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教练没有食言 保住了12只“野猪”将他们送返父母身边

更新:
2018年07月11日 22:56
Coach and the 12 Boys
在清莱“睡美人洞”(Tham Luang Cave)被困18天后成功被救出的25岁教练埃卡坡(左)与12名“野猪”队球员。(张丽苹制图)

心中有大爱的人全世界都为他祈福。

“致孩子们的爸爸妈妈,所有的孩子们现在都安好,救援人员将他们照顾得很好,我保证将尽我所能给孩子们最好的照顾。我要说的是,谢谢你们的支持与鼓舞,我要向所有的家长道歉。”

这是与12名“野猪”(Wild Boar)少年足球队成员一起被困于泰国清莱“睡美人洞”(Tham Luang Cave)长达18天后,昨晚被救出的助理教练埃卡坡(Ekkapol Chanthawong,25岁)通过泰国海军海豹特种部队7月7日转交给孩子的父母的手写信内容。

埃卡坡有一个昵称,叫Ake,泰语的意思是第一个出生的孩子,也是“大哥”的意思。

20180711-Coach Ake.jpg
助理教练埃卡坡非常疼爱“野猪”少年足球队的队员。(互联网)

埃卡坡就像一名大哥一样,履行了他对少年足球员父母们所做出的承诺,通过教导少年们打坐节约体能、并告诫他们只能喝洞壁上的渗水,不能喝浑浊的积水,同时还将有限的粮食和干净的食水全部分给他们保命、导致自己营养不良身体最为虚弱。他也教导少年们节省电力轮流打开手电筒,才不至于在黑暗中产生恐惧。

20180711-coach weakest.jpg
埃卡坡与12名少年被困时,将有限的粮食和干净的食水全部分给他们保命、导致自己营养不良身体最为虚弱。(泰国海军海豹部队面簿)

埃卡坡的冷静与自我牺牲成功地让12名年龄介于11岁至16岁的少年球员在暗无天日的洞穴中生存了9天,直至英国潜水救援人员在7月2日找到他们。最终,所有的少年都被安全地送返父母身边。

深受感动的泰国网民认为埃卡坡几乎是神明的化身,是被派来帮助这群少年度过劫难的守护神。有网民为埃卡坡做了一张画:

20180711-Thai Coach meditating.jpg
(互联网)

洞穴中一名笑眯眯但因饥饿脸颊都凹进去的埃卡坡像一名僧侣入定打坐,他的怀里温柔地抱着12只笑眯眯、一点儿都没有受伤的“野猪”(少年足球员)。这张漫画在网上迅速传播开来。

少年的父母先“以德报怨”

其实,是孩子的父母们最先给埃卡坡写了封联名信。埃卡坡是在回信时作出了上述保证并致以歉意。

父母们在联名信中写道:

“教练Ake(大哥):
每名爸爸妈妈都想拜托教练Ake照顾好每一个人,教练Ake,请不要责怪自己。我们希望你放宽心。每名爸爸妈妈根本都没有生你的气,而且每个人都理解你、鼓励你。谢谢你照顾我们的儿子。教练Ake你和他们一起进去,那你一定要一起出来,带着他们安全地回来。”

没错。网上虽有负面评语指责埃卡坡过于鲁莽,明明看到立在洞口处的巨大警告牌上写着汛期时不要冒险入洞,却忽视警告依然带着12名少年入洞集训,结果遭遇暴雨水位急速上升被困于洞中差点丧命。然而,12名少年的父母却拒绝责怪这名助理教练。

其中一名孩子的母亲在接受泰国电视访问时说:

“如果他没有陪同孩子们一起去,我的孩子该怎么办?当他(埃卡坡)出来后,我们一定要治愈他的心,我最亲爱的Ake,我永远都不会责怪你。”

boy going into ambulance.jpg
救援人员将被救出的其中一名少年用担架移送到救护车上。(互联网)

出生于缅甸少数民族掸族的埃卡坡身边的好友与认识他的人都站出来维护他说:在不知道埃卡坡是个什么样的人,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就随意评论抨击他的人格,既不公平也不准确。

埃卡坡身世凄凉

美国CNN成功访到了埃卡坡的婶婶谭玛(Thamma Kantawong)。住在泰缅边境的美塞(Mae Sai)小镇的谭玛是埃卡坡目前仍在世的两名亲人之一,另一人是埃卡坡年迈的外婆。

grandma.jpg
埃卡坡与外婆合照。(埃卡坡婶婶提供)

