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潜水员在黑暗洞穴中,救出五名泰国少年足球队师生

更新:
2018年07月12日 20:48
新加坡潜水教练杨家福参与泰国清莱洞穴营救
新加坡潜水教练杨家福(右一)和其他救援潜水员合影。(亚洲新闻台)

自费自愿支援。

泰国“野猪”少年足球队全员成功从清莱“睡美人洞”中获救,振奋人心。而在这场有多国潜水员参与的营救行动中,出现了一名新加坡人的身影。

50岁的杨家福(Douglas Yeo)拥有26年的休闲潜水与打捞潜水(salvage diving)经验,目前在民丹岛经营一家潜水学校。他昨天在清莱接受了《海峡时报》和8频道的采访,分享参与营救的过程与感受。

11695779_396564480532179_235353529842051845_n.jpg
50岁的杨家福(Douglas Yeo)是一名潜水教练,目前在民丹岛经营一家潜水学校。(杨家福面簿)

何时与如何参与?

作为潜水从业员,杨家福深知从淹水洞穴中救人的难度之大,危险性之高。但他在看到新闻后,认为受到了“感召”,于是通过认识的人联系上泰国军方,得到志愿帮忙的机会,向家人解释并得到他们的祝福后,马上自掏腰包,坐上前往泰国清莱的飞机。

在7月9日(本周一)晚抵达当地后,杨家福马上被泰国军方接到睡美人洞。身处不见天日的密闭空间,让人很容易失去时间概念。他最长一次的轮班,在洞内工作了九个小时。

具体工作是什么?

在两天的工作中,杨家福被派到“睡美人洞”的第二洞室附近,和其他30名泰国海军海豹队及外国潜水员一同协助运送最后的五名受困者出水,一步步撤离岩洞。

虽然第二洞室是距离洞口最近的洞室之一,但周边环境仍然给行动带来挑战。杨家福描述,他所处的位置黑暗湿冷,空气稀薄,过程中一直下雨,水位高达1.3米至1.4米。

整个团队在艰难环境中不眠不休,没有人因此放弃。“我们都是一条心地工作。”

20180712_steep.JPG
(视频截图)

每位受困者在两名潜水员贴身护送下出水后,大家会将他固定在担架上,再逐级抬上一条陡峭的斜坡,由另一组救援人员接手,以接力形式把孩子送往下一个地点,直至出洞。

THAILAND-ACCIDENT-WEATHER-CAVE-CHILDREN-143232.jpg
(法新社)

杨家福也承认,其实在看到孩子从能见度为零的泥水中浮出前,心情是相当焦虑的。“没人可以百分之百(保证)说救援行动能获得成功。”

在焦急的等待中,迎来了成功一刻。

他忆述,“当我看到11岁的孩子睁着眼睛(看)时,是个特别的瞬间。我看得出他想感谢我们,但他不能说话。不过他的眼神说明了一切。”

感受:“他们是我的英雄”

这场难度极高的救援行动最终取得成功,大约1000名参与其中的“各路好汉”成了世人眼中的英雄。杨家福在接受采访的当晚,泰国当局就在清莱的一家餐馆给他们举办了一场庆功晚宴。

杨家福育有三个分别为8岁、12岁和18岁的儿子。在他眼中,和自己儿子们同龄的“野猪”少年足球队员也是英雄。

“当我看着这些男生时,他们是我的英雄。因为他们勇气可嘉,把生命交给我们,(相信我们能)把他们带出去……也因为如果他们没有勇气,他们本身也无法幸存下来。”

20180711-cover image.jpg
(资料图)

12名年龄介乎11岁至16岁的足球队员和25岁的助理教练,自上月23日与外界失去联系后,靠着分享少量的粮食和食水、打坐节约体能和喝洞壁上的渗水等方法,战胜了饥饿与恐慌,在黑暗的洞穴中坚持长达九天,终于被英国救援潜水专家寻获。

“多了很多兄弟”

除了被“野猪”队员的勇气折服,杨家福此行也收获了与泰国海军海豹队及各国潜水员和志愿者结下的友谊。

他告诉亚洲新闻台:“我没有(血缘上的)兄弟,不过我现在多了很多泰国、阿根廷和英国的兄弟。每个人像欢迎自己人一样接纳了我,那种精神很棒。”

不仅是庆贺结识了一班出生入死的兄弟,他们也一同缅怀同样为拯救孩子,而在行动中不幸缺氧身亡的38岁泰国海军三栖突击队退役士官萨曼(Saman Kunan)。

as-rescue1207.jpg
杨家福(右)和他的潜水搭档Joe(左)。杨家福说,来自泰国海军海豹队的Joe很照顾他,两人成了“一辈子的兄弟”。(海峡时报)

杨家福将在今晚和自己在救援中认识的潜水搭档Joe乘坐飞机参加萨曼的葬礼。“我很同情他和他的家人,也想(向他)表示致意。”

898.jpg
泰国海军三栖突击队退役士官萨曼(Saman Kunan)潜水进入洞穴输送氧气桶,途中不幸丧命。(互联网)

参与拯救 危险处处

作为目前已知的唯一一位参与洞内营救工作的新加坡潜水员,杨家福真正加入救援队伍时,已经有八人成功获救。因此有网民质疑,知道了行动会成功才加入,“英雄成分”大打折扣。也有人直接留言,讥讽杨家福“好练”(福建话,意指自大)。

自己付钱冒着生命危险支援行动还被亏,杨家福可谓比窦娥还冤。

在洞内逗留的每一分钟,都存在着危险。就在所有受困人员安全撤出后不久,位于杨家福所处位置不远处的水泵,在连续两个星期抽出洞内积水后突然失灵。

杨家福被问及此事时,只是淡定地表示没有人因此受伤,情况最终也得到了控制。

但实际上,有媒体引述澳大利亚潜水员的描述称,当时洞内传来尖叫声,洞室水位瞬间上升,所有仍然留在洞内收拾器材的救援人员被迫迅速在一小时内逃出生天。

20180712_pump.JPG
放置在洞外的水泵彻夜不停地工作,力求把岩洞内的积水及时排出。(欧新社)

在这场奇迹般的跨国救援行动中,没有什么是轻松容易的。清莱第37军区的指挥官Buncha Duriyapan少将在采访途中加入,当面感谢了杨家福。

as-diver1207.jpg
Buncha Duriyapan少将(右)与 杨家福合影留念。(海峡时报)

“非常谢谢你支援我们的队伍。今晚,每个人都很开心,每个人都感到骄傲……没有他们(国际救援人士),我们不可能(成功)完成这次的任务。”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