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女模挂组屋走廊外檐 问你怕不怕

更新:
2018年12月14日 19:24
圣诞,女模,组屋,
搭建在金文泰二巷大牌351二楼组屋走廊外檐圣诞装饰,被附近居民抨击会带来安全隐患。(海峡时报)

“节日”诚可贵,“安全”价更高

圣诞降至,有组屋区居民为迎接节日,在走廊外檐搭建起了圣诞装饰。不料,此行为遭附近民众以“安全隐患”为由投诉而被令拆除,引发网友一阵吐槽。

据《新明日报》报道,原本裕廊金文泰市镇理事会给予住户七天时间移除,但经过再次协商后,市镇会今早决定让该户居民摆放至本月底。换句话说,这些装饰可以陪伴住户共度圣诞节,之后就得拆掉。

居住在金文泰二巷大牌351二楼的舞蹈教练菲利普(Philip Sobrielo Gene,38岁),在自家走廊外檐用人型女模装饰了一位身高约1米7、穿着圣诞树裙的娃娃。她搭配着金光闪闪的五角星、大小不一的塑胶球、挂件等圣诞装饰,用麻绳固定在走廊外檐的栏杆上,引人入胜。

据邻居描述,一到夜晚,装饰品上的LED灯还会打开,给人带来一种身临其境之感。

fix.jpg
(海峡时报)

居民投诉 有安全隐患 

如此煞费苦心的装饰,难能可贵地为该组屋区增添了一些节日气氛,居民应该为此感到高兴才是。结果,市镇会表示他们上周五接到居民投诉,称这些装饰品有“安全隐患”。

而投诉人士,是一位居住在附近,从事设施管理工作的奥古斯塔女士(Augusta Loh,40多岁)。

“这些圣诞装饰可不小……在这些装饰品下面,就是通向儿童游乐设施的一条小路。走在那里的孩子们很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

photo6093476154347464817.jpg
人型女模被绳子栓在了组屋走廊外檐的栏杆上。(海峡时报)

网友感到不解:为何要投诉?

有网友似乎对奥古斯塔的投诉行为感到生气,明明是一件值得欢庆的事情,为何要在鸡蛋里头挑骨头?“太令人扫兴了!”

一位名叫Lynna的网友也称:早前,我就一直住在这一组屋区,每当我看到这个圣诞装饰,总能让我感受到节日的气氛。我对这样的行为很是期待,但就怕在组屋区内找不到第二家了。

市镇会原本给予住户7天时间移除,不过今早经过视察和商讨后出现转机,能摆放到本月底。

据《新明日报》报道,市镇会总经理何添宝说,在了解情况后发现这些装饰非常牢固,再加上装饰也能让居民感受佳节气氛,因此将让他继续摆放至月底。何添宝也表示,之后也将继续与菲利普洽谈,或把明年的装饰放到平地上让公众欣赏。

菲利普说,策划圣诞装置约为一年的时间,所使用的道具多数都是从往年留下再循环,有些则是人家送的。今年的装饰就花了三天的时间摆设,而且每次都会忙到凌晨三时左右。

对此,有网友开心地说:“只要够安全,大家也应该支持”。

菲利普为节日做装饰已有十多年

其实,这并不是菲利普第一次为节日做装饰。早在2004年,他就为欢庆圣诞搭建起了类似的装饰:

000832268.jpg
2004年,菲利普为圣诞节搭建的圣诞装饰。(新报)
BEN_6000.jpg
2010年,菲利普为圣诞节搭建的圣诞装饰。(新报)

菲利普每年都会从澳大利亚、美国、马来西亚或是本地购买新的装饰品。他早前在接受《新报》采访时表示:“圣诞节对我来说意义非凡,我从五岁就开始装饰我自己的圣诞树。”

菲利普有说,“其实在更早之前,我就在组屋外的走廊装饰,不过我发现能看到的人不多而决定延伸到外墙。”

每当陌生人走过他这栋组屋,被圣诞装饰所吸引而驻足欣赏时,总让菲利普觉得很有满足感。

当然,这样的装饰也并非无代价。菲利普也透露,圣诞装饰所使用的电量让家中的电费在每年12月份都会贵出多一倍,而他也会自掏腰包。

“平时每个月的电费约为90元,但在12月份就必须付上200多元。”

邻居不反感

事实上,像奥古斯塔一样会去市镇会投诉的恐怕也只是凤毛麟角。不少住在附近的邻居还为菲利普发声,称已认识住户十余年,为人十分友善亲切。

住在隔壁的馥佩琪女士(Peggy Foo,65岁,译音)在接受《海峡时报》采访时说:“这些装饰品是上个月挂起来的。这户人家每年都这样做,至少有十年了。晚上,他们会把灯打开,看起来很漂亮。”

另一位邻居陈先生在受访时也说:“每年都会看到这些装饰,没有问题的。”

无独有偶

去年,居住在兀兰的一位木匠——陈先生(Tan Koon Tat)也为圣诞节亲自制作了圣诞装饰,放在组屋外的平地上供孩童玩乐,为该区的居民增添了几分节日气息。

20181214tan3.jpg
木匠陈先生亲自操刀的圣诞老人雪橇车。(海峡时报)
20181214tan2.jpg
木匠陈先生与他的圣诞老人雪橇车。(海峡时报)
20181214tan5.jpg
兀兰13街一带的小孩儿在陈先生制作的人造雪陪伴下,欢声笑语,乐此不彼。(海峡时报)

义顺集选区议员黄国光(Louis Ng Kok Kwang)就说:“圣诞节充满了奉献精神,陈先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打从心底为我们的社区带来了节日的欢乐。我的圣诞愿望就是希望我们社区能有更多像陈先生这样的人。”

难得有居民别出心裁愿意为组屋区设计出节日装饰,却又因安全理由被投诉导致草草收场,想必很多居民都会感到很失望。当然理事会这么做也是有他的理由,毕竟在弹丸小岛,“节日”诚可贵,“安全”价更高。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