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再翻印度煎饼:新隆高铁不是取消是争取展延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4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中国报)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中国报)

这年头流行“deferment”。

老马就是老马,新马两地的印度煎饼摊摊主估计都没有他翻饼的功力。今天,他又在新隆高铁议题上小露身手了。

据《亚洲新闻台》报道,马哈迪在国会大厦外告诉记者,在研究了国家的财务状况后,政府认为无法继续展开新隆高铁项目。不过,在了解了单方面取消计划所带来的影响之后,政府觉得可能必须延后(deferred)执行计划,但成本必须压低。

20180719 mahathir1.jpg
(互联网)

真是比缠脚布还长。这已经是马国第几个(通过媒体放出)的表态了?所以这次是不想取消,想展延了。

想无限期展延?总得给个明确日期吧

关键一问:马国政府想展延到什么时候?是想无限期展延,还是会给出一个明确日期?这个很重要,为什么?看看本国最近另一起“展延”风波就知道了。

足球小将班杰明·戴维斯想到英超踢球而向国防部申请延迟服兵役,结果不获准。按国防部的说法,当局询问班杰明·戴维斯的父亲打算何时让儿子回国服役,这位父亲却没有给出具体日期。国防部强调,任何缓役情况都有制定期限,运动员在期限过后必须回国履行国民服役义务。

所以,任何人任何国家要申请展缓、展延、延迟什么都好,都要有个具体日期好吗?不是suka suka,然后无限期拖下去,就为了耍赖不想给罚金。

一位网民就效仿国防部回复戴维斯父亲的口吻,以外交部的署名,写了封信回复马哈迪,幽默生动地回敬马哈迪:

Screenshot.jpg
面簿截图

这位约翰蓝说:

亲爱的敦马,

我们答复你关于申请延迟履行新隆高铁工程的承诺。

在申请中,你没有具体承诺一个你要恢复工程的日期。这说明你没有意思要履行你的职责。

而且,你明显是为了你的儿子未来,而不是为了新加坡或马来西亚的未来。你公开在社交媒体承认,你宁愿花钱在能够让你儿子获益的国产车计划,而不是让两国获益的公共交通设施。

展延执行义务只能是延迟到某一个具体日期,之后申请者就必须回来履行新隆高铁的职责。你要求展延的申请不符合条件,因此我们遗憾地拒绝你的申请,并要求5亿元作为取消新隆高铁工程的赔偿。

敬好,

国防部
外交部

是不是很有趣?这么严肃的新隆高铁议题,马方通过媒体放话,新加坡网民出面回复娱乐大家。新马官员这个月底就要见面协商,马国这段日子相信还会继续在这个课题上翻转。而新方在这段时间不随之起舞是对的,因为对手花招太多,一时热,一时冷,不知道哪一个才是正式的官方立场。不可能因为媒体问一句,老马说一句,就跟着他转。

我们不妨来看看,马国新政府上台后就新隆高铁发表过的谈话:

5月28日马哈迪说取消,6月中旬又澄清说不是取消是展延,6月下旬又说, “不急于”正式通知新加坡。然后七月初,他又说,“新加坡知道马国要做的是什么”。同个时候,财长林冠英表示,若合理价格,马方可能同意继续执行。然后昨天轮到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说,马国有权要求减低成本、取消或推迟计划,又指新隆高铁计划含有许多“隐藏费用”。

马国一直喊穷一直拖

套一句台湾陈水扁用语:“虾米碗糕?”

讲来将去,变来变去,万变不离其宗:喊穷

想取消,又不想付赔偿金。想继续,又嫌费用高。

怎么办?拖。

我国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前不久才在国会上才透露,我国至今已为高铁投入至少2亿5600万新元,预计到了年底总花费将增至4600万元,他呼吁马国尽快作出正式决定。

20180719 asmin.jpg
马国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称,新隆高铁计划含有许多“隐藏费用”。(互联网)

“隐藏费用”究竟是什么?

