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价调涨的同一天,英兰妮发文驳斥当街被骂传闻

更新:
2018年07月02日 17:53
英兰妮向建国一代派发礼包
图为英兰妮在2015年东陵—经禧区的一场活动中,向建国一代居民们派发迷你发糕和礼包。(联合早报)

两面故事。

我国水价昨天(7月1日)起又涨了。加上去年同期的调涨,国人一共需要承担30%的水费涨幅。

红蚂蚁体积小用水少,加上有节水意识,还可以和其他居住在一或二房式组屋的家庭享有从一年260元调高到380元的水电费回扣(GST Voucher U-Save),因此不受水费增长的影响。

不过每月用水超过40立方米(4万升)的家庭就没那么幸运了,水费、耗水税和污水处理费左加右加,用得越多,价格越高。

20180702_water_hike.png
(公用事业局网站截图)

财长王瑞杰在去年财政预算案宣布调水价消息时曾表示,75%的企业每月须缴付的水费增加不超过25元,而75%的家庭用户每月水费增幅则将低于18元。

但25元和18元都是钱,麦当劳还能吃两餐。面对近年来节节上升的各类日常开支,民众怨气可不少。水不能不用,气不能不出。那找谁出气?政府官员免不了。

部长当街被呛声

就在涨水价的同一天,社交媒体流传,总理公署部长、财政部兼教育部第二部长英兰妮在昨早走访中峇鲁巴刹与小贩中心时,被市民不留情面地呛声。

这则私人贴文描述,担任丹戎巴葛集选区议员的英兰妮走向一对正在吃午饭的年长夫妇,向他们介绍自己是部长和国会议员,试图和他们聊天。

民众见到议员时,一般是什么反应?红蚂蚁见过的,不外乎以下几种情况:

  • 冷漠些的会礼貌点头致意;
  • 热情些的会和议员握手,寒暄两句;
  • 更疯狂的会抢着拍照,和议员闲话家常或抱怨民生,还要请议员吃饭。

当然啦,也有被打的,但那是极个别的。结果英兰妮遇到的是“不走寻常路”的市民。

“那位先生坚定地坐着,呛声‘我不在乎你是谁,我不想在吃饭时被打扰。’”

根据网友的说法,英兰妮接着询问老夫妇是新加坡人还是马来西亚人。老先生再次坚定地回复:“我是土生土长纯正新加坡人,我在深思从今天起实行的第二阶段15%水费涨价和电费升6.9%的事。”

英兰妮随后在围观群众注视中讪讪离开。

英兰妮面簿发文澄清

如果事件属实,那么这位先生相当关心时事民生,连水电费的升幅也能精准到小数点后一位,让红蚂蚁自愧不如。

而事件的另一位当事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当街被呛声,堂堂部长真是连颜面都挂不住。

那么这件事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英兰妮昨天傍晚在面簿发文,从她的角度澄清事件经过。

红蚂蚁将事件过程归纳为以下几点:

  • 英兰妮确实在街访时见到一对年长夫妇;
  • 妻子对英兰妮友善,但丈夫表示希望不被打扰,因此没有机会继续对话;
  • 英兰妮尊重对方决定,笑着继续其他行程;
  • 流传贴文所提及的对话根本不存在;

英兰妮也表示,在中峇鲁巴刹小贩中心用餐的食客不仅来自邻里,还有很多人来自全岛各地,甚至是从外国远道而来,因此她习惯询问对方来自哪里,以建立起对对方的了解。

阅读英兰妮的回应,仿佛盔甲和刺猬毛都竖起来了,好有女大状的架势。她在文章最后还加了句:“我已经学会了不受网络上的流言蜚语影响。”

双方各执一词

目前这件事没有其他的证人和现场视频,仍处于各执一词的状态。但文中提及的水价上涨,的确是国民近来关注热点。也难怪当那则贴文第一时间流传时,网民都给“老先生抱怨水价高涨”的讲话内容吸引了,也很快就产生共鸣,甚至拍手叫好。

30%涨价,肯定加重中低收入家庭来的负担,但如果这样真能提醒民众更有意识地节约用水,那也只能无奈接受政府安排了,特别是最近邻国回锅首相马哈迪三番四次在新马水供协定上说事。在水问题上求人不如求己,一是不断提升新生水厂和海水淡化厂的产量,二是国人要有意识节约用水。

英部长是学法律出身的,她如果认为自己受到“假新闻”拖累而引来负面影响,不妨考虑提告贴文作者。反正因私人面簿贴文内容被告,在本地也不是头一遭了。英部长没有这么做,看来是认为这只属于“茶水里的风波”。

但话说回来,不管民众与部长的对话存不存在,部分民众因水价电价调高而感“压力山大”,这份焦虑确确实实是存在的。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