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民:职总管理旧机场路熟食中心后,小贩竟从老板沦为打工仔

更新:
2018年10月25日 22:51
林谋泉视察旧机场路熟食中心
蒙巴登区议员林谋泉(左一),经常在辖区内的旧机场路熟食中心与小贩交流联系。(联合早报)

要人性化,还是人情味?

最近小贩中心的课题在新加坡相当“火”,也搞到很多人发火。

如果你至今还没听过最新的旧机场路熟食中心“口水战”,那你还真是有点OUT了。

20181024_old airport road food centre.jpg
旧机场路熟食中心外观。(联合早报)

这场发生在面簿上的“口水战”的起源,就是有网民认为旧机场路熟食中心由新管理层接手后,原本拥有自主权的摊贩,一夜间纷纷从老板沦为“打工仔”,而且还是那种规定每天得工作很长时间的“长工”,叫人情何以堪。

“口水战”主角

小贩说客

Gary Ho:自称旧机场路熟食中心常客。听到一名小贩诉苦后,在面簿上发贴文为小贩“请命伸冤”,指议员林谋泉明知小贩苦处,却选择保持缄默。贴文一出街,就有超过4000人转发并在网上声援他。目前该贴文很可能已被屏蔽或删除,再也无法看到。

网民Lim Jialiang:在蒙巴登区议员林谋泉答复Gary Ho后,发面簿贴文反驳。

官方代表

蒙巴登区议员林谋泉:旧机场路熟食中心就在他辖区内。

职总富食客(NTUC Foodfare):去年7月以社会企业经营模式,从国家环境局手中接管旧机场路熟食中心,是该小贩中心的“新管理层”。

“口水战”的来龙去脉

10月23日

Gary Ho 掷出 5+1 罪名

Gary Ho在面簿上发贴文,引述旧机场路小贩中心内一名小贩向他细数职总富食客接手小贩中心后的“五宗罪”:

  1. 在没有翻译的情况下,让摊贩签下新的英文租约;
  2. “强制”小贩必须购买每年保费超过100元,涵盖摊位以外公共范围的保险;
  3. 清洁费飙涨200新元,涨幅高达70%,茶水摊影响最大;
  4. “管太多”,要求小贩汇报行踪,不开摊又没通知管理公司,就会面对惩罚;
  5. 规定小贩必须工作超长时间(至少营业8小时,越长越好,才能制造人气)。

外加一项“指责”,指议员林谋泉在小贩们与新管理公司开会反馈意见时,虽然在场,却一直“缄默其口”。

Gary Ho强调,向他诉苦的小贩认为,照这样下去,

“这些(由职总富食客)近期实施的改变,将会扼杀掉本地的小贩文化”。

林谋泉:无人向他“诉苦”,何来“缄默其口”之说?

林谋泉在同一天回复了网络媒体《慈母舰》的提问说,自己在职总富食客首次接手管理旧机场路熟食中心时,就安排职总与全体小贩们开会进行交流。当时在会议上讨论最多的就是小贩中心内的清洁公司问题。

这是因为在职总富食客接管的前一天,原本从事清洁工作的公司突然无预警罢工,熟食中心内的清洁卫生无人打理,于是职总富食客立即找来一家临时清洁公司来顶半年,然后在去年9月提前进行公开招标,终于顺利在去年12年与新的清洁公司签下合同。

林谋泉强调,根本没有小贩向他反馈Gary Ho所列出的五大问题。关于清洁费飙升小贩向他诉苦,却被他沉默以待一事,林谋泉说,根本是无稽之谈。

他还澄清说,在让摊贩签署新的英文租约前,当局有提供中英文对照清单让摊贩们清楚知道合同内有哪几条主要内容。

Chinese checklist .png
(慈母舰)

他指出,小贩中心内每名摊贩支付的清洁费都事先得到小贩商联会同意,职总富食客接管后也没有改变每名小贩须支付清洁费的比例。因为一旦有人少付费,就有另一名小贩需多付费。

林谋泉还告诉媒体,他经常与区内的小贩交流联系,最常听到的反馈主要与清洁费有关。不过,小贩们向他投诉的不是清洁费上涨,而是认为清洁工人人手不够,碗盘堆积如山,感觉整体卫生水平下降了,希望他能介入处理。

