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机场搬行李太累 年长员工调包286件行李添乱

更新:
2018年10月27日 11:31
20181026luggage
郑文家(音译)在国家法院面对286项控状,今早已经认罪,案件择日下判

你“虐待”我,我就“虐待”大家咯!

坐这些航班的乘客大概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的行李会离开自己,独自去旅游。

在2016年11月8日到2017年2月6日期间,共286件行李被这位负责搬运行李箱的员工在樟宜机场第二搭客大厅调包,行李箱标签从一个行李换到另一个行李去。 这名员工和这286名旅客无冤无仇,但心中对让他搬行李的主管充满怨气,只好选择报复社会了。

这相信是本地第一起行李调包事件。被告是65岁的Tan Boon Key 郑文家(音译),他今天(10月26日)在国家法院面对286项控状。被告今早已经认罪,案件择日下判。

行李怎么被调包?

坐过飞机的朋友们都知道,我们上飞机要换登机牌,我们的行李也要粘上和我们相同的目的地的标签,这样我们下飞机后才能和行李“重聚”。这位员工在负责把行李搬运到机器上扫描时,把行李上的标签随意调换,这些被调换的行李后来就与原目的地背道而驰,找不到主人,主人也找不到行李。

tag.png
行李标签上会标明出发地和目的地(互联网,郭跃男制图)

在2016年11月8日到2017年2月6日之间,郑文家几乎每天都调换行李,受影响的航班包括了新加坡航空公司、胜安航空、德国汉莎航空以及瑞士航空。目的地包括新西兰、菲律宾、马尼拉和香港等。

把人家行李“调包”干吗?

无冤无仇,调包这些乘客行李干嘛?

事发时,郑文家是樟宜机场的承包商Lian Cheng Contracting的职员,负责在机场第二搭客大厅的行李箱处理处工作。主要是负责把行李搬到机器上扫描,以确保旅客行李里头没有违禁品。但郑文家所负责的扫描机器故障不断,一天可能会发生数次,这时候他就要自己把行李搬到6米远的另一个扫描器上进行扫描。

25743897.jpg
机场行李扫描器示意图。(Today)

郑文家曾向主管反映过机器频频故障,自己必须搬运,这样的体力活让他有些吃力,觉得自己被虐待。但是因为当时承包商人手有限,没办法增派员工分担郑文家的工作量。 

主控官程佳敏告诉法官说:“被告因对于承包商产生怨气和怒气,在处理行李时展开了调换行李标签的计划。被告调换标签时,行李处理处并不在CCTV监控电视的范围内。”

主控官还说,被告持续调换行李标签,是想给承包商造成不便,也想让樟宜机场集团意识到人手不足和扫描机器故障的问题,希望相关单位能够解决问题。这个行为持续到去年2月,直到他发现,这么做也无法争取到更多人手帮他分担工作。

樟宜机场作为“世界最佳机场”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怎么可能不说话,樟宜机场发言人在9月20日初次回复《海峡时报》时称,这个是个孤立的恶作剧事件,并没有破坏樟宜机场的航空安全,并且已加强管制,扩大行李箱处理处监控电视的监测范围并增加巡逻次数。

随手换个标签 代价可不小

今年10月1号,新航和胜安公司因恶作剧事件而必须为221名受影响的搭客补偿4万2346新元。而郑文家如果恶作剧罪名成立,每项控诉可被判坐牢长达一年,或罚款,或者两者兼施。

据《海峡时报》报道,郑文家去年9月19日被控上国家法院时,站在法官面前面无表情。难道今天认罪后,觉得终于解脱了,所以摆出以下手势?

colin0bh2-26.jpg
这是在为法官的公平点赞?

红蚂蚁不禁想起了澳洲草莓被插针“恶作剧”事件,至今未查出始作俑者。不过,9月14日有报道称,澳洲卫生局表示,初步怀疑这是草莓农场前员工对雇主不满的报复行为。

吃个草莓也能吃到针,出个国行李也会被调包。每天一不小心走在路上都可能成为某些人冤冤相报的“报复社会”无辜受害人之一,现在日子真不好过。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