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隆高铁项目展延两年 你不得不知的五大点

更新:
2018年09月06日 00:22
Khaw Boon Wan and Azmin Ali Handshake
新加坡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左)与马来西亚经济部长阿兹敏在记者会结束后握手言欢。(路透社)

400公里的甜蜜距离。

新马两国今天下午签署展延新隆高铁工程的协议,在意料之中,却也在情理之外。

在意料之中,是因为本周一(9月3日),红蚂蚁已咬出了新加坡《联合早报》和《海峡时报》各自引述了马来西亚财经杂志“The Edge”在周末刊登的报道称,由于马来西亚国债高筑,作为邻国的新加坡能理解一旦落实新隆高铁计划,将加重马国财务负担,因此新马两国达致协议将新隆高铁项目延后两年,至2020年5月31日再重启项目。

该报道也称,出于“好邻居精神”,马来西亚将无须为展延高铁项目赔给新加坡马币5亿元(1.66亿新元)的违约罚金。

马国经济部长阿兹敏在9月3日当天也对外放话说,新马已同意无限期展延新隆高铁计划,而且在展延期间马国无需支付任何违约赔偿。

20180903_Azmin indefinitely.JPG
马国经济部长阿兹敏。(视频截图)

新加坡交通部发言人当天在答复媒体询问时并没有证实阿兹敏的说法,只是笼统地说,“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目前正就马来西亚要求展延新隆高铁计划磋商。我们希望不久就能达至双方均可接受的结果。”

今日在签署完协议后举行的记者会上,我国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亲口证实了The Edge所报道的日期。阿兹敏也透露,在8月中旬左右,两国双方就已经同意将项目展延两年至2020日5月31日。

The Edge所报道的展延日期比中马票还准。看来,马来西亚媒体比较有门路,可以轻易撬出这些机密信息。

情理之外:马国这两年内无须支付违约罚金

说在情理之外,是因为红蚂蚁和网民一样,不相信新加坡政府会如此“慷慨大方”不讨回任何违约罚金。

press conference.jpg
(联合早报)

结果今天在记者会上一听,阿兹敏竟然没说错,马国只需为项目的延期赔偿承包商约1500万新元的误工损失,但无需在现阶段向新加坡赔偿任何违约罚金,因为延迟并不代表违约。过了2020年5月31日,如果马国不重启项目,才会被视为违约,到时才需支付违约金给新加坡。

这场文字游戏玩得够高明,阿兹敏如果不当经济部长,完全可以当一名微信文章标题高手。

今天各大报都详细报道了这个在我国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外交部长维文、马国首相马哈迪和副首相旺阿兹莎在场见证下,由许文远和阿兹敏签署的工程展延协议,以及随后的记者会。比较有趣的有以下五点。

signing - teo chee hean FB.jpg
前排左起:许文远和阿兹敏签署新隆高铁展延协议。后排左起:新加坡政府国会内政及律政委员会主席迪舒沙、通讯及新闻部兼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高级政务部长沈颖、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副总理张志贤、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医生、副首相旺阿兹莎一起在马国首相府见证了签署仪式。​​​​(张志贤面簿)

一、许文远借用400公里的甜蜜距离来比喻新马两国的关系

许文远下午3点15分在记者会上发言时说,自己下午从新加坡机场搭乘飞机到吉隆坡机场,然后再从机场出发到举行签署仪式和记者会的首相府。

“我们是非常亲密的邻国,飞行时间无须太长,但如果有了新隆高铁,我会更快抵达这里。虽然两国靠得很近,但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近。卡在我们中间的是约400公里的距离,对于高铁专家而言,这是一种适合兴建高铁的‘甜蜜距离’,两个城市离得太远,大家宁愿搭飞机,太近就会选择开车。400公里的距离是一种恰恰好的甜蜜距离。”

虽然许文远没有明示新马两国的关系,却巧妙地选用‘甜蜜距离’来谱出弦外之音,姜还是老的辣。

二、新隆高铁协议无展延条款,两国却让不可能变成可能

许文远说,许多新加坡人都希望看到新隆高铁项目落成,新加坡政府对这个项目也极为投入和上心。

不过新加坡非常能理解马国为何必须暂停该项目。出于双边合作精神,虽然原本签订的新隆高铁协议中并未列明任何关于项目暂停的条款,我国还是慎重仔细考虑了马来西亚提出的要求,最终达致公平的安排,促成了今天这份展延工程附加协议(side letter)的签署。

许文远在傍晚6点半左右上载了一则面簿贴文,简短交待了今天出席签署协议的贵宾有哪些人,并宣布原本计划在2026年12月运行的新隆高铁服务,将延迟四年至2031年1月才投入服务。

