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靠得太近,资深街头艺人当街把刚入行小女孩骂哭

更新:
2019年01月04日 11:29
20190102busker
街头艺人街上直接扬声器大吵。

街头不是一个人的

红蚂蚁在刷面簿的时候,突然一阵噪音从耳机冒出来。靠近一看,原来是乌节路上演一场街头艺人大对骂的戏码。

一名街头艺人戴着麦克风和身旁一对父女在吵架。小女孩年纪很小,大概只有12岁。没错,他们就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用扬声器吵架。

据视频拍摄者描述,当天是元旦(1日),那位街头艺人当时觉得小女孩的位置离自己太近,影响自己的表演。据了解,那位身穿黑衣的街头男艺人相当资深,应该行走江湖至少有10年。而小女孩是去年4月才考到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的街头表演执照的新晋街头艺人,应该是本地最年轻的街头艺人之一。

据描述,男艺人在大庭广众用麦克风对小女孩喊话说:“你都不知道你在干嘛,我告诉你,你在做的事情非常缺德!”

小女孩吓哭了,她的爸爸这时出面应对,和男艺人开始在街上用扬声器对骂。

视频中,男艺人对小女孩的爸爸说:“我不会做你现在在做的事情,你看,把你的位子摆在我的旁边。想要发在社交媒体上的话,别客气,但是要交代完整。他们就这样来到这里,摆在我的旁边,至少要问一下我,不要就这样直接摆在我旁边。这就是你灌输你孩子的价值观”

“你们把你们的摊摆在我旁边,你们的做法真太无理取闹了。”

元旦期间的乌节路人来人往,小女孩的爸爸后来没再出声,男艺人依然面对着阶梯上的观众解释状况,还进行反问:“他们就这样来到了这里,霸占了我的位置,你们会有什么感受?”

怎么解决?

把这则视频转发到自己面簿的资深街头杂耍艺人吴正隆表示,通常出现问题,街头艺人会联系直属的管理机构,也就是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但是基本上欲诉无门,国家艺术理事会通常会叫街头艺人联系警察。这不,警察来了。

根据视频拍摄者描述,警察到现场后允许小女孩在所在的地点表演,因为执照上面清楚显示她的确在被允许的区域表演。而到最后,男艺人激动的和警察交涉一番后,打包离开了。

吴正隆表示,表演执照是必须向国家艺术理事会考取的,每个街头艺人的执照上清楚写明了表演的位置,所以小女孩才可以继续在原有的位置表演。

jona2.png
执照上会详细标明准许表演的地点,如"ION Orchard", "Wisma Atria"等。(吴正隆提供)

吴正隆也说,相关部门并没有规定街头艺人与艺人之间的表演距离要隔多远,全靠街头艺人们自己的觉悟,在街头艺人比较多的地段和时段,通常要询问旁边的艺人,会不会对彼此造成影响。

“怕输文化”也走上街头?

近年来街头艺人有增加的迹象,红蚂蚁走在街上(尤其是乌节路啦),几乎走几步就能看见几个街头艺人,这是好的,走在路上有音乐,有表演,显得我们的城市多么有趣啊。

可是随着表演者的增加,本地街头艺人群体也开始慢慢变大,当然,本来就很小的新加坡地方也越来越小......似乎慢慢有点僧多粥少的意思,形成了竞争,并且大家的怕输精神也随之走上街头。

吴正隆在面簿上转发这则消息时表示自己很失望,五年前自己成立了一个专页,就是想把我国街头艺术表演者团结在一起,没想到却总是会有“老鼠屎”的出现。他也表示,遇过有街头艺人为了霸占街上的位子,一大早就来到乌节路。你问他这么早来乌节路表演给谁看?当然不是啦,吴正隆说,个别街头艺人早上来,放下自己的设备和东西就离开,根本没打算开始表演,只是先占个位子啦。

这样听,还以为自己在听午餐时间 Aunty 用纸巾占位的故事,而不是一群街头表演者的故事嘞。

本地街头文化比起很多其他国家,如韩国或台湾的确还没有那么发达,无论是大众的接受度和支持度都还没有跟上,本地街头艺术的多元化和街头艺人的素质也有待进步的空间。  去过不少国家的吴正隆表示,自己在国外进行街头表演时,不少艺人都与另一个艺人并排挨着。在他看来,视频中男艺人和小女孩的距离是很合理,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前辈不能好好地教导后辈,而是要用扬声器喊话。

怕输要怎么发扬光大?

不少人说,我国艺术气氛不浓厚,街头艺术也十分单一,不够多元。街头艺人本身也想着如何让本地街头艺术能更上一层楼,甚至走出国门。可是,有再伟大的想法都好,街头艺人在本国大街上都能为“位置”这种事情而吵起来了,谈何走出国门呢?

根据吴正隆放面簿描述,那位男艺人应该已经至少有十年的表演经验了,用扬声器在公众面前喊话,只会让公众对整个街头艺人群体的观感很不好,整体专业形象都会受损。

视频中的小女孩约12,3岁左右,去年红蚂蚁曾经在街上和她聊过,她觉得自己很荣幸能成为新加坡年纪最小的街头表演者之一。当问到在街上表演怕不怕,最怕是什么的时候,小女孩说,她没什么好怕的,因为多数人都非常善良。不知道小女孩如今是不是遇到了所谓的少数人。不过还好,视频中可以看到风波平息之后,小女孩还在人群中继续唱歌,而且表现得很有自信。

当地方越来越小,僧多粥少时,有的表演者可能忘了好好表演的本职,反而开始在街上展示“怕输”的一面,自己不觉尴尬也就罢了,但这会让其他想尽本分,让新加坡街头艺术发扬光大的街头艺人很难做人啊。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