国外劳政策的收紧,对这些终日来回奔波赚取汇差的马国外劳肯定不会是好消息。

外劳政策一旦进一步收紧,可以预见的是将有更多马国外劳回流,此消彼长,或许政府收紧外劳比例的政策刚好为好邻居邻国新山的人力短缺解套?这究竟是阴差阳错还是真的有爱?红蚂蚁一时半刻也说不清。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