许文远说:

“相信很多人会对这个展延感到失望,但至少现在这个超级工程项目的前景变得比较明朗。”

有网民在部长的面簿上留言说,很高兴看到新加坡做出这项慷慨之举。

“新加坡能找到这种前进的方式,是一项慷慨之举。原本希望能在2026年看到高铁,现在看来还要再等一会儿。有得必有失,至少新加坡尽力了。”

三、延期施工两年,不代表高铁会顺延在两年后投入服务

其实,大工程在进行讨价还价时,和菜市场买菜没啥两样。

阿兹敏透露,他在8月11日首次与许文远会晤时,将马国内阁的要求提给许文远,希望能将高铁工程延后至少三至四年。许文远一星期后回复他说,新加坡政府愿考虑将项目延期一年。

两国团队在斟酌了各方利弊后,意识到延期两年已是顶限,否则整个项目的预算、工程费和商业运营模式都将失去控制。最终双方采取了折衷方案,将工程延期两年至2020年5月31日。风险虽提高了,但依然还在新加坡的掌控范围内。

许文远也补充说,将施工时间延期两年,即意味着运营时间必须延后至少四年,因此原计划在2026年底开始运行的高铁,必须延后至2030年,甚至2031年才能开始运行。

1 Bandar Malaysia.jpg
新隆高铁班达站的设计效果图。(MyHSR Corporation Sdn. Bhd)

四、补偿费细分为误工费和违约罚金两种

许文远在记者会上说,高铁工程展延至2020年5月31日,马国政府同意向承包商支付误工费。

许文远解释说,有些承包商在签订合同时,合同当中已列明毁约条款,一旦工程暂停或取消,都必须追讨赔偿。

KBW.png
许文远。(视频截图)

另外,由于新加坡的这段高铁轨道都建在地底,因此许多公共设施如煤气管道、水管和电力管道都必须进行改道工程。这部分的工程早已开展,现在项目暂停了,就必须将已经完成的工程费补偿给相关单位和承包商。

阿兹敏在得到许文远同意公开金额后透露,这笔补偿费用总额约为1500万新元。马国承诺在2019年1月底之前偿还这笔金额。

许文远指出,另一块补偿费则是,如果马国政府在2020年5月31日到期后仍未重启高铁项目的施工,将被视为毁约,到时,马国政府就必须赔偿新加坡政府所有从项目施工第一天截至今年9月5日所累计的费用。

许文远7月9日在国会上答复议员询问时,曾首次公布我国自2016年12月签署新隆高铁双边协定后,截至今年5月底在此项目上的单方面投入,已高达2亿5000万新元。按许文远早前提供的每月开支预估,截至9月5日,这笔费用很可能会增至2亿7000万新元左右。

阿兹敏倒是很聪明地对这部分罚金的数额避而不答,只告诉在场媒体,他不想太早下定论,毕竟今天签署协议的举措,显示了马国依然还是很有诚意,希望在2020年5月之后重启高铁项目。

五、许文远一脸严肃,阿兹敏一脸轻松

相对于阿兹敏在记者会上的轻松,不时用双手调整眼镜的位置,措辞友善、态度也颇为客气,许文远今天就显得严肃多了,是一种介于失望与无奈之间的严肃。

阿兹敏在发言时数次感谢新加坡照顾到马国利益,给予马国更多时间支付误工费、达到双赢结果。他在称呼许文远时也用了敬语,而且在发言时好几次偷瞄许文远,但许文远大部分时间只是低头倾听,或者偶尔抬头对认识的媒体朋友们微笑,很少与阿兹敏对上眼。

Azmin looking at KBW.png
阿兹敏在许文远发言时,都会专注地看过去。(视频截图)

阿兹敏也将记者会70%的时间给了许文远,自己只负责开头与结尾。在想媒体透露具体金额之前,阿兹敏也用语气和眼睛征得许文远的同意之后才发言,肢体语言上给足了许文远面子。

副总理和外长认为两国达致双赢(win-win)

副总理张志贤在签署仪式结束一小时后就发面簿贴文说:这是一个符合两国利益的成果,对两国未来的合作是个好兆头。

外长维文过后也在面簿上说:对于新马关系,这是正面的一步。我们遵循了协议精神,也给了马来西亚一些时间考虑,同时保障了我国的财务利益。我们希望这能够为日后与马来西亚的双赢合作铺路。

李显龙总理虽然没有发面簿贴文表态,却托张志贤副总理转告马哈迪首相:“他很期待在亚细安峰会上欢迎马哈迪到访新加坡。”

不过网民们还是有所保留的。毕竟“煎饼大王”的“狼来了”故事出现的频率很高,两年的时间足够老马翻400公里的煎饼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