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上调车资也无法让SMRT转亏为盈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40
SMRT train
SMRT地铁公司30年来首度出现赤字,亏损8600万新元。

又要涨价了?

毫无意外。

去年故障频频发生、受伪造维修记录丑闻缠身、走了首席发言人又换了总裁的SMRT地铁公司,去年财政业绩蒙受了巨额亏损。

意外的是:

这是SMRT自1987年成立以来首度出现赤字,共亏损8600万新元,约相等于承办五个“特金会”的总开销。

这也是SMRT在2016年被淡马锡控股以12亿新元收购为独资子公司私有化后,所发布的第二份地铁业绩与运营报告。上一份报告显示,税后盈利依然有2600万新元。在私有化之前,税后盈利则是8100万新元。

20180702-SMRT P&L.jpg
(联合早报)

换句话说,在短短两年内,SMRT从8100万新元的盈利,转变为8600万新元的亏损,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原因何在?

一、地铁维修开销暴涨

解释:地铁故障频频,是因为列车信号系统早已“超时工作”,轨道的零件也已老旧,必须更换系统与零件来确保系统正常运作。这样才能将去年每行驶30万公里就出现一起延误超过5分钟事故的频率,在今年减低为每行驶超过70万公里才发生一起延误事故。

二、地铁乘客量下降2%

解释:私召车服务的普及、南北线与东西线延误事故层出不穷导致乘客满意度有所下降,加上新捷运运营的滨海市区线去年10月全面通车,都直接或间接促使一些乘客减少搭乘SMRT的地铁线路。SMRT自去年底开始实行地铁“早关迟开”的安排后,也影响了车资收入。此外,在受影响的路段安排接驳巴士服务也增加了运营成本。

三、车资下调导致收入下降6%

解释:地铁车资去年底下调,让早上班的乘客能享有优惠,加上乘客量下降2%,导致收入从上个财政年的7亿9100万新元,下跌至7亿4300万新元,跌幅达4800万新元。

收入减少,开销增大,直接带来赤字。不过到目前为止,谁也说不准,SMRT这个烫手山芋在私有化之前财务报表上的高额盈利,是不是通过调低应有的维修开支而变相“换来”的?现在的赤字很可能只是“还原”了实际的情况。

地铁维修开销有多庞大?

据《联合早报》报道,在截至今年3月底的2018财政年里,地铁总运营开支因维修开销增加提高了6.75%,达8亿3800万新元。《海峡时报》也报道说,在上个财政年,地铁总运营开支是7亿8500万新元。将两者加以对比就能看出,地铁的维修开销很可能在一年内增加了5300万新元。

20180702-SMRT rail maintenance.jpg
地铁东西线与南北线的19个地铁站于2017年12月10日全天停止地铁服务,期间有多达160名工程师和技术人员展开东西线信号系统提升工程,以及各项系统更新与维修工作,包括更换轨道电路和其他部件。(联合早报)

SMRT也对媒体说,目前他们向乘客所收取的每一块钱,有超过一半是用来支付系统维修费,“这包括维修人员的人力成本、维修零件与材料费、地铁资产折旧费以及其他与地铁维修相关的运营开支。”

维修开支增幅太大 调高车资也无法使SMRT转亏为盈

本地著名的公共交通学者——新跃社科大学经济系高级讲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接受《早报》访问时说:“即使接下来车资如预期般上调,几个百分点的涨幅也无法使SMRT转亏为盈,因为维修开支增幅实在太大了。政府或得提供运作津贴,或为维修开支提供补贴。”

与此同时,特斯拉博士也告诉《海峡时报》:“对一个公共交通公司而言,除了增加车资以外,就没有其他可增加收入的途径了。然而,乘客量并不是他们(地铁公司)能直接影响的,所以我认为,如果这个亏损持续下去,我们很可能需要政府提供津贴来确保整个地铁系统能运作下去。”

20180702-SMRT file photo.jpg
(海峡时报)

学者的说法可以解读为:

一、车资会如期上调超过“几个百分点”,甚至更大幅度;
二、车资会如期上调,但政府也必须同时介入提供津贴或补贴。

无论如何,车资上调已经不再是“暗示”或“明示”,而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关键只是什么时候开始上调,上调多少,才能弥补这个巨大的“赤字破洞”。

政府去年才宣布将分两次调高水费30%,去年7月上调15%,今年7月1日再上调15%。此外,今年第三季度的电费也平均上涨了6.9%,对此,公众已纷纷高喊“吃不消”,如果在这个敏感时期又上调地铁车资,估计很多人不止要少冲凉少喝水少用电,还要少出门,然后躲在家里上网找“对象”出气。这些“对象”是谁,大家心知肚明。

从四大主流媒体的这则新闻面簿贴文的最受欢迎留言就可看出网民的普遍心声。

《海峡时报》的读者直接“喊道”:“喂,这是一家提供公共交通服务的公司啊!!它不应该只关注于创造盈利!它的宗旨应该是为我们提供无缝接轨而且可靠的地铁系统!!!”

《联合早报》的读者警告说,别什么都往“钱”看,否则“强调金钱主义,迟早赢了金钱输了政权”。

《亚洲新闻台》的网民则以调侃的语气说:“自己故障,然后缩短运营时间(包括周末),说需要更多时间来开展维修工程,现在却自己抱怨说乘客量下降。地铁的车厢在尖峰时段还是挤得像沙丁鱼一样,需要坐地铁的人还是会坐地铁。自己关店却说没有顾客。好笑。”

《8频道新闻》的网民则直接点出:又有藉口涨价了。

红蚂蚁在咬完一堆网民愤怒甚至不客气不理智地谩骂一番的留言后发现,其实很多网民关心的是地铁公司在运作上能不能更加积极与透明化。如果上调车资势在必行,就请清清楚楚告知乘客,增加的收入要用在哪些方面?与此同时,地铁公司的高层能不能也像马来西亚新内阁那样采取一些实际行动,例如减薪或取消税收来安抚民心?

虽然SMRT已经私营化,但所提供的毕竟是公共交通服务,如果SMRT能拿出诚意,证明目前的阵痛能催生出更健全的系统以及更惠民的地铁服务,试问,又有谁会不愿意与SMRT一起挺过来呢?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