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任校长指前任校长挥霍过度 新加坡人办的北京国际学校面临倒闭危机

更新:
2018年09月27日 22:44
Beijing International School of Singapore
陷入财务危机的BISS北京国际学校是由新加坡惹兰勿刹区前国会议员及前高级政务次长陈志成于1994年设立,并交由其担任该校副总裁的女儿陈雯仪和女婿陈国强打理。(联合早报)

拖欠教师工资,未给学生注册学籍。

由新加坡人创办的ISS新加坡国际学校的北京姐妹学校分部——BISS北京国际学校,去年陷入财务危机,频频传出拖欠教师工资事件。

不料事情愈演愈烈,上周引发了教师集体罢工、家长报警,学校自上周五(21日)就关闭至这周二(25日),闹得北京市教育委员会不得不介入敦促BISS尽早复课。

school board.png
ISS新加坡国际学校董事局成员。(ISS新加坡国际学校官网)

BISS是由新加坡惹兰勿刹区前国会议员及前高级政务次长陈志成于1994年设立,并交由其担任该校副总裁的女儿陈雯仪(音译,Chan Mun-E)打理。

MS.ChanMun-E.png
陈雯仪在担任BISS北京国际学校副总裁之前曾在星展银行任职。(ISS新加坡国际学校官网)

《联合早报》上周末联系上陈志成和妻子陈静爱(音译,Chan Ching Oi)。陈静爱告诉记者,BISS北京国际学校最初由ISS新加坡国际学校帮忙打理,但这几年中国的条例有变,两所学校就分开了。BISS北京国际学校已是不同的商业实体,由其女儿和女婿打理。

她还说:

“北京这些年出现了许多国际品牌,市场竞争厉害,(经营这所学校)难做。”

当记者问到该校是否会关闭时,电话就突然中断,陈志成夫妇过后也不再接听电话。

目前在这场欠薪风波的拼图中,像谜一样的板块,就是一度失联的该校负责人陈国强(Elvis Tan),他就是陈雯仪的丈夫、陈志成的女婿。北京市教委介入后,终于成功联系上陈国强。陈国强承诺将于这周五(28日)下午5点之前付清欠款。

20180927BissParents.jpg
有超过30名家长本周二(25日)聚集在学校内要求校方给予一个说法。(海峡时报)

《星期天时报》和《联合早报》先后报道说,有超过30名家长本周二(25日)聚集在学校内要求校方给予一个说法。

北京市教委的教育官员当天也与BISS北京国际学校现任校长埃普林(Randal Eplin)开了将近4小时会议,然后一起接见家长,将那封由陈国强签字承诺付清欠款的信函拿给家长们看。学校也在26日按原计划复课。

学校究竟遭遇到什么问题?

校长埃普林上周接受《联合早报》和《海峡时报》电访时,否认学校面临关闭的威胁,也否认教师们罢工。他当时说:“我们计划(过了中秋)星期三重开,以新鲜感和活力为我们的学生和老师提供更好的服务。”

不过,埃普林昨天第一次接受《联合早报》和《海峡时报》记者面对面访问时,却换了套说辞。

20180927校长.jpg
BISS北京国际学校现任校长埃普林(Randal Eplin)。(联合早报)

这次,埃普林没有否认学校正陷入财务危机。他在解释校方的难处时说,前任校长过度挥霍,加上外派到北京的外籍人士近年来减少了(影响了收生率),才导致学校资金周转不灵。不过他并没有就过度挥霍一事透露更多细节。

埃普林指出,近年北京的外籍人士人数下降了约三成,原因包括担心雾霾、中国经济和外来投资的增速都在放缓、以及营商环境和驻华签证申请越来越困难。

BISS-1-600x381.jpg
BISS的学生年龄从4岁至17岁。(互联网)

