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车站的一张板凳值1500大元,网友惊呆了!

更新:
2018年10月10日 23:29
Braddell Bus Stop with stolen bench
去年被偷掉板凳的布莱德路编号第52051号巴士车站。(海峡时报)

果真是金(属)做的板凳。

若不是去年有人三更半夜将新加坡巴士车站的板凳搬回家作为主题装修的一部分,新加坡人可能时至今日都不知道,原来我们巴士车站内一张两个座位的金属长凳,价值竟然高达1500新元。

果真是金(属)做的板凳。

这个天价,也是网民昨天看到这则新闻后,一直争论不休的重点。

还没看到这则新闻的蚁粉们,红蚂蚁在这里简单帮大家总结事件的来龙去脉。

巴士发烧友一时兴起顺手牵羊

据《联合早报》报道,去年6月14日深夜11时50分左右,22岁的送餐员陈可为(译音)在案发地点——布莱德路往中央高速公路方向的路段上编号第52051号的巴士车站内等候巴士。

tankewei FB.jpg
痴迷于巴士的22岁被告陈可为,曾把巴士上的阅卡器偷回家,但也经常义务参与公共交通服务。地铁发生故障时他也会主动参与疏导人群的工作。(联合早报)

在等待的当儿,身为巴士发烧友的陈可为突然觉得自己所坐的那张灰色长铁凳很好看,他又正好想要将新家装修成综合巴士车站主题的模样,于是就突发奇想把那张板凳卸下来搬回家参考。

bus bench.jpg
被顺手牵羊的就是这样的板凳。(海峡时报)

陈可为很快就找到拆卸八个固定板凳螺栓的方法,几分钟后就将螺栓全部松开。过后他将板凳包裹在一个大型垃圾袋内,乘坐德士回家。回到住家后,他没有将板凳搬进组屋单位里,而是将板凳藏在走廊上的电表立管房(riser unit)内。

不过陈可为在巴士车站内拆卸板凳的过程却被一名公众目睹,也当场报了警。警方很快就查到陈可为的住处,并在电表立管房内起获价值1500新元的板凳。

陈可为被控以一项恶作剧拆除属于陆路交通管理局铁椅的罪状,于今年一月一日被控上庭。陈可为在两个月前认罪,案件昨天下判,法官判处陈可为短期拘留七天。 

律师求情:被告患有适应障碍症,并未预谋偷板凳

陈可为的代表律师在求情时说,陈可为完全是一时兴起并非预谋干案,他将板凳搬回家,只是为了测量板凳的尺寸,而且事后也确实向厂商订制了一张板凳。

或许是红蚂蚁智商不够高吧,实在无法理解为何不可以直接拿尺在巴士车站内测量坐凳尺寸,而必须将凳子卸下来花钱坐德士拿回家测量?律师好像也没解释陈可为测量完后,是否会将凳子归回原位。红蚂蚁只知道,蚁族长老经常用《弟子规》告诫蚁群:不问自取,视为贼也。

代表律师还说,陈可为自14岁起就患有适应障碍症(adjustment disorder),严重影响睡眠,每天只能入睡约两小时,而且在案发前的一晚也失眠。此外,陈可为在干案时也没有使用暴力,在松开螺栓后因担心有人踩到地上螺栓会摔倒,还将螺栓归位,确保没有公众受伤,用此来求情。

看到这里,红蚂蚁纳闷了,这难道不是正常人都会做的吗?有谁将板凳取走后会将螺栓留在地上?一般不都“毁尸灭迹”吗?

心理卫生学院的医生在评估了陈可为的情况后认为,陈可为的精神状况不足以导致他犯罪,精神状态与罪责并没有直接关联。

网友对板凳价格的关注高于案情

一条板凳,由八个螺栓固定,从照片来看,长度应该不超过1米左右。这样一块“铁板”竟然价值1500新元,网友不只大跌眼镜,就连下颚也直接掉到地上,简直惊呆了!

刚去宜家置办家具的网友贴出了这样一则留言说,虽然没有铁质的耐磨耐撞,但只需99元就能买到舒适实惠的双人座沙发,陆交局何不考虑改用这样的座椅?

Ikea 2 seater.png

算数比较好的网友则开始敲打计算机:一张板凳1500元,一个巴士车站平均有四个铁凳,全新加坡有4684个巴士车站,那单买凳子岂不是要超过2810万新元?

bus stops.png
陆交局2015年数据显示新加坡在2014年有4684个巴士车站。(陆交局)

如此金贵的金属板凳,原来天天都与我们“擦身”而过,谁也没想到啊。板凳都这么昂贵了,整个车站岂不是更贵?

难怪有网民说,是不是应该找贪污调查局(CPIB)介入审查总承包商。

还有网民指出,这么贵的凳子的螺栓竟然如此不牢固,徒手就能将八个螺栓全拧下来,这当中是否存有偷工减料的猫腻?

这件事也勾起了某些网民的回忆,想起2016年8月在国会上辩论的,关于艺术理事会花88万新元(41万元咨询费 + 47万元建造费)在亚洲文明博物馆外建造垃圾处理中心,结果猛遭非议还被总审计署点名的事件。

ACM-rubbish.jpg
亚洲文明博物馆外花费88万新元兴建的垃圾处理中心。(联合早报)

时任国家发展部长的黄循财当时代表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回答官委议员郭庆亮的询问时说,建造垃圾处理中心并非一个独立项目,而是市政区(Civic District)重新发展计划的一部分。虽然咨询费用高昂,但符合业界的咨询费不超过总工程费10%的标准,只占维多利亚剧院和维多利亚音乐厅总发展费用的8.7%。

他还说,咨询费高昂的原因是因为垃圾处理中心开始建造前,须做出许多考量,并克服一系列的技术挑战。例如地下室的加固工程、防止垃圾味扩散的通风设备、融入市政区环境的外观设计、交通流量的研究等。

那这次的板凳事件是否也殊途同归呢?

网民的结论只有一个:奇怪,无论是真知还是错觉,反正横竖看来,政府部门采购的材料价格好像总比“平民价”贵上几倍?

材料与制作费不等于板凳整体价值

红蚂蚁咬了咬几名承包商与装修商,得到的答复都是一样的:价值与价格是不一样的。维修价格和安装价格更是不能一概而论。

承包过政府合同的装修商林先生告诉红蚂蚁,一般在下单整体采购材料时,单价都会比较便宜,业主在总承包商开了模具后,都会合理要求制作几块备用的替换零件。在这个事件中,更换一张被顺手牵羊的板凳的价值,还必须加上到现场更换的人工费、运输费、停车费,安全保护措施费、保险费等等,算到来1500元还是在合理范围内。

另一名不愿具名的总承包商也补充说,铁凳越厚,材料费就越贵,而且还得看所使用的“铁”是什么样的金属?如果属于不锈钢材质,价格肯定不便宜,如果是铸铁或铝材,就会相对便宜。

他目测,这个金属凳的材料费应该在500元上下,但加上人工费、其他杂费和总包赚取的蝇头利润,价格差不多也就1500元左右。无论是什么工程,什么承包商,这都是放诸四海皆准的道理。

说白了,同一张板凳,在维修替换时,价格无论怎样都会比原来的板凳价格高出几倍。这就好比订制一万张椅子,运输费和安装费全都可以平均分摊。但如果更换一张椅子,运输费和安装费就必须全部由这张椅子来承担,价格自然“节节上升”。

这么一解释,红蚂蚁算是听懂了,也明白了有些事情“可为”,有些事情实在不“可为”。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