按这个节奏看,马方不只不会尽快,反而是能拖则拖。看看阿兹敏昨天怎么说?

在谈到新隆高铁计划含有许多“隐藏费用”时说,他称建造费将高达1100亿令吉(约371亿新元),而并非纳吉政府估计的550亿至740亿令吉(约186亿至250亿新元)之间,因此内阁才决定和新加坡重新谈判。

前首相纳吉曾质疑希盟政府的这个估算,称新隆高铁的公开招标还未截止,实际费用仍未知,希盟政府如何得出1100亿令吉这个数目。对此,阿兹敏昨天说,这笔数目是由经济事务部和财政部统计所得,并将政府的担保计算在内。

新隆高铁的账目,两国都在算。“隐藏费用”究竟是什么?阿兹敏没有说清楚。外界也没有听过新方提起,马方是不是应该说明一下?否则突然抛出一个新概念,带人逛花园,让人越看越blur。然后,会不会突然把新马水供扯进来,全部打包一起谈,看看能不能更好地在谈判桌上牵制新加坡。

20180719bilahari.jpg
我国退休外交官比拉哈里。(联合早报)

比拉哈里:拉屎或拉裤子走人

马国一直想保持态度暧昧,什么都不说死,我国退休外交官比拉哈里酸人功力高超,只用了短短14个英文词就直击捅破那扇薄纸窗。他昨天在自己的面簿上发了一则阿兹敏表示不排除新隆高铁会按原订计划进行的报道,然后留了一个贴文:

抱歉我很不雅,拉屎或拉裤子走人。

用大白话讲就是: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屎。要拉屎就赶紧拉,不拉屎就翘起屁股穿上裤子走人。

想帮你省钱,你还慢吞吞

没有人喜欢便秘,但有些人估计是喜欢在马桶上慢慢摸,那股臭味就留待外面等上厕所的人去闻。新加坡这边在花钱,马方一点都不着急,这态度不算是好邻居吧?ON还是不ON,直接说,不要再拖拖拉拉了。

许文远部长不是在国会上说了吗?上月6日,阿兹敏致电给他时,他就向阿兹敏表达了马国尽早正式通知新方,就能减少赔偿额的考量。想帮你省钱,你还慢吞吞的。

按马哈迪5月28日的说话,如果取消新隆高铁计划,马方可能必须赔偿新加坡5亿令吉(约1.7亿新元)。阿兹敏昨天称,他这个月底将来新加坡就新隆高铁一事与新方磋商。最后双方谈不拢,新隆高铁计划真的夭折,那赔偿金到底是多少还有待算出。

20180625 spore KL HSR.jpg
根据初步设计,裕廊东新隆高铁终站的拱形屋顶将会是一个公园,让乘搭高铁到新加坡的乘客直接进入“花园里的城市”。(构想图取自许文远面簿)

新隆高铁项目是双方白字黑字签下协定的,具有法律约束力,想反悔当然得赔钱,没有理由要新加坡负起什么“道德责任”。马国政府喊穷,那新方要喊什么?那些投入的时间成本和开支找谁申诉,那些已经被征用的土地又要如何处理?

遇上人瑞活教材  4G当好好锻炼

有趣的是,马国政府一直喊穷,喊欠债1兆令吉。但老马一说起再造国产车计划就兴致勃勃。如果不是马来西亚民间反应冷谈,他说不定已经站在一辆新的国产车模型面前,举起大拇指高喊“Boleh!”然后笑得见牙不见眼了。

面对一个翻来覆去的谈判对手,我们第四代领导班子不妨打起十二分精神好好学习。本国政治再复杂,恐怕都没有老马那么复杂。难得他93岁高龄回春,还有精力玩政治、翻煎饼,4G们就当做是难得遇上一个近百岁人瑞的行走活教材,好好抓紧机会锻炼锻炼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