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人造“森林镇”快要登场,登加新镇是要给“未来总理”秀的政绩吗?

更新:
2018年09月04日 22:02
登加
登加新镇田园农道将保留2000平方迷得空间,作为社区花园。新镇也将设46公里长的脚车通道,未来将试行无人车计划。(建屋局提供)

这个人造kampong也是99年的。

我们这一代新加坡人是有机会回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甘榜生活了吗?

根据主流媒体报道,位于我国西部的登加(Tengah)新镇第一批组屋于11月开放申购,1500个新单位将毗邻一条“田园农道”。占地90公顷的田园区将是首个被发展的住宅区,预计有约1万个新单位,其中的亮点为贯穿住宅区的700米长、40米宽的田园农道,衔接主要设施。

20180903 tengah 1.jpg
登加新镇第一批组屋于11月开放申购,1500个新单位将毗邻一条“田园农道”。(建屋发展局)
20180903 tengah 2.jpg
占地90公顷的登加“田园区”将是首个被发展的住宅区。(建屋发展局)

《联合早报》记者是这么形容的:

在门外采收蔬果后,直接带回家里享用,这样的甘榜生活未来或许不再只是想象。登加新镇第一批组屋于11月开放申购,1500个新单位将毗邻一条“田园农道”,其中有2000平方米的空间,供居民种植花果蔬菜,他们日后不仅能在自家餐桌享用到亲手栽种的农产品,还可在农道旁的零售街举办农夫市场。

《海峡时报》报道说,那个花果蔬菜园会种一些热带水果,如人心果、番石榴和水蓊。红蚂蚁想,如果钻得进去,就可以随手摘一个来吃了。

这个本地第一个“森林镇”的构思相当不错。新加坡这座钢骨水泥的城市森林让红蚂蚁少了钻泥土的乐趣。难得新加坡要出现一个接近甘榜田园生活的组屋市镇,红蚂蚁相当兴奋,看了建屋局的视频更是期待:

占地700公顷的登加新镇分成田园区、绿苑区、园林区、红砖区及山景区等五个各具特色的住宅区,下来将陆续发展,预计可建造约4万2000个住宅单位。

不过啊,报道也说, 田园区的设计概念来自上世纪50年代散落在登加一带的村庄、农场和果园,因此主要特色为贯穿其中的田园农道。

拆了森林建森林?

所以我们这是在拆了甘榜建甘榜,拆了森林建森林?上世纪50年代就有村庄了,然后那些甘榜陆续被迫迁到附近的丰加和裕廊西,登加就成了军事用地。绕了一大圈,现在甘榜要重现了,不过是人造色彩多一些。

登加在哪里?

它由克兰芝高速公路、泛岛高速公路、武吉巴督路和碧兰路(Brickland Road)环绕。相信在小国小岛民的概念中,这里已经是离市区很远的很ulu地方了。不过,就像当初我们一听榜鹅新镇,就觉得那里很ulu,现在它已摇身一变,坐拥海景与地铁,身价完全不一样了。

登加新镇是“未来的总理”展现的政绩之一? 

讲到榜鹅,红蚂蚁就想到,总理上个月在国庆群众大会的演讲。

PM and NDR ST.jpg
(海峡时报)
Punggol PMO.jpg
李显龙总理上个月在国庆群众演说中以视频说明,政府落实了“优质榜鹅21”的社区计划。(总理公署)

他当时将“优质榜鹅21”计划的成果拿出来秀了一下,借此说明行动党是一个说得到、做得到的政府。他也说了,也要让“未来的总理”可以在未来的国庆群众达会上秀出一些东西。

红蚂蚁判断,这个登加新镇肯定是“未来的总理”未来要在国庆群众大会上,通过多媒体视频向新加坡人展现的政绩之一。 

不放心,舆论继续热议组屋99年屋契争议

不过,未来还没有到来,当下还比较重要。而现在,我们大家都继续被那个组屋99年屋契给困扰住。李显龙总理在国庆群众大会上花了大篇幅为99年屋契问题释疑,也宣布了好些让老龄组屋增值的措施。这位国家发展部和建屋发展局“最佳公关”发言之后,确实有安定民心的作用。但从舆论继续热议的情况判断,似乎还是没有完全“拆弹”,居民还没有完全放心。

特别是《海峡时报》刊登了国际地产顾问公司总裁邱瑞荣撰写的文章分析称,

国人要改变看待房子的思维,接受99年屋契到期后,房子价值就会归零,必须还给政府,实际上国人更像是租房,而非拥有自己的房子。

什么?所以,我们只是过客,不是组屋的拥有者?这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为了安定民心,政府至今已经出动了几位部长喊话。

是租户不是拥屋者?黄循财称“毫无根据”

当初捅破这个99年马蜂窝的黄循财今天也继续强力反驳,指“屋主不真正拥有组屋单位”的说法毫无根据。

20180903 lawrencewong SM.jpg
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今早参观建屋局的新展厅。(新明日报)

据《新明日报》报道,黄循财今早在一个研讨会上致辞时说,所有讨论都需要基于事实,而非误传或不全的说法。黄循财指出,坊间传出有关组屋买家并不真正拥有自己的组屋单位,而只是租户,

“这样的说法毫无根据,不属实,在法律上也是错的。”

黄循财没有指名道姓,但相信他针对的就是邱瑞荣的文章。

黄循财强调,组屋的买家可以选择在日后售卖房产,以从中获利,或是可选择出租房子,这些都是屋主独有的权利。他表示,无论是公共或是私人住宅的拥有权转换,新加坡的法律都写得一清二楚。他强调,针对什么是租赁地契,及购买租赁地契的公共住屋或是私宅,都将拥有权赋予屋主,因此必须说清楚,以正视听。

被政府骗了?99年屋契问题被渲染 

在红蚂蚁看来,这个99年屋契问题有点被炒大了,大家买组屋的时候都知道是99年的吧?为何现在突然被吓到了,好像觉得被政府骗了?

20180903 sporeflats.jpg
80%的新加坡人住在组屋。(联合早报)

其实,大多数在乎的不外是,活着的一天有房子住,有房子可以卖掉套利,死了之后有房子可以留给下一代。至于是否是租户或拥有者并不是关键。你买一部车子,十年后到期,不更新拥车证就要“杀车”。所以,我们是拥车族?还是只是用车的人?管他呢,每天有车开来开去就ok了。

投你一票,你必须确保我的组屋保值

住房问题是个政治社会问题。怪就怪政府长期将居民(组屋)和选民(选票)视作一体,让两者成为“命运共同体”。在吴作栋主政时期,组屋翻新就赤裸裸地与选票挂钩,萝卜和大棒挂在那里,看你要选哪一个。好,选民买账了,久而久之也就认定了,我投你人民行动党一票,你就一定会把我给照顾好,把我的组屋价值也照顾好。

80%的新加坡人住在组屋。99年屋契这个炸弹是否顺利被拆除,下届大选会有分晓。当下,红蚂蚁只想先钻到登加八卦一下,看看那人造甘榜长什么样,这年头真真假假已经难分清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