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中国的这群人徒步走遍新加坡 全程225公里只为追夕阳

更新:
2018年07月05日 21:11
走透透
马宁一行人在兀兰Waterfront Park防波提边上看夕阳的合影。(联合早报)

新加坡走透透。

有一群来自中国的新移民在微信上“相会”,花了15个星期六,绕着新加坡环岛走了一圈,只为了追逐岛上美丽的夕阳景色。

这么一走,还真的将新加坡走了个透,成了新移民当中的“新加坡通”。

一切源于一个微信群

发起这个微信群——“新加坡走透透”的,就是20多年前远渡重洋,和丈夫带着7岁儿子从中国举家移民到新加坡的马宁。

如今27岁的儿子也已结婚生子组建自己的小家庭,今年50多岁的马宁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趋于平淡,时间也凭空多出许多。她也忽然意识到时间不应该只放在家里,而是应该多接触外面的世界,于是在2015年底建立起上述微信群。顾名思义,就是想要结交志同道合的好友,一同走遍新加坡。

起初,只有马宁夫妇以及她的四名好友相约在麦里芝蓄水池旁徒步,他们每次一走就是11公里。

2016年2月27日,当成员增至20多人时,马宁开始落实每周六下午4点开始徒步将新加坡走透透的计划。

花15个星期六完走完225公里

20180705singapore-map1.jpg

他们以东海岸为起点,以逆时针的方向开始先往东走:

20180705东海岸.jpg
东海岸公园的日出。(联合早报)

经过樟宜机场:

20180705樟宜机场.png
(联合早报)

还登上了乌敏岛:

20180705乌敏岛合影.jpg
马宁一行人在乌敏岛的合影。(联合早报)

以及科尼岛:

20180705ConeyIsland43.jpg
(互联网)

接着他们开始向西行,途经实里达蓄水池下段:

20180705实里达蓄水池.jpg
(互联网)

兀兰关卡:

20180705woodlandsCheckPoint.jpg
(互联网)

双溪布洛湿地:

20180705双溪布洛湿地.jpg
(互联网)

再往南,经过林厝港路:

20180705limchukangRoad.jpg
(互联网)

走过裕华园:

20180705裕华园.jpg
(互联网)

西海岸:

20180705西海岸公园.jpg
(互联网)

再来到圣淘沙:

20180705sentosa.jpg
(互联网)

最终在6月4日又回到了原点:东海岸。

整整15个星期六,他们完成了225公里的环岛之旅。徒步锻炼让团员的步伐变得稳健,一条运动裤、一个小背囊,甚至没有目的地就可以迈开脚步行走。

马宁最开心的,就是有一群朋友陪着她走。她笑说:“我们几乎是把新加坡能走的地方都走了一遍。”

随着朋友的口耳相传,这个群体如今已扩大至约40名成员。他们当中有来自中国四川、也有来自中国上海的,大部分年龄都在50岁以上。相仿的年纪加上移民背景,让他们在结伴健身的同时,也找到了“家”的感觉。

马宁说:“有了固定的朋友一起徒步,团员的关系更加密切,既开心又能锻炼,而且有了一种归属感。”

一路上最大的收获:夕阳

环岛之前,马宁对新加坡的样貌只停留于表面,并没有很深刻的了解。然而,当徒步踏遍整个花园城市后,马宁渐渐从朦胧的印象中找到了真实、动人的本地景观。

最令她和团员倾倒的,非新加坡夕阳景色莫属。她昵称这个“走透透”的黄金年华群体,都是“追夕阳的人”。

马宁告诉《联合早报》记者:“乌敏岛我们走过三次,在矿湖旁,看到夕阳落下。哪怕是在同一个地方,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光线,看到的夕阳都是完全不同的。”

2018-07-05.jpg
乌敏岛的夕阳。(互联网)

负责规划路线的其中一名团员是从事软件工作的曹建渠。他坦承,自己设计的环岛路线基本上都是围绕着追夕阳而设,所以会尽量选择靠海的路线。选择在下午4点启程,也是因为那时太阳刚开始下山,在这个时间段徒步不仅清爽,也更容易捕捉到看夕阳的时机。

曹建渠补充说:“看到不同的夕阳,心境也很不一样,那感觉我说不出来。”

由于工作关系,曹建渠平时很少有机会运动,导致他经常膝盖痛,身体虚弱。12年前,他走一至两公里便会感觉累,但自从加入了这个“新加坡走透透”徒步团后,现在一个下午徒步完成15公里也没有问题。他笑说:“快到退休年龄了,所以须要靠徒步来保持健康,让自己少住院,少生病。”

群里的另一名团员卢剑也称,自从徒步以后,不走路反而会让他不舒服。“我们的徒步风格其实就是随性,有这么多人一起聊天,一起行走,才能快乐起来,健康起来。”

随性地夜探特金会会场

别以为走完新加坡环岛徒步行,这个群体又回到麦里芝蓄水池徒步。

非也。他们现在会跟着时事走,像特金会在6月12日于新加坡召开后,马宁与团员就在6月16日晚上,徒步到圣淘沙的嘉佩乐酒店去参观电视上所看到的,那个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碰面握手,缔造了历史的现场。

2018-07-05 酒店.jpg
具有英殖民地庄园风格的嘉佩乐酒店大门。(欧洲新闻社)

要不是特金会,马宁也不会知道新加坡圣淘沙岛上有一个嘉佩乐酒店。当时最让她感到好奇的是,“为什么要选在这里?”

这个疑问让团员们倍感兴奋。

冲着这个“谜团”,他们6月16日晚上8点左右,就在圣淘沙岛上沿着一条约100米长的小坡道往酒店走。一路上几乎没有路灯,漆黑一片,只看到两旁一栋栋度假屋,好像随时都会蹦出间谍那样,非常刺激。

20180705握手1.jpg
金正恩(左)与特朗普走向彼此,缔造了特金会握手的历史性一幕。(联合早报)

抵达目的地看到那个在电视上所看到的,具有英殖民地庄园风格的酒店大门时,他们都开兴兴奋地“扮演历史片段”,站在大门前互相握手,重现特金历史会晤的那一刻。大家心里都有种见证历史的感动。

团员王正安回忆说:“生活因此有了一些刺激感、新鲜感,这是很难得的。”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

“新加坡走透透”的这个大家庭里,大部分团员都已经步入知天命之年,这两年多的徒步生涯,更让他们走上了“知狮城之行”。新移民对这个岛国的热爱与认识,看来一点都不输给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