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捷运发生恐慌事件 犹如《尸速列车》电影情节

更新:
2018年07月05日 16:01
Taipei MRT 20180704
台北捷运发生民众恐慌事件,现场满目疮痍。(中时电子报)

“凶手“是一只老鼠。

台北捷运向来以方便、干净而闻名,堪称世界一流的捷运系统,其精准的效率更让新加坡地铁公司SMRT数度前去取经。然而,7月4日早上9点的尖峰出行时段,北捷淡水信义线一列从大安站开往象山站方向的列车突然引爆大恐慌。

20180704-mouse in train.jpg
民众惊慌逃窜时,包包、鞋子四处散落在车厢内。(中时电子报)

民众尖叫、相互推挤踩踏,700名乘客发疯似的往第一节车厢逃窜,包包、鞋子四处散落,乘客手上的饮料也被打翻,弄得现场满目疮痍,更有两名乘客因推挤而受伤,场景恍如韩国电影《尸速列车》(Train To Busan,新加坡译为《釜山行》)般惊悚。

上一次北捷发生大规模恐慌,得追溯到2014年轰动台湾社会的郑捷事件。当时北捷板南线的列车上,年仅21岁的犯人郑捷,突然在行驶途中掏出两把利刃,朝素不相识的乘客们疯狂砍杀。

列车上的乘客当时多在补眠或滑手机,等到数人血溅当场后民众才惊觉危险到来,开始惊恐逃窜。郑捷一路砍杀到该列车第二节后才罢手,捷运停靠后被乘客与站务员联手制伏,但已造成4死24伤的惨重伤亡。

所以这次是怎么回事?是僵尸疫情爆发?还是又有连环杀人魔出没?

“凶手”,是一只老鼠。

mouse.gif

没错,就是一只老鼠。事情发生得太快,所以没有录影画面佐证,但从乘客们后来的口述,不难拼凑出事情的原貌。

捷运局后来调阅监视器,发现老鼠是从大安森林公园站闯入。

鼠兄在忙碌的人群中钻啊钻啊,愣头愣脑地便进了捷运车厢。车上的人们或睡或看手机,谁都没发现有个不速之客混了进来,直到老鼠蹭到了某位女乘客的脚。女乘客低头一看,便高分贝尖叫起来,一边还往后一缩,撞到了后面的乘客。

20180704-mouse.jpg
乘客惊慌逃跑时,很多人的鞋子都被挤掉了。(互联网)

被撞到的倒霉鬼还弄不清是么回事,便惨叫一声,往旁一跌,又撞到了另一名乘客。尖叫声和推挤迅速传染扩散到周边其他人。站在较远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人群拼命地往自己这边挤,只得随着人潮往后退,最终导致了700人全面崩溃的场景。

整件事其实相当搞笑,没想到瘫痪北捷根本不需要什么恐怖份子,只要一只老鼠就够了,也因此被网民戏称为《尸鼠列车》,老鼠的威力堪比丧尸,战斗力超强!

Train to Busan.jpg
电影《尸速列车》里民众被丧尸围剿时,失去理智惊慌窜逃的情景。(互联网)

台北捷则表示,因部分车站紧邻易滋生鼠患的餐饮店,每个月都会捕获3到5只老鼠。

为防堵老鼠入侵车站,厂商都会定期在车站内摆放灭鼠器具及进行物理性防堵。其实这笔帐算在捷运局头上也不公道,老鼠本来就是顽强又无孔不入的动物。该怪的,应该是率先像白痴那样起哄的那几名乘客,不过就是老鼠嘛,少见多怪。

本次恐慌事件,可以视为郑捷杀人事件的余波荡漾。虽然已事过境迁,郑捷也被枪毙,但随机凶杀案的伤痛已经深深烙印在台湾社会中。谁能想到在一向治安良好、人民友善的台北,搭车的途中竟然会惨遭不测呢?

这次的《尸鼠列车》,乘客们群起尖叫的那一刹那,肯定是联想起了四年前的惨剧,所以恐惧才会如病毒般蔓延,迅速散播至全车。

2014 zheng jie.jpg
2014年的郑捷杀人案,不但震惊社会,也为台湾带来深远创痛。(光华日报)

《尸鼠列车》其实也反映了台湾民众对于恐怖攻击仍欠缺应对能力,在发生危机时,盲目地逃窜、尖叫反倒更加危险,因为恐惧造成的推挤与踩踏只会造成更多伤亡。当初郑捷停止砍杀的原因,便是一群乘客冷静了下来,联合用雨伞组成阵型阻止他推进,否则郑捷如果能趁势追杀,伤亡人数恐怕不只如此。

就这点看来, SMRT地铁倒是做得比北捷好。每天不厌其烦地播报着:

“如果您发现有任何形迹可疑的人物或任何遗留在车厢内的可疑物品,请通知我们的职员,或按车门旁边的紧急按钮与我们通话……”

如果这只老鼠是出现在新加坡地铁上的话,被重复灌输反恐意识的新加坡人大概不至于惊恐乱窜,而是抱怨和咒骂几句,然后下车后马上跟相关部门投诉。

这也挺好的,不是吗?不管是鼠辈还是恐怖份子,要在新加坡横行,可没那么容易。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