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中毒死亡的保安员家属:不会原谅Spize餐馆

更新:
2018年11月15日 18:33
造成集体食物中毒的峇峇利路Spize餐馆
上周吃了里峇峇利路Spize餐馆便当盒而食物中毒的保安员,在加护病房接受治疗超过一星期后,昨天傍晚逝世了。(互联网)

好像不是第一次出现疏漏。

昨夜近凌晨时分,红蚂蚁手机突然蹦出一条《海峡时报》的即时新闻,内容指那名上周吃了里峇峇利路Spize餐馆便当盒而食物中毒的保安员,在加护病房接受治疗超过一星期后,昨天傍晚逝世了。

不幸逝世的男子是38岁的法迪力(Fadli Salleh),遗留下年轻的妻子和两名年幼的儿子女儿。从法迪力妻子的贴文可看出,法迪力生前十分顾家也很爱妻子,经常带妻子出游,而且他们全家特别热爱运动,时常参加马拉松和骑脚踏车比赛。

生命中最致命的一餐

相信身为新翔集团(SATS)保安员的法迪力一定没想到,上周二屠妖节派对的那份便当盒竟然是一份死神的礼物,也是人生的最后一餐。

法迪力虽任职于新翔集团,却以保安员身份被派遣到位于加基武吉的全球著名运钞保安公司Brinks的新加坡子公司工作。屠妖节当天,Brinks新加坡子公司为员工安排了佳节庆祝派对,法迪力受邀出席,享用了公司从里峇峇利路Spize餐馆订购的便当盒后,出现严重的肠胃炎症状,被送入盛港综合医院的加护病房。

fadil.jpg
法迪力生前很顾家也热爱运动。(法迪力面簿)

Spize餐馆的负责人之一Haresh Sabnani较早前告诉《海峡时报》,餐馆上周二提供了88份便当盒给Brinks新加坡,“当天,餐馆一共预备了221份便当盒,发送到本地六个不同的地点,但只有一个地点的便当盒受影响。”

上周二与法迪力一起出现食物中毒症状的另外71人,全都吃了同一家餐馆准备的便当盒。卫生部告诉媒体,截至昨天傍晚10时,受这起事件影响的72名食客当中,36人(半数)已出院,另外9人继续留医接受治疗,但情况稳定。卫生部还说,法迪力的死因有待验尸报告公布之后才能确认。

当局:该餐馆有多项卫生疏漏

环境局、卫生部和农粮兽医局上周五联合发出的文告写道,当局在周三(7日)接获报案通知后就立即展开调查,当天晚上7时吊销Spize位于峇峇利路409号的餐馆营业执照。文告还说,当局正在彻查食客吃了该餐馆的食物后引发肠胃炎症状的事件。

“我们(稽查时)注意到该餐馆有多项卫生疏漏,包括没有覆盖熟食就直接置入冷藏柜,没有提供洗手液给员工洗手(洗手液装置故障了),以及将准备熟食的刀子直接插入食物处理桌子之间的缝隙。”

为保障食客安全,当局下令餐馆立即处理掉所有熟食及冷冻食品、进行全面消毒工作,并审查预备食物的作业程序。只有在确保餐厅符合所有卫生条例,没有任何卫生疏漏后才会允许餐厅恢复营业。

《海峡时报》昨晚标题引热议

《海峡时报》昨晚在新闻标题上强调,Spize餐馆表示将尽力与当局合作彻查这起事件,挽回食客的信心

岂料这个标题一出街,网民们就群起将矛头指向Spize餐馆,认为餐馆管理层情商太低,都已经有人过世了,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连一句道歉的话(Sorry)都没有,只关心营业额下降以及如何挽回食客的信心。当务之急难道不是应该彻查此事并安抚死者的家属吗?

今早再看回同样一则新闻,《海峡时报》已将标题改为:吃了Spize餐馆的食物病倒的新翔集团(SATS)保安员已过世。文中也没再提到Spize餐馆负责人想挽回食客信心的内容。

餐馆负责人Haresh Sabnani告诉《海峡时报》,他们尝试联系法迪力的家属,“不过,我们接到盛港综合医院发来的一封电邮,要求我们尊重家属的隐私。所以我们会给法迪力和他的家人空间。”

里峇峇利路Spize餐馆昨天凌晨也在官方面簿上写道:

对于法迪力的逝世,我们感到非常难过。我们的心与他的妻子和家人同在。Spize峇峇利路餐馆的管理餐将在这个困难的时期,给予(法迪力)家人所有的援助与支持。我们向他们,以及所有正在康复中的食客致以最真挚的祈祷,我们想向大家保证,我们正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尽我们所能协助卫生部和农粮兽医局进行调查。

名为Aries Hassan的网民也在Spize里峇峇利路餐馆面簿上留言,指他从2008年就一直光顾该餐馆,也经常关注他们的面簿留言。他发现很多顾客都曾反映出餐馆在食物和服务方面的疏漏,但是餐馆却置之不理。

也有一名女网民留言说,自己的丈夫在2015年在餐馆用餐后曾出现食物中毒症状,结果事后餐馆管理层只是用葡萄糖水和礼篮作为赔礼,之后便不了了之。

死者家属:不原谅Spize餐馆

据《联合晚报》报道,死者的家属并不打算原谅Spize餐馆。

法迪力逝世的消息传开后,他的亲属和生前的同事和朋友,今早前往法迪力位于榜鹅的住家送死者最后一程。现场的一名亲属告诉记者,法迪力的家人事发后很伤心也很生气。他甚至听说Spize的工作人员之前有到医院探望法迪力,结果被他的家人赶出去。

昨晚《海峡》的这则新闻,引起红蚂蚁关注的其实是报道的最后一段的最后一行文字。

上回严重集体食物中毒事件,摊主只罚9000元

报道指出,2009年4月,芽笼士乃爆发我国历来最严重的食物中毒事件。超过150人吃了不卫生的印度罗惹后,有37人入院,最终两人死亡。罗惹摊摊主阿劳乌丁(70岁)最后被判罚款9000新元,并禁止他申请小贩摊位执照或从事食物处理工作,永远不可东山再起。

那么大的集体中毒事件还造成两人死亡,最终才判处9000元罚款并永远吊销相关执照,还不用坐牢,相信很多人都会觉得刑罚似乎过轻了。

但在新加坡,触犯环境公共卫生(食物卫生)条例,违反食物销售法第15节条文,初犯者可被罚款最高5000元;重犯时罚款最高一万元,或监禁三个月,或两者兼施。违反食品卫生法者则会面对最高罚款2000元。即使坐牢,也不会超过三个月。

在2009年的集体食物中毒事件当中,两名死者的验尸报告最终显示,两人生前都患有严重的心脏病、高血压和糖尿等慢性病。她们吃了“毒”罗惹后,因受副溶血弧菌(vibrio parahaemolyticus,简称VP)感染,导致多器官衰竭而死。因此验尸庭裁决她们死于食物中毒,判处为意外。

这回,法迪力的验尸报告如果显示他生前患有慢性疾病,导致他特别容易受到食物中毒的细菌或肠胃炎病毒感染,很可能也会同样被判处为意外事件。而造成食物中毒事件的Spize餐厅,则很可能在缴交几千元罚金之后,又能照常营业。

我们毕竟不是法官或执法人员,不能以我们有限的认知和此时此刻的情绪来对事件“下判”。但我们的生命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可以掌握在自己手里。无论在外用餐或在家里吃饭,一旦觉得吃进口里的食物味道怪怪,有点不正常,最好向鱼尾狮看齐:吐出来,别咽下去。否则,痛苦的除了自己,还有身边至爱的家人。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