此外,他每周二会见选民的办公室就设在小贩中心的楼上,也经常在小贩中心走动和用餐。过去一年,从未有小贩就清洁费或小贩中心经营模式等课题向他投诉。他今年6月与小贩们一起出游3天到马来西亚怡保游玩,也没有任何小贩向他投诉或诉苦。

既无人向他“诉苦”,又何来“缄默其口”之说?针对Gary Ho的指责,他感到很失望。

10月24日

Lim Jialiang:新管理公司剥夺了小贩与生俱来的自主权和选择权

网民Lim Jialiang加入“口水战”,贴出一张从职总富食客网站下载的合同表格说明,富食客并非要求小贩必须工作超长时间,而是规定小贩必须开摊营业至少8小时,这才是问题所在。

jialiang.png
(面簿截图)

很多小贩事前必须投入很长时间进行准备工作,但真正开摊营业后,美食很可能在三四个小时内就售罄,本可以收摊回家休息,现在却必须强制营业长达8小时?这根本不合理。

另外,表格上规定小贩们若想要休息不营业,就必须至少提前一星期通知富食客,得到批准。这根本就是剥夺了小贩们与生俱来的自主权和选择权。更何况小贩本身是付租金开摊营业的老板,凭什么沦为帮职总富食客“打工”,休假还得事先得到批准?

如果真如林谋泉所说,不营业或没有开摊至少8小时并不会被惩罚,那为何还要将这些规定放入合同内?一旦被写入合同,就具备司法约束力。

10月25日

职总富食客:小贩有自主权,不会惩罚也不曾被罚款

职总富食客告诉《新明日报》:旧机场路熟食中心的小贩可以自行决定一周休息几天、每天开摊多久,不开摊没通知,也“不会惩罚也不曾罚款”。合约内只是要求小贩,若在原本的休假之外要另外拿假,就必须“通知一声”,管理公司会确保拿假的原因是真的。就算无故不开摊,也不会惩罚或罚款。

之所以要求“通知一声”,目的只是为了方便协调沟通,不至于出现太多摊位不开门营业,导致整个小贩中心显得冷冷清清,没有食客光顾的情景,因为这将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就清洁费飙升一事,发言人说,将收费分为三个类别主要是为了反映个别摊位的碗盘需求量,这是咨询过小贩商联会的意见后制定出来的人性化做法。

“根据运作需求和可接受的价格,将(清洁)收费分为三个等级,以反映个别摊位的碗盘需求量。去年12月,公司通知小贩,每月清洁费(含消费税)分为烘焙/点心摊374.5元,饮料/甜品摊513.4元,以及熟食摊588.5元。”

富食客的数据也显示,旧机场路熟食中心茶水和果汁摊原先的收碗费是350元,目前则为513元(含消费税),涨幅为46%。至于糕饼摊位的则从250元涨至374元5角,涨幅近50%。至于一般熟食摊位,之前的收碗费是介于420元到450元,而新收费则是划一为588元5角,涨幅介于30%到40%。

对于富食客的解释,网民并不买账。

职总富食客也发文告说,他们在签约时虽列出“鼓励”摊贩投保公众责任保险(public liability insurance)的事项,但购买保险是为了让摊贩因食物中毒、火患等突发情况出现第三方索赔时,有所保障。富食客强调,摊贩们可以自行选择任何保险公司。购买保险的做法是国家环境局规定的,由环境局管理的小贩中心也同样要求小贩购买保险。

林谋泉在面簿上发第二条贴文时则补充说,他本周二接见选民前,曾与四名小贩沟通,他们反馈说合约并没有要求小贩超长时间工作,也没有设下不开档没通知便会被罚的条款。接见完选民后,已经是晚上10点半,他跟几个仍在开档的小贩聊天,得到的反馈也是相同的。

林谋泉说,他的父母也当过小贩,他深知小贩的劳苦,认为小贩应自行决定要投入多少时间工作。他也希望Gary Ho能透露那名向他诉苦的小贩的名字,好让他们可以找他聊聊,了解当中是否有什么误会?

各方之所以会展开“口水战”,其实心理都是想小贩中心越做越好,小贩们的生活越变越好。

只不过官方注重的是“人性化”、“人气”与“效率”,小贩们重视的则是“人情味”、“自主权”与“自由”。将心比心,若把“人”字换成“仁”,或许很多问题就不再是问题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