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贪污一块钱 可能要你赔上十万元

更新:
2018年12月13日 15:20
叉车
(联合早报)

因小失大

打着“廉洁清明”金字招牌的新加坡,对贿赂和贪污等现象一向来都采取“零容忍”态度。不要以为向他人收取一块钱贿金算是小case,在新加坡,无论金额大小,只要涉嫌贪污贿赂,都属于刑事罪。

本地近日曝光的一起贿赂案,令众人瞠目结舌:每次所涉及的金额低至一元,是目前已知的最低“面额”索贿行为。

两名叉车操作员因涉嫌向同事索取一元贿金11日被控上庭。一旦罪成,两人将可能面临最高10万新元罚款,或者不超过五年监禁,或者两者兼施。

被控上庭的两名男子分别是47岁的陈子良和43岁的赵玉村。他俩都是经营集装箱中转站的Cogent Container Depot私人有限公司的员工。《海峡时报》报道说,两名男子皆来自中国。

贪污调查局(CPIB)发布的文告显示,陈子良面对两项抵触防止贪污法令的控状,其中一项指他企图向卡车司机姜兴年(译音)索取一元贿金,作为不耽误将一个集装箱装载到姜兴年卡车上的交换条件,这种行为本身已经是贪污。

另一项则指他在2016年3月至今年3月期间,屡次向同在Cogent共事的数名卡车司机收取相似的贿金,作为“不拖延装卸集装箱”的交换条件,触犯了员工操守和贪污法。

赵玉村则被控在2014年9月至今年3月期间,同样以不拖慢装卸货速度为交换条件,向共事的卡车司机收取类似数额的贿金。

什么意思呢?简单来说就是如果卡车司机不给叉车操作员一点“意思意思”,那后者就不愿加快工作速度。反之,给了一块钱,叉车操作员的手脚就会变利索,帮卡车司机把集装箱装卸好。

贪污调查局并没有公布这两名男子通过“一元索贿”手法,在四年半期间一共收受了多少贿金,也没有透露这两人前后一共向多少名卡车司机索取了多少次贿赂。

不过,红蚂蚁咬了咬Cogent集装箱中转站的2016年《公司年度报告》发现,Cogent在2016年处理了约7万9000个标准集装箱,该中转站的仓库在同一时间内可以储存多达1万6000个集装箱。

假设,红蚂蚁只是说假设,如果每辆卡车只运载一个标准集装箱,而叉车操作员又向每名卡车司机收取一元贿金,聪明的蚁粉应该已经能算出当中的油水吧?

据《联合早报》报道,新加坡港口是全球最繁忙港口之一,连接全球600个港口,每年超过13万艘船只会经过新加坡港口。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PSA International)2017年在新加坡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就多达3335万个标准箱。新加坡港口目前占有全球七分之一的集装箱船转运量。

所以不要小看这一元索贿,两名叉车操作员应该都是相当聪明的人,只不过聪明反被聪明误。

根据《海峡时报》的报道,这两名中国籍男子目前以5000元保释在外,明年1月9日案件将再次过堂。

案件并非孤案

事件在网上发酵,除了部分网友会觉得杀鸡用牛刀不至于,但还是有不少网友还是觉得政府这一步棋下的恰到好处,希望能取得杀鸡儆猴的成效:

也有不少网友道出自身的亲身经历,表示出自己的无奈:

相信是来自同行的网友Ilyas更是爆料,岌巴集装箱分销园的叉车操作员好像会要求收取两元,希望贪污调查局能介入调查。

近年来,本地贪污贿赂事件频频发生,从去年的前乒乓国手李虎的母亲行贿案,到年初的宏茂桥市镇会前总经理黄志明受贿案,无一不是在挑战新加坡的法律。当然,这些试图与本地法律背道而驰的行为,终究还是逃不过本地法律的制裁。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红蚂蚁奉劝各位不要把外地的不良习惯带入本地,在新加坡,贪污没有金额多与金额少的区别,即使贪一块钱,也已经触犯贪污罪。

想举报贪污的民众,可拨打反贪局电话1800-376-0000,或发送电邮至report@cpib.gov.sg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