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上“售卖”女佣 女佣代理公司与女中介共面对243项指控

更新:
2018年10月04日 21:56
女佣
网购平台Carousell上“卖女佣”,上载的女佣照片被当“货品”卖。(联合晚报)

销售不当

一名女中介把55名女佣当做商品发布到网络平台“售卖”,并在女佣头像标签“新鲜”和“已售”状态,这种“销售不当”的做法,前阵子经媒体报道之后引起公愤。涉事的女佣代理公司以及该公司的女中介因触犯雇佣中介法令,今早被控上法庭,共面对243项指控。

女中介可面对6万元罚款,公司则可被罚超过15万元。

人力部今早发文告指,女佣代理公司SRC Recruitment LLP(简称SRC)和一名41岁女职员尔丽娜(Erleena Binte Mohd Ali,译音)于9月1日至17日期间,在网购平台Carousell上以类似推销商品的方式来推销女佣,严重诋毁了女佣的尊严。

nz-court-041018_4.jpg
41岁的女中介艾琳娜在Carousell平台上传了一些不顾及他人感受的广告,让女佣们有失尊严。(海峡时报)

人力部列出女佣代理公司的“五宗罪”:

  1. 以售卖产品的方式在“售卖”外籍家庭女佣,诋毁女佣尊严
  2. 未将公司名称和牌照号码反映在广告中
  3. 雇主未签署完整的授权书
  4. 未执行外籍家庭女佣安全协议
  5. 收钱后未向外籍家庭女佣发出详细收据

人力部列出女中介两宗罪:

  1. 以售卖产品的方式在“售卖”外籍家庭女佣,诋毁女佣尊严
  2. 未将公司名称和牌照号码反映在广告中

故事得从一位“maid.recruitment”用户说起。

上个月,这名用户在Carousell平台上载了55名女佣头像与个人资料,甚至还包括了他们的姓名与年龄。这些女佣大多来自印度尼西亚,新加入的会被贴上“新鲜”标签,已找到雇主的则被列为“已售”,标价为0元。

这样一种明码标价把女佣当作产品的营销模式,让人看了心里五味杂陈,难以接受。有网友就形容,这感觉就好比人口贩卖的广告一样。

其它公司在Carousell打广告应该都要附上公司名称、网站、邮箱地址、执照编号等,但这名“maid.recruitment”用户在Carousell上的资料却是空空如也,除了女佣的照片,没有其它任何信息。

file71z16s0uk0pcyjwaflu.jpg
(联合晚报)

幸运的是,Carousell动作够快,公司发言人称,该账号并没有完成任何交易,当事件被披露后,已立即暂停该账号。现在大家都知道了,“maid.recruitment”就是尔丽娜用来发女佣照片的账号。

Carousell正在配合协助当局的调查工作。SRC公司的营业执照已被吊销,尔丽娜也已遭到除名。公司的其他两名负责人,24岁的许永凯以及和31岁的许盛耀,也正在接受调查。

杨莉明:强烈谴责此行为

当然,生气的不仅仅只有社会人士。人力部长兼内政部第二部长杨莉明也在面簿上强烈谴责SRC,称这样的市场营销手法让人深感不安。

她说:“用这种没有尊严的方式为外籍女佣打广告和营销,不仅仅是没有顾及他人感受,它更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一件事情。我强烈谴责此行为。”

安利康女佣中心执行董事郑坤明在接受《联合晚报》采访时说,中介在宣传中不可标注女佣价格,以避免产生她们价格低廉的印象。

“我们也必须尊重她们的隐私,只刊登基本信息,如果有人感兴趣要进一步了解,我们才提供比较相似的背景资料。”

印度尼西亚政府对此事表达关注

《海峡时报》9月20日引述印尼《雅加达邮报》的消息称,印尼外交部的海外公民保护总监拉鲁莫哈默伊克巴尔(Lalu Muhammad Iqbal)在听闻此事之后表示,印尼驻新加坡大使馆已经向人力部就此事表达关注。

人力部也表示已与印尼大使馆接洽,并通知对方正在调查此案。

人作为商品已是奴隶时代的事,现在的人都有自主权,女佣代理公司和中介在打广告时不该逾越红线。而且,若想要在网络平台上做类似服务,完全可以以一种提供服务的形式完成,没必要拿着个人资料及照片公布在网上,这无形中也侵犯到了他人的隐私。或许你可以效仿以下这家公司:

PTmaid2.png
(互联网)

当然,最重要的是,你在提供服务之前得要先有执照。无执照提供女佣中介服务是属于犯法行为,违例者可被判罚款高达8万元、坐牢长达两年或两者兼施。同样的,使用无执照中介服务,也可被判罚款高达5000元。

红蚂蚁也借此提醒一些黑心中介:“小心驶得万年船”。如果想要了解更多有关女佣代理公司安排外籍家庭女佣的详情,也可点击这里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