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一:如果陆交局放宽条例 oBike肯定会继续运作

更新:
2018年10月26日 16:58
石一
oBike创始投资人兼董事长石一。(联合早报)

好一个乾坤大挪移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共享脚踏车oBike背后的创始人石一终于浮出水面说话了。

他一开口就称:如果陆路交通管理局将条例放宽,那oBike肯定还会继续在本地运作。

言下之意,就是指oBike会落入目前的困境,与政府过于严格的管制不无关系。要不是陆交局推出各种各样的新条规,oBike的这场共享经济战役,恐怕不会以今天的这种结局收场。

合规成本太高 因此选择退出

今年5月,路交局对外宣布,共享脚踏车企业必须在7月7日之前申请执照,否则将不能继续在新加坡运营。无执照经营业者将可能被罚最高1万元、监禁六个月或两者兼施。

石一昨天在接受《联合早报》电访时透露,公司之所以决定停业,主要是因为没有信心能符合申请执照所必须满足的条件与资金。因为如果在陆交局的新条例继续经营下去,每年就必须支付超过1000万元的营运开支,包括新添加的执照费、营运成本、脚踏车修理费等。

另一方面,石一也向《海峡时报》透露,oBike自身的融资能力其实并不如其他同行竞争者那么厚实,所以oBike很难再继续经营下去。

据《海峡时报》报道,oBike近期最大的融资是在2017年8月,一共筹到4500万美元(约6150万新元),主要投资者是本区域共享私召车巨头Grab集团。

今年3月,oBike的其中一个强劲对手ofo得到电商巨头阿里巴巴注资8.66亿美元(约11.83亿新元)。到了4月,另一个对手Mobike(摩拜)再创融资高峰,被中国外卖团购网站美团点评收购后成功融资27亿美元(约36.89亿新元)。相比之下,oBike通过融资得来的4500万美元就显得像“零钱”那么微不足道。

因此石一坦承:“从经济角度来看,合规的成本太高了,公司无法盈利,唯一的做法就是止损。” 他口中在陆交局新条例下新增的那1000多万元支出,是这样计算出来的:

执照费+保证金:目前oBike在本地有大约7万辆脚踏车,比早前媒体所报道的至少1万5000辆脚踏车多出许多。在新条例下,​每辆脚踏车必须支付60元执照费和保证金,一年算下来就需要增加420万新元支出。

营运成本:陆交局的新规定也限制每辆脚踏车重量不能超过20公斤。oBike脚踏车是本地共享脚踏车当中最重的,直接不达标。但如果要更换整个车队,就必须投入一笔庞大的费用,若以每辆脚踏车50元成本来估算,就需要350万新元左右。在石一看来,这不是个实际的做法。

这还不止,在新条例下,公司每个月还必须花约10万新元请人将乱停放的oBike脚踏车移走,一年下来就需要120万。如果没有及时移走,就会被陆交局罚款。

脚踏车维修费:虽然石一没有进一步说明这项费用有多少,但他告诉《海峡时报》,去年公司蒙受了425万新元的亏损,主要是因为采购新脚踏车的费用、维修费以及人力成本过高所致。

石一还透露说:“早在今年三月,公司的资金问题就遇到了瓶颈,当时我们已经主动寻求买家来接手我们的生意。”

不难看出,在本地共享经济的烧钱大战中,oBike把钱烧光了,不幸成为了第一位被淘汰的参赛选手。

石一:无法取回押金的只有约10多万人

共享经济模式,让商家通过押金圈钱的方式快速筹集资金,有效解决了企业资金短缺问题。然而,一旦企业倒闭,首当其冲的自然就是那些掏钱作为押金的顾客。去年底在中国就发生过类似的案例

根据过去一星期主流媒体的报道,石一早前曾对外宣称,本地的oBike脚踏车用户总人数超过100万人。

让人意外的是,石一昨天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却声称,目前无法取回押金的新加坡用户只有约10多万人,而且当中有不少用户支付的是19元的学生配套,因此公司拖欠的押金总额是460万美元(约630万新元)。

这就奇怪了,难道只有10%的用户拿不回押金?还是说,90%的人都如此大方,不想退押金拿回血汗钱?

不过,石一称已向其他股东寻求解决方案,并承诺:“无论如何,只要有用户想取回押金,我们就会尽力偿还,最坏的打算就是,我愿意用我的股份承担这笔费用。”

石一所说的股份,指的就是他手头上所拥有的oBike Global约23%股份,总值100多万美元(约136万新元)。不过,即使他变卖了所有股份,也依然归还不了拖欠的630万新元押金,要是其他股东也不肯伸出援手,那用户们要拿回49元押金就难上加难了。

拖欠至少12万新元的罚金

20180703Obike.jpg
市镇理事会请员工清理oBike。(新明日报)

据了解,oBike过去因用户乱停放脚踏车及没在指定时间内移走脚踏车等,被本地至少四个市镇理事会开出数百张罚单,所拖欠的罚款金额至少12万新元。

针对这些罚款,石一告诉《海峡时报》,oBike无法按照陆交局早前要求,在7月4日前移走公共场所的所有oBike脚踏车,但会尽量在本周结束前做到。

石一也通过电邮告诉《亚洲新闻台》,他希望陆交局不要在这个时期对oBike施加罚款,因为他们“目前最关注的就是将押金退还给用户”。他补充说:“任何(我们必须承担)额外成本,都将影响我们可供退回给顾客的金额。”

一招乾坤大挪移,又巧妙地将球踢回给陆交局。这回就看陆交局如何在不成为那些拿不回押金的用户眼中的恶人的前提下,将这个球打回去。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