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做坏事 明年一月起帮女佣保管钱财小心被罚一万元

更新:
2018年10月08日 22:30
女佣
在昨天勿洛心动大厦为家庭佣工举办的活动中,女佣们正在排队领取免费冰淇淋。(海峡时报)

“经济独立”不再是梦

在新加坡工作的女佣实现“经济独立”不再是梦。

明年1月起,本地雇主在人力部的新法令下将不再允许为女佣保管任何钱财,包括每月薪水。即便是女佣主动提出要求雇主帮忙,雇主也不能代她们保管提款卡或与她们开设联名户头存钱。这意味着女佣明年起将对自己的薪酬拥有绝对支配权。

人力部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本地拥有女佣工作准证的人数有24万6800人。违例的雇主将可面对高达1万元的罚款,或监禁12个月,或两者兼施。

FDW.png

人力部过去三年平均每年处理600起薪水纠纷案

好端端的为何修改法令出台这样的新政策?

据《海峡时报》和《联合早报》报道,那是因为过去三年,人力部平均每年处理了约600起雇主和女佣的薪水纠纷。家庭佣工中心(Centre for Domestic Employees)主席杨木光透露说,近两年他们为女佣成功讨回的被拖欠薪金就有20多万新元。“其中有10起个案是因为女佣的雇主帮她们保管薪水后出现经济问题,无法把钱还给女佣。”

杨木光还补充说,中心去年所收到的女佣薪水纠纷案件中,每名女佣被拖欠的薪水数额从1000多元至1万5000多元不等,有些女佣是长达两年拿不到薪水。

中介:只有一两成雇主扣留女佣薪水

听起来问题似乎很严重,不过据《联合晚报》报道,本地中介估计,只有一至两成的雇主仍扣留女佣薪水,大多数雇主早已改掉陋习。《新明日报》则报道,有些中介公司会建议雇主保管约800元左右,以防日后不满女佣表现,可以用来买机票送她回国。

安利康女佣中心执行董事郑坤明告诉《晚报》,以前的雇主因为担心女佣乱花钱或被骗而帮女佣保管钱财,不过近五年来情况已大不相同。

他告诉《联合晚报》,旗下曾有一名来自印度尼西亚的家庭帮佣,在新加坡工作四年的薪水全部被雇主扣留,四年后雇主无力偿还薪水,竟直接将女佣送回国,让这名女佣白白工作了四年却一分钱也拿不到。

郑坤明说:“这名女佣回到印尼后到我们设在当地的中介公司投诉,我们把她接回来新加坡,向人力部求助,好像花了大约两年时间才拿回钱。”

郑坤明还说:“本地聘请菲律宾和印尼女佣已有多年,雇主不可以停留在以前的心态。现今80%至90%的雇主都选择直接给女佣薪金,相信新条例不会带来很大影响。”

除此,郑坤明也指出,以往女佣在开设银行存款户头时,因为必须掏出500元作为开户最低存款,所以有不少女佣选择不开设户头,改由雇主帮忙保管薪水。不过,家庭佣工中心近年来已经与储蓄银行合作设立了“储蓄银行女佣工资户头”(POSB Payroll Account (FDW))。

储蓄银行发言人说,女佣工资户头无需最低开户存款,提款卡也可以用来支付公共交通工具的车资,以及作为无现金支付的凭证。女佣在成为储蓄银行会员后,也可以享受家庭佣工中心合作伙伴提供的医疗、美发、包裹递送服务优惠。新电信也会为刚抵达我国的女佣提供一张预付手机芯卡。

雇主即日起可以为刚抵境或换雇主的女佣,在网上申请工作准证时,也同时申请储蓄银行女佣工资户头。

郑坤明说:“现在的女佣和以前不同了,她们家里可能已经有房有田,所以可以有闲钱在休息日出外消费。有时雇主好心管理钱财,反而会产生误会与摩擦,造成纠纷。”

明年1月1日实施新条例

人力部是在昨天(7日)发文告宣布,从明年1月1日起,当局将实施新条例,保护雇主和外籍家庭佣工避免因金钱问题产生纠纷。雇主将不能保管任何属于外籍家庭佣工的资金,包括已支付的工资或任何其他钱财。

