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过世遗孀哀叹买保险索赔不成 政府出面给说法

更新:
2018年10月02日 22:32
李悦
李悦和丈夫佘春华当年注册结婚时的甜蜜合照。(受访者提供)

大家的仁心仁义 我心领了

红蚂蚁上周刊发文章说,本地一位德士司机过世后,遗孀投函《联合早报》道出丈夫生前投保家庭保障计划(Home Protection Scheme,简称HPS)并付了五年保费,丈夫过世后却无法索赔,一家三口陷入困顿。

事件曝光后在网上引发舆论关注,政府机构终于给了个说法。

《联合早报·交流站》今天刊发央公积金局总署长(通讯署)江佩佩与建屋发展局处长(住房财务)徐伟強联名署名的答复,向死者家属表示深切哀悼,也解释死者不能受保的原因。

两家机构指出,HPS是以收取保费支付索赔的保险计划。为维持低廉保费、让申请程序简单,申请受保者须全面披露健康状况。申报健康者一般无须进行承保(underwriting)以减少不便,当局会基于信任批准申请。

中央公积金局发现受保人没申报健康状况后,只退回未使用的保费,这是为了确保机制的健全,否则对其他正确申报病历而无法受保者不公平。

政府的回复包含两个关键信息:

一、不实申报健康状况,就无法索赔。

二、发现受保人没有披露全部信息,就中止保单。同时,只退回未使用的保费,而不是退回全额保费。

对照死者遗孀李悦(41岁)上周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的说法,公积金局确实按这两个原则办事。

据报道,李悦说,她和先生佘春华(61岁,得运德士司机)五年多前一同到建屋发展局签下HPS,五年来的保费,从每年1100多元逐年涨到去年的1382.16元。丈夫过世后,公积金局发信说,丈夫没有呈报患糖尿病和心脏疾病,不能索赔,只获归还剩余的269.46元保费。注意,不是全额。

发现投保人不实申报 私人保险业者出于善意全额退款

相比之下,私人保险业者发现投保人不实申报病历无法索赔时,一般会出于善意全额退款。

据《联合晚报》报道,财务专家宝钜金融公司(PC Financial)总裁王绥钊说,虽然基于合约,业者没义务这么做,但往往会为了维持客户关系而退还。
  
另一名资深保险从业员说,以美国友邦保险公司(AIA)的医药保险为例,当发现客户没申报病历时,“业者都会将历年保费全额退款,当做顾客没有投保过。”

一个退回未使用的保费,一个退回全额保费,但保费的差距是多少没有说明,所也难说谁优谁劣。只能说,公众在购买保险配套时,得看清条款。

李悦:不记得当局人员有解释相关条款

李悦今天(2日)接受《联合晚报》采访时称,签署投保文件时,夫妇俩都在场,但她不记得当局人员有解释相关条款,并拿私人保险业者为例做对比。

她说:“私人保险业者都会签文件证明保险经纪已解释了条例,而投保人也已完全明白,但丈夫当时并没签署类似文件,以证明对方有解释。”

“我丈夫小学只读一两年,这是他一生唯一买过的保险,没想到什么都不保。”

不过,《联合晚报》报道称,据了解,当局的调查显示,负责的建屋局职员当时确实有解释条款,而且佘春华也在签名的表格内申报不曾因病住院。

政府机构:死者买HPS时称,过去五年没动手术或住院

公积金局和建屋发展局在今天刊出的信函中也说,佘春华在HPS表格中宣称,自己过去五年里没动过任何手术或住院。

两家政府机构详细叙述了这次个案的细节。当局说,佘春华在1998年购买组屋时没有动用公积金储蓄,因此当时无需强制性投保HPS。2013年,佘春华因严重健康问题而住院,出院不久后,他就向建屋局申请购买HPS保险。不过当局说,“佘春华在HPS表格中宣称,自己过去五年里没动过任何手术或住院,也没申报他住院的医疗状况。”

所以,症结还在于:投保人没有如实申报自身健康状况。

HPS的申请和索赔程序有待改进?

没有据实申报就不能获赔偿,这听来是合情合理的。但是,HPS的申请和索赔程序是否也有改进的空间以减少不必要的误解呢?

《联合早报·交流站》今天刊发一名叫郑寒月的读者来信说:“如果没有查询清楚而批准保单申请,投保人将开始缴交保费,保费也会逐年上涨。过后在投保人或家属索赔时,公积金局才向医院查询,然后以没有申报病情为由拒绝理赔,这对已缴交保费多年的投保人不甚公平。”

两个政府机构在联合署名的信函中强调,受益人所提出的绝大多数HPS索赔都是成功的,但也坦承,“无论如何,公积金局将探讨如何改进HPS的申请和承保程序。”

李悦:大家的仁心仁义 我心领了

《联合早报·交流站》今天也刊发了李悦的第二封信函。她在信中说,“感谢国人同胞,让我知道人间有爱,我并不孤独”,“大家的仁心仁义,让久违的泪水再次恣意纵流。” 

李悦毕业于中国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22年前从中国来到新加坡,邂逅丈夫之后就在这里住下来了。她感谢医护人员、亲戚朋友和许许多多相识或不相识的善心人士、孩子学校教职员等等,从丈夫入院到入殓火化一路给予的精神支持。

她说:“大家的关心我会永记不忘,也会将这份温暖传播出去,让周围充满更多正能量。”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