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企小贩中心经营模式比现有小贩中心强,欠缺的只是时间

更新:
2018年11月19日 22:13
马善高部长在国会谈社企小贩中心
抱病出席国会的马善高部长解释说,政府的当务之急就是确保小贩中心的运作能持续经营,否则我们将变成空有小贩中心,里面却没有小贩在经营。(视频截图)

左三年,右三年?

过去几个月,社会企业小贩中心一直是国人热议的课题。红蚂蚁早前写过几篇相关文章,探讨了社企小贩中心的经营手法是否背偏离了初衷社企小贩中心是不是一次失败的尝试?也给大家介绍过,社企小贩中心风波闹得满城风雨后,某个大人物出面说话了

直到今天,红蚂蚁才知道,原来咱们经常挂在嘴边的“社企小贩中心”(Social Enterprise Hawker Centre)在当初政府推行时,其实是让广义的“社会责任意识强”的经营者(Socially Conscious Operators,简称SCO)来竞标这些新建的小贩中心。大家熟悉的社会企业只是这群“社会责任意识强的”经营者当中的一部分。

社会企业不等同于非营利组织

这个信息是今天国会复会时,环境及水源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在回答议员口头询问时,刻意澄清的。

20181119-SMS Amy Khor.jpg
环境及水源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视频截图)

换句话说,政府新建的七个小贩中心背后的五大经营者,都是“社会责任意识强”的企业。他们并非全都是社会企业,更不是非营利组织,依然要赚钱的,只不过不会赚取暴利。

许连碹博士和环境及水源部部长马善高今天花了一个多小时回答了13名议员、非选区议员和官委议员针对小贩中心课题提出的19个口头询问。所有的答复都围绕着一个主题:社会企业小贩中心是可取的经营模式,但需要大家给予它时间来站稳脚步,假以时日就能看到成效。

Ci Yuan (ZB).jpg
位于后港9道的茨园小贩中心是第一批建好投入营业的社企小贩中心,至今已经营了三年。(联合早报)

让数据说说话

先来看看部长和高级政务部长所分享的一组数据,再来听听他俩的解说,就会容易理解很多。

  • 新加坡政府计划在2027年前兴建20个新小贩中心。这是政府阔别近30年后再次建造小贩中心;
  • 每个新的小贩中心建造费为1500万新元,不过这笔费用由政府承担,不会从租金上回收建造成本;
  • 已落成的七个新小贩中心全由“SCO”经营,简称“社企小贩中心”。现有小贩中心则由国家环境局经营;
  • 新加坡目前一共有114个小贩中心(包括七个社企小贩中心在内),总共有6000个摊位;
  • 摊主年龄
    • 现有小贩中心的摊主平均年龄为60岁。10年内将有三分之一退休,很可能会造成青黄不接的局面;
    • 社企小贩中心的摊主平均年龄为43岁;
  • 摊位租金
    • 现有小贩中心的摊位租金中位数是每月1700新元(介于640新元至3900新元);
    • 社企小贩中心的摊位租金中位数是每月2000新元(介于750新元至3700新元);
    • 私人咖啡店和食阁的摊位租金则介于每月4000新元至1万3000新元);
  • 摊位面积
    • 现有小贩中心的摊位面积:5至13平方米;
    • 社企小贩中心的摊位面积:10至21平方米;
  • 每月服务与杂费
    • 现有小贩中心收费:130新元至450新元;
    • 社企小贩中心收费:110新元至350新元;
  • 每月餐桌清理费
    • 现有小贩中心收费:200新元至830新元;
    • 社企小贩中心收费:300新元至550新元;
  • 每月餐具清洗费
    • 现有小贩中心没有这项费用,摊主须自己搞定,聘请洗碗工人每月约1500新元;
    • 社企小贩中心收费:约700新元;
  • 小贩摊位租金一般只占摊位营运成本的12%,食材费和人工费占据了76%。换句话说,租金的高低并不会直接影响食物的价格。

看晕了吗?不想看数据,这里有张图表:

SEHCs versus Existing HCs.jpg
(联合晚报)

在今天的国会上,马善高部长与许连碹博士都先后解释说,政府的当务之急就是确保本地小贩中心可以持续经营,否则日后将变成空有小贩中心,里面却没有小贩在营业。

社企小贩中心与时俱进,受年轻国人追捧

谈到社企小贩中心经营模式的可取之处时,马善高罗列了以下几大原因:

  1. 社企小贩中心的经营模式新颖,能规划小贩中心摊位的经营内容和营业时间,所以能做到尽量不出现重复的美食摊,而且有能力吸引到驰名的美食进驻,也能吸引到年轻小贩售卖创意美食如:虾酱鸡饭、清真煮炒等等。这是现有的小贩中心做不到的。
  2. 在国家环境局经营的小贩中心里,一旦有空出的摊位,就必须进行公开招标,价高者得。对于中标者想售卖什么内容,政府无法干预,因此会出现一个小贩中心里有好几排摊位所售卖的美食都千篇一律。竹脚小贩中心就是一个例子。
  3. 在经营时间上,现有的小贩中心只有35%在一天内售卖三餐,绝大部分只卖早餐和午餐,甚至只卖早餐,而且一星期只营业三到四天。社企小贩中心则能够解决居民一日三餐的需求。
  4. 在社企小贩中心经营模式下,每个摊位都必须有至少一道菜肴的售价维持在3元以下。因此在每个社企小贩中心里,至少能找到40种售价实惠的美食。
  5. 社企小贩中心深受年轻摊贩追捧:以茨园和武吉班让为例,分别有97%和96%的摊位被续约,后补名单上也有长长的队伍,这个比率和现有小贩中心的3%摊位空置率不分上下。
  6. 社企小贩中心的托盘回收计划以及中央餐具的清洗安排,不但让这些小贩中心的环境更干净,也在某种程度上杜绝了鸟患吃剩食的问题。此外,清洁人员的工作也变得更容易,同时解决了洗碗工短缺的问题。
  7. 社企小贩中心也比较与时俱进,在宣传工作方面懂得擅用社交媒体平台来招徕客人,也推行免费停车、幸运抽奖或免费摆渡车接送服务来吸引上班人士,这些都是政府经营的小贩中心无法做到的。
Kampung Admiralty(SM).jpg
由职总富食客管理的海军部村庄(Kampung Admiralty)新熟食中心,虽强制规定食客自行归还碗盘,但目前仍只有一半的顾客愿意这么做。清洁工除了抹干净桌子,也会帮食客收碗盘。(新明日报)

部长还说,社企小贩中心能满足新一代国人对小贩美食的要求。年轻一代见识广,外出旅游的也多,他们喜欢新颖的餐饮概念,也喜欢种类繁多的选择。现存的小贩中心已不足以满足新一代新加坡人的需求。

三大改进措施

许连碹也补充说,社企小贩中心虽在运作上仍存有不少毛病,但已经在三大方面作出改善。首先就是将环境局旗下小贩中心摊主才享有的中央洗碗费津贴,也让新的社企小贩中心摊主受惠,可以在第一年和第二年少付中央洗碗费高达50%和30%。

20181119-dish washing fee.jpg
明年1月1日起,环境局会津贴七家社企小贩中心的摊主承担中央洗碗服务费的50%成本,后年则津贴30%。(联合晚报)

其次,是要求社企经营者在合同方面推行有弹性的做法,除了要求最低一星期五天营业,每天不少于8小时之外,就不再对摊主有营业时间上的苛刻要求。那些想提前解约者也只需提早两个月通知。摊主也无须缴付超出两个月租金的保证金。

第三,则是为摊主设立了反馈渠道,让社企经营者和摊主能及时对话,想办法解决一些已知的问题。

许连碹也提到,社企小贩中心经营者也被要求将至少50%的盈余投入回小贩中心来推行一些有益社会的举措,例如为该社区内的低收入家庭提供免费餐券,或者用作为小贩们的培训经费等等。每一家社企都必须向政府汇报,他们计划如何运用50%的盈利,得到批准后才能执行。

那至今有多少家社企“回馈了社会”呢?答案:一家都还没有。因为至今还没有任何一家经营小贩中心的社会企业取得盈余。

许连碹说,这说明了经营社企小贩中心困难重重,并非你我所想象的那么容易。她希望大家给予这些社企小贩中心时间,因为三年仍不足以感受到它们的好。

不过,部长们始终没有说明要给社企小贩中心多长时间……欸,总不能让大家等到2027年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