他还说,全校学生(4岁至17岁)的人数从四年前的315人逐年递减至现在的110人,学校可从学费获取的收入也跟着缩水。他估计学校要正常运转需要至少170名学生。

发微信通知家长:因“内部商务因素”学校将关闭五天

事件还得从本月20日的一条微信短信说起。

《星期天时报》23日报道,BISS北京国际学校上周四(20日)通过微信通知学生家长,因“内部商务因素”,将从周五(21日)关闭至25日,商务职员在那期间将与业主协商,化解学校的财务挑战。

与此同时,教师们也在同一天发信函给家长称,他们已给学校业主和董事下了“最后通牒”,要求他们支付薪金、房屋津贴和医药保险,并扬言如果不付,他们将罢工。

该信函清楚写道:

“教职工的合约未获遵守,我们持续给予业主和董事部耐性和信心,认为他们会解决违约事件,但他们却毫无行动和保持沉默。现阶段没有解决方案。”

多名外籍教师爆料:学校拖欠数万元工资

《星期天时报》访问了8名离职老师,当中有7人是在今年7月底合约到期后离开。

其中一人是37岁的美国籍教师Kelly McBride,她自2016年在BISS北京国际学校执教至今年7月,学校拖欠了她近6万人民币工资。Kelly说:“我们有整整3个月没有铅笔可以使用,就连厕所纸也必须从家里带来。”这根本不是国际学校应该出现的情况。

另一名同样来自美国的教师Nicole Son-Culbreth则透露,学校的财务情况是在今年初开始变糟,工资有时候拖欠了一个半月才到账,教师们为此都承受了很大的压力,甚至得向家里借钱来应付。她至今还被学校拖欠超过12万人民币的工资。

不愿具名的前数学教师也向《早报》透露,该校付款情况自去年夏天变得不稳定,当时所有教师的回国机票及那些应获的酬金都未获支付。一些教师向北京市劳动部门投诉,其中两人后来得到报酬。上述情况去年12月恶化,当月薪资就曾被拖欠两个月。

他还说,去年和今年离职的约35名外籍教师都被拖欠工资,每人被欠5万元至10万元不等。他自己和同期在该校也担任教师的妻子则一共被拖欠约14万元,包括今年6月和7月的薪资,以及去年和今年的机票费用。

目前在职的30到35名外籍教师也未获得今年8月的首份薪资,已被拖欠三周;他们9月份的房租和到北京的旅费也未获报销。
 
留下的外籍教师对校方越来越没有信心,因此把被拖欠工资的问题透露给媒体和家长。他们在写给家长的信中说到:教师无意造成“混乱或渎职”,但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提供“高标准的教学水平”。

家长:4月才刚缴交全年学费 近3000万人民币的学费去了哪儿?

BISS北京国际学校是北京最昂贵的国际学校之一,一年学费高达20万元(约3万9700元新币)。据了解,校内还有一个特制的密封玻璃穹顶装置,让学生们在雾霾天也能在户外运动。

ST_20180923_XSCHOOL_4298266.jpg
BISS北京国际学校是北京最昂贵的国际学校之一。(海峡时报)

在胡润2017年首发的《2017胡润百学•中国国际学校百强》排行榜上,BISS北京国际学校排名全中国第22名、北京第八。介绍文字写道,BISS是北京教育委员会首批获得西班牙学校和学院协会和中国教育部认可的国际学校。

一名不愿具名的家长气愤地告诉《联合早报》:“新学年的学费我们今年4月都交上去了,全校学生交了3000多万,请问这都去哪儿了?教师的工资为什么还不发?我们要求教委成立工作小组进驻BISS,必须要陈国强把资金弄回来,否则就是涉嫌诈骗。”

除了欠薪的问题,还有离职教师透露,BISS其实未给学生注册学籍,这可能影响学生日后申请转入其他学校。多数家长都是昨天才获知此事,对此深表震惊和愤怒。有家长无奈表示,目前不是招生季,大多数学校的学位已满,要在这个时候转校非常困难。
 
学校究竟会遭遇哪种命运?明天下午5点就会有答案。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