新条例列出的四项措施包括:

  1. 禁止雇主为女佣保管钱财;
  2. 鼓励雇主采用电子转账方式准时支付女佣薪水(让支付过程更为便利,而且维持准确的薪金记录);
  3. 要求雇主在年底前把代为保管的钱财还给女佣,并确保钱财交易时有书面记录;
  4. 建议雇主避免代女佣提款。

教育部兼人力部政务次长刘燕玲昨天下午参加家庭佣工中心在勿洛心动大厦为女佣举行的嘉年华也做出上述表态。她称,人力部是在经过多方面的考量后,决定推出这项措施。

LYL.png
(亚洲新闻台视频截图)

刘燕玲说:“家庭佣工中心今年初向人力部建议禁止雇主为女佣保管钱财。我们经过慎重考虑和多方咨询后,决定采纳这个建议。”

网友各抒己见

不少网友支持这个条例的实施,毕竟大家都是出来打工的,就应该要实现就业平等。

“女佣并非奴隶。她们也是在异国他乡的打工成年人士,她们为自己负责。是时候让她们对金钱有自主权了。想要了解雇主与女佣之间的现金转账并不困难。而且,护照是由政府发放的,雇主无权保管它。员工如果想回家也可以向雇主请假,就业平等才是关键。”

fb4.png

另一位名叫Rozita Tahir的网友则担心这么一来,雇主可能会处于被动,因为没有条例能够保护雇主的利益。

“教导女佣学会负责任是好事,但万一她们缺钱,要求雇主提前发工资该怎么办?雇主应该负责任吗?我早前就有遇到过一名女佣跟我说她的不幸,但实际情况是她缺钱买东西,比如最新的苹果手机。当她们在新加坡没钱花或是被送回国时,她们会变得更沮丧,或是变得没动力工作。并非所有的女佣都能领会到雇主的好意。因此人力部应该也要出一份条例来保护雇主的利益。”

网友最担心:女佣钱多了跑去乱挥霍或借大耳窿

律政部和人力部上周四也联合发文告宣布,从今年底开始,所有在我国旅居和工作的外籍员工、学生和女佣等,向合法放贷商借款的金额将设顶限。

无论向多少家放贷商借钱,外籍员工的借贷顶限一律为:年薪不超过1万元者最多只能借1500元;年薪介于1万元至不超过2万元者,最多只能借3000元;而年薪在2万元和以上,顶限为月薪的六倍。

文告也指出,本地向高利贷大耳窿借钱的外籍员工人数,从去年的7500人激增至今年上半年的3万5000人。

本地志愿福利机构向《海峡时报》透露,这些向大耳窿借钱的外籍员工当中,绝大部分是女佣,不过这些机构并没有提供确切数据,只是透露说,本地女佣的平均年薪只有6000新元左右,一旦借了高利贷,就很难偿还债务。而女佣之所以借钱,是因为她们只身到新加坡之前,已经欠了中介代理公司一大笔钱。

这名网友希望日后如果出现女佣背地里用雇主的地址向高利贷借款,结果无法偿还被追债跑路时将烂摊子甩给雇主,政府是否也能出台条例确保雇主能相安无事?也有网友观察到,到了周末就会看到大批女佣在大巴窑中心一带的贷款公司外排队,着实令人担忧。


女佣都实现经济独立了,什么时候轮到公积金?

本来是关于女佣的课题,却引发不少网友将其与政府的公积金作类比,纷纷拿它来向政府开刀。这位名叫Peh Francis的网友就问:“我们不该帮女佣保管钱财,政府也不应该帮人民保管我们的公积金。”

名叫Linda的网友也补充说,如果我们不能保管女佣的工资,那什么我们的政府却可以保管我们的公积金?难道我们也是新加坡佣人?这都是为了退休后的生活着想啊……

网友们也实在有才,似乎任何与金钱有关的新闻课题拐个弯,都能扯到公积金这个“痛点”课题。没办法啊,谁叫公积金课题,尤其是满55岁却不能拿出整笔公积金存款的安排,一直都是本地网民心头永远的痛……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