谭玛在电视访谈中透露,埃卡坡身世凄凉。“他很小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父亲在他10岁那年也过世了。他唯一的弟弟,也在很小的时候离开人世。”

family.jpg
埃卡坡(中)与已故父母和弟弟的合照。(埃卡坡婶婶提供)

有澳洲媒体挖出埃卡坡的父亲和弟弟是死于当年的一场瘟疫,唯有埃卡坡侥幸存活了下来。

成为孤儿的埃卡坡先被送往远方亲戚的家,一直都是一名看上去“悲伤寂寞”的小男孩。

12岁那年,和泰国的其他孤儿一样,按照当地习俗,埃卡坡被送往清迈南奔(Lam Phun)的寺庙出家。南奔是泰国北部最小最古老的城市,距离清迈约20多公里。埃卡坡在庙里一呆就是10年。他也在寺庙里学会静心打坐,每次打坐都至少一小时以上。

Aunt of Eka01.png
埃卡坡的婶婶接受CNN访问。(CNN)

谭玛形容说,这10年或许是埃卡坡最辛苦的时期。他孤身一人在庙里,偶尔才有机会舟车劳累老远回一趟家看看外婆,很不容易。身为婶婶的她在这段期间见到埃卡坡的次数并不多。

22岁那年,埃卡坡为了照顾体弱多病的外婆,选择还俗回到美塞重塑自己的人生。虽然他不再是僧侣,却经常帮助小镇上的寺庙进行装修,居民也常看到他在寺庙内祈祷。后来他听说美塞Prasitsart中学组织了少年足球队,打算与周边省份打比赛,他就加入足球队成为助理教练,每星期为“野猪”少年足球队员安排日常培训行程。

group photo.jpg
埃卡坡早前与野猪少年足球队员合照。(主教练Nopparat摄)

谭玛还说,埃卡坡不是向“钱”看的人,他出任教练的工资其实很少,之所以全身心投入,是因为他真心喜爱这支少年足球队,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 她说:“他很爱这个足球队,去到哪里总会带上几个孩子,他们的父母也很信任他能照顾好他们的儿子。”

被问及埃卡坡会否会蓄意做出伤害少年的事时,谭玛直接推翻了这种“不可能”的想法。她说侄子是一个非常仁慈的人:“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人,很爱孩子,很照顾孩子。他很勤劳而且总是义务帮助他人。他说话的用词都非常有礼貌,任何人见到他都会喜欢他的为人。 ”

cross  section of cave.png
睡美人洞剖面图。(海峡时报制图)

队员、教练、住持、好友力挺埃卡坡

少年队较年长的队员也告诉CNN,埃卡坡教练经常牺牲自己的私人时间来给成员们筹办活动。17岁的Kae-Hae Lahuna说:“Ake教练是那种很爱每个孩子的男人。我们练习结束后,他一定会护送那些年纪小的队员回家,确保他们安全到家。他把孩子们都照顾得很好,也很喜欢宠坏他们。”

少年队的其他教练也说,“野猪”队上上下下从事件发生后的第一天都齐心维护支持教练Ake。“当他出来后,一切还是一样的,我们一定支持他,什么都不会改变。”

少年队的37岁主教练Nopparat Kathawong告诉《华盛顿邮报》,事发当天他因为身体不适所以让埃卡坡代替他培训少年球员。埃卡坡也一直执行严格的培训计划,包括从球场出发骑脚踏车穿越美塞周边的山路。虽然他不清楚当天埃卡坡会带孩子们走那条路,不过他百分百信任埃卡坡。

Rescue.jpg
洞穴内的救援情况。(傅国维提供)

他说,埃卡坡为了帮助热爱足球的少年们在学业上也取得好成绩,还与他一起设计了一个奖励计划:凡是在课堂上取得好成绩的队员,就会获赠球衣球鞋或者其他踢足球所需的用品。

这还不止,埃卡坡甚至到处寻找赞助商来帮助这些想出人头地的少年足球员实现他们成为专业足球员的梦想,甚至找人开车接送球员们往返球场与住家。

training.jpg
野猪队培训情况。(CNN)

“他真的全身心付出。如果要他放弃任何一只‘野猪’,他宁可丢弃性命。他就是这样的人。”

