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了家庭保障计划却不能索赔 一家三口陷入困境

更新:
2018年09月28日 20:43
李悦,家庭保障计划,CPF
李悦感叹,原以为丈夫去世后可在家庭保障计划下获得政府的赔偿,不料却收到公积金局来信说,丈夫没有呈报患糖尿病和心脏疾病,不能索赔。(联合早报)

原因竟是未申报健康状况

丈夫走了只留下400多元现款,妻子一人得独力偿还房贷又要养育两个小孩,一家人顿时陷入经济困境中。 坏就坏在这家人当初购买家庭保障计划时,投保人没有申报健康状况,结果索赔不成,还得继续偿还房贷。

《联合早报》交流站昨天刊发一篇题为《我们家的悲凉中秋》的读者投函,作者是补习老师李锐(41岁),她在文章中悼念亡夫,同时也道出了一家人的困境。

4月10日清晨7时25分,李悦的丈夫佘春华(61岁,得运德士司机)开车载客行驶在中央快速公路上,突然心脏骤停,他用尽最后一口气把德士停在路边,确保乘客和车子无损。送院后,在医院挣扎五天不治,最后家人忍痛拔管。

原以为丈夫去世后可在家庭保障计划(Housing Protection Scheme ,简称HPS)下获得政府的赔偿,不料却收到公积金局来信说,丈夫没有呈报患糖尿病和心脏疾病,不能索赔,只获归还剩余的269.46元保费。

这样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这意味着李悦夫妻俩的保单白还了,而且在接下来的每个月还得继续为五房式组屋支付1100多元的房贷。

凡是使用公积金支付组屋每月房贷的屋主都必须加入HPS。这项计划主要是为保护公积金会员及他们的家属,让他们在未付清房屋贷款的情况下,若意外死亡或残废,能获得保险赔偿。

五年前就开始还保费

李悦昨天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说,她毕业于中国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22年前来新加坡,在牛车水一家餐馆邂逅当时开二手车行的丈夫,两人同年结婚,两年后买下武吉班让的五房式组屋。

她说,夫妻俩五年多前一同到建屋发展局签下HPS,五年来的保费,从每年1100多元逐年涨到去年的1382.16元。她感叹,丈夫离世后只留下400多元现款,21岁女儿目前在新跃社科大学(SUSS)念商学院第一年,下个月得还4260元学费。八岁儿子念小二。

“公积金局的工作人员也安慰我,索赔程序已展开,也善意提醒每个月还是要按时摊还房贷。有好心的亲人借了我们5000元,应该能撑到拿赔偿。”

但事与愿违,几个月下来,李悦借来的5000元已用完,如今HPS又不给索赔,可谓是陷入了困境。

得知李悦的处境后,许多网友愤愤不平,质疑投保和索偿的流程条例不够完善,并借机吐槽卖保险的人说的比唱的好听:

红蚂蚁随即搜索了公积金局网站,发现网站上确实有标明购买HPS前需要澄清健康状况。根据公积金网站资讯,如果投保人在加入HPS时,提供错误或误导性的资料,或可能隐瞒健康情况,当局将不考虑赔偿或退还已支付的保费。

HPSHealthDelcare.png

HPSExclusion.png

但李悦再三强调,他们无意虚报,而是不知道需要申报。她还补充,丈夫一直以来是自雇人士,没有购买公积金的家属保障计划(DPS),因此也无法获赔。

德士公司因司机已过世 不计较欠款

针对旗下司机不幸去世,得运德士发言人电邮回复《联合早报》时说,佘春华的车子在4月10日出事当天被拖回公司,因为住院而不再还车租,因此不再是“活跃”司机。公司的保险政策是,只有活跃司机才受保。

据报道,佘春华拖欠公司10天车租,连同车祸的款项共825.26元,外加车钥匙弄丢需付25.68元的“修理费”,全部费用合计850.94元,但因司机已过世,公司都注销不计。

虽然公司表示一笔勾销,但许多网友仍倍感心凉,觉得公司的政策不近人情:

从这事件可以看出,购买HPS跟DPS固然重要,但如果没有完全满足保单里头的条例,那这些保费也很有可能会打水漂。红蚂蚁在此附上家庭保障计划(HPS)家属保障计划(DPS)家属保障计划咨询单的链接,望各位蚁粉下次投保时多加留意,以免出状况后也陷入无法索偿的困境。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