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老富婆这么好骗?马国男子编个故事12万元就轻松到手

更新:
2019年02月21日 20:42
相遇于赌场,却没好下场。(联合早报)
相遇于赌场,却没好下场。(联合早报)

“我拿她的钱是不想她一直输钱。”

这年头是流行骗富婆的钱吗?

中国导游杨寅诈骗富婆案还记忆犹新,今天就看到媒体报道一名马来西亚籍男子在赌场结识一名七旬富婆并认作“干妈”之后,以各种借口骗走她12万5000元。

在法庭上,这名男子还跟法官称:“我拿她的钱是不想她一直输钱。”

骗子嘴巴就是甜,会说话啊。为了不让干妈输钱,才把干妈的钱都拿走,最后钱去了哪里呢?就他自己口袋里啊。

案发是去年4月,被告男子陈国兴(46岁,马来西亚籍)面对五项欺骗罪,昨天认罪后被判坐牢27个月。他是售卖香水和汽车美容产品的商人,月入3000多元,驾车到本地送货时,也顺便到圣淘沙名胜世界赌博。
 
受害者则是一名71岁的富婆张姝琳,经常光顾赌场,在赌桌上认识男子。

casino cover.png
金沙赌场。(联合早报)

去年4月初,富婆带着10万元现款到赌场,告诉男子要把那笔钱存在赌场慢慢赌,男子便陪她寄存。

之后,两人几乎天天在赌场见面,男子谎称在勿洛拥有一间洋房,但母亲已过世,姐姐脑生瘤,外甥女也得了癌症,简直一脸正经地胡说八道。

富婆听了后,觉得很同情他(可能看见男子还流了几滴泪),便视他为干儿子,而他则视富婆为干妈。

几天后,男子告诉富婆自己有意卖掉洋房替姐姐治病,便向她借3万元付医药费。

隔天,男子“哭着”打电话给富婆称姐姐病逝,又向她借2万5000元办丧事,还说卖房后立刻还钱。(他真是个戏精!)

已骗了那么多,男子还贪得无厌,接着又对富婆称需要钱替外甥女治病,富婆又借给他1万5000元。

5只假劳力士骗走富婆5万

男子也以5个以假乱真的劳力士手表,骗走富婆5万元。 

他声称在赌场做“典当”生意,以每天50元的利息让赌客抵押名表,三天后如没赎回他就把名表转卖给一名印尼的收购商。 

男子告诉富婆他手上有五个每个价值10万元的劳力士手表要卖,要富婆先代为保管,便向富婆收5万元保险订金。(嗯?为什么要向感情很好的“干妈”收订金呢?)

男子声称印尼收购商每个月两次会来本地,但当富婆追问男子他几时会抵达,男子就会出很多pattern,编造借口,说联系不上买家、或对方没携带足够现金购买手表。

男子说谎说太多次,这些借口最后让富婆起疑心,便在去年5月带着手表到二手店鉴定真伪,竟发现手表是假的!富婆当天就报了警,才揭发这一连串的诈欺。

最终,富婆在短短一个月内就前后给了他12万5000元。

胡说八道!说自己心疼干妈赌输钱

求情时,男子透露他没有母亲也没有姐姐,与富婆投缘,真心视她为一个母亲。他说,富婆没什么赌运,常常逢赌必输;最初就是看到他经常赢钱,富婆主动找他代赌,两人才认识。

男子更说,看富婆经常输钱会心疼,有时就会拿自己的筹码代她还钱。他看到富婆在赌桌上一直输钱,心想不如拿走她的钱以免她越输越多。

210219 gambling chip.png
(互联网)

他每次把富婆给他的钱,换成筹码,遇到富婆时也会给她筹码,觉得自己这样做“算是偿还她的部分损失”。(真亏他还知道富婆的钱被自己骗走是损失!)

对富婆来说,钱不管是赌输的还是被最亲爱的干儿子骗走,损失数目都一样,而且如果赌赢了还有翻盘的机会;真正受益的还是男子!
 
男子认罪后又出pattern,求情说妻子是中国人,儿子才两岁大,靠他赚钱养家,希望法官能轻判他。

结果,法官认为他违背了富婆对他的信任,判他坐牢27个月。

听到这个案件,让红蚂蚁不禁想到2014年轰动全新加坡的霸产案,比以上的夸张一百倍!让我们来回顾一下:

中国男子霸占新加坡老妇的财产 把自己立为遗嘱上的唯一受益人

210219 cheat money.png
杨寅(左)企图霸占老妇钟庆春的财产。(联合晚报)

杨寅(42岁)2006年到新加坡参加旅游展,经钟庆春好友介绍,到访钟庆春的豪宅参观她所收藏的画作。参观过后,他不愿只当一名过客,于是,当钟庆春在2008年到北京旅游时,他就殷勤地与她建立关系,老妇回国后也经常打电话给他。

老妇和丈夫膝下无儿女,丈夫2007年过世令她悲痛不已,杨寅便得以趁虚而入。

自2009年年初开始,杨寅每次来新加坡都住在老妇家中,以买车练习驾驶为借口骗走四万元,不过事实上当时他根本没考到驾照!7月,杨寅第二次借宿就开始掌控老妇的财务。

210219 house.png
老妇坐拥的豪宅面积可观。(联合早报)

杨寅随后提议替老妇打理财务,老妇于2009年授权他管理一个银行户头,更明确交代钱是用来支付她的生活开销(虽然想也知道,杨寅根本没听进去)。杨寅后来得知她还有一个数额可观的投资户头,并在同年10月成为户头联名人。

此外,杨寅以购买中国名画《饮马图》为借口,在2010年失信老妇给他的50万元。他也把老妇名下的单位信托套现换得130多万元,之后提取其中60万元现金。

杨寅还擅自请名律师为老妇拟定新遗嘱,不当影响老妇在上头签名,把他列为唯一受益人。

老妇名下原本有总值274万元现金存款和信托单位,但当她的亲人报警时,她仅剩9212元存款!夸张行径差点没把老妇骗光光。

又是一个“心疼”干阿嫲的干孙

杨寅在认罪前坚称,老妇把他当孙子,甚至为了好让他往后能继续待在本地生活,有意把所有财产留给他(没想到干孙已经先骗走了),还建议他把妻小也从中国接过来住。

虽然这个“乖巧”的干孙口口声声说来新加坡是为了照顾老妇,但同居的五年里,没有花多少时间陪伴这位他口中的奶奶。老妇习惯早起,可是杨寅几乎每天睡到上午10时、11时才起身,老妇的起居饮食全靠女佣打点。杨寅更真的接了妻子和两个孩子一起白吃白住。甚至老妇在亲人陪同下接受检查发现患上失智症,在那之前杨寅并未带她接受任何检查。

听了两起老婆婆被年轻男子骗钱的案例,红蚂蚁不禁心疼她们;毕竟她们看似都是存心相信男子是善良的。在此只能奉劝蚁粉们:不要随便认陌生人为干亲人!(如果寂寞的话,不妨去附近的咖啡店交交新朋友;小鲜肉不可靠的啊。)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