同为少年足球队队员的Queue和Kaan告诉美国广播公司ABC说,他们当天临时有事,所以没有与大队一起去探险,但他们随时随地都会跟随教练进入洞穴,“因为我们信任他,敢于将性命交付给他。”

他们还说,教练Ake在进入山洞之前一定会好好告诫他们注意事项,同时鼓舞他们给予他们勇气。然后他们会带着食物、饮水和很多很多手电筒进入洞穴探险。有时候走着走着手电筒没电了周围一片漆黑,四处都是蝙蝠,教练就会教导他们冥思打坐,所以他们从来都不会恐惧害怕。

进入山洞的唯一目就是在走完2.5公里的洞穴后,在末端的洞壁上刻上自己的名字,证明自己已经完成了路程。Queue说他今年已经入洞四次了,每次都步行好几公里,对洞穴相当熟悉,但从来没有在雨季进去。这次是少年队首次在汛期入洞,当天也是一名队员的生日,队员们想给他一个惊喜所以入洞探险。

埃卡坡出家的寺庙的住持Prayuth Jetiyanukarn受访时说,“小埃一定在不断自责。”Prayuth听到所有人都被救出的好消息后强忍住泪水告诉记者:“太好了,我很高兴,不只为小埃高兴,也为所有队员高兴。全世界过去18天都在关注这件事,他们也与我们一起欢庆。虽然只有18天,感觉却像是经过了很多年。”

埃卡坡的一名好友Joy Khampai则告诉澳洲媒体:“他(埃卡坡)不喝酒不抽烟。他是那种会照看自己并教导孩子们同样照顾好自己的人。”

他还透露,埃卡坡其实是无国籍青年,许多就读于美塞Prasitsart中学的学生也同样是无国籍的少数民族。和埃卡坡一起受困的12名少年当中,就有三人无国籍。

found.JPG
少年们被发现时,体温都有点低。(路透社)

其中一人就是第一天被英国潜水救援人员发现后,以流利的英语和英国潜水员对话的阿杜(Adul Sam-on)。14岁的阿杜6岁就被父母从缅甸抱往泰国美塞的一个教会,将他寄养在那里,以便让他可以上学识字。

天质聪颖的阿杜自学成才,精通英语、泰语、缅甸语、华语和佤族语。他朴实的双亲在得知孩子被困于洞中后,给阿杜递去的字条写着:

“你在出洞后,一定要好好答谢每一名救援人员。”

少年们被发现后也写出了多封“家书”:

letters to parents.png
家书。(泰国海军海豹部队面簿)

“请不要为我们担心。我们都很健康也很强壮。我们出去后有很多想吃的食物。我们要直接回家。我们也恳求老师不要给我们太多功课。”

“妈妈您还好吗?我一切都好,帮我向老师问好,爱您。”

“爸爸妈妈,我只是离开了2个星期而已,不用担心我,我会赶紧出来帮你们看店。”

“如果我出洞了,请爸爸妈妈带我去吃烤鸡。”

一张张写在黄色信纸上的“家书”、言语真挚感人,牵动了泰国人民的心、也打动了所有的救援人员和全世界人民的心。从以下网民画的漫画,就能看出这次事件,集结了多少国家的救援人员,齐心协力将孩子们救出。

cartoon.jpg
白象:清莱府首长纳隆萨;野猪:少年队成员和教练;白马:所有参与行动的英雄——白马骑士;海豹:当然是泰国泰国海军海豹部队;青蛙:世界级蛙人;狮子:英国救援队;袋鼠:澳洲救援队;熊猫:中国救援队;白鹤:日本救援队。驼鹿:瑞典救援队;棕色大象:老挝救援队;狗狗:K9搜寻队;燕子:地理学家小组;龙:抽水与钻地队伍;老鹰:美国救援队;钢铁侠:伊隆·马斯克;鸟儿:媒体;乌鸦:网上酸民。(SISIDEA)

埃卡坡困在山洞时,也给婶婶和外婆写了一封简短的“家书”:

“致:婶婶与外婆

我很好,请不要过于为我担心。照顾好你们自己。婶婶,请转告外婆,让她做好蔬菜酱和猪皮。一旦我出去了,我就会回去吃。爱你们。”

心中有大爱的人、心中有善念的人,全世界都会为他们祈福。埃卡坡和少年们的父母以身作则,教会了我们将功赎过、以德报怨、善有善报的真谛。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