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ike突然在本地“归零” 其实早就有迹可循

更新:
2018年06月27日 19:44
Abandoned oBike
昨天oBike清盘的消息宣布后,许多oBike的脚踏车都被遗弃在路旁,车身还贴有陆交局的通告,要求业者清除脚踏车。(联合早报)

49元押金打水漂了。

由中国年轻企业家石一创办,却打着“新加坡品牌“旗帜的共享脚踏车服务oBike一夜间变成Oh Bye(再见,再也不见),许多拿不回49元押金的新加坡用户突然意识到:哎呀,被骗了。

20180627-Shi Yi.jpeg
oBike的创始人石一(29岁)。(互联网)

从本周一(25日)无预警退出新加坡到隔天宣布清盘,今早中英文报章的头条都在提醒大家:想拿回oBike押金?估计没戏。

退还押金的功能消失了

红蚂蚁的邻居红蟑螂打听到的小道消息也显示,周一有不少用户仍可以通过oBike应用程序申请退还押金,但到了今天,许多用户根本没法提交申请,就连退还押金的功能也从oBike手机应用上消失了。与此同时,许多马来西亚用户也赫然发现,他们手机上的oBike退还押金功能也消失了。

OCN-Cannot refund.jpg
用oBike推出的″oCoin″,简称OCN的数字加密货币进行消费的用户发现,手机上的“退还余额”功能完全消失了,只能充值或消费。(联合早报)

网上也有消息称,通过旧款的oBike手机应用还可以提出退押金申请,于是大伙儿又忙着下载旧版应用,希望能至少有证据显示自己曾提出退押金申请,向oBike索赔。但问题是,即使成功提交退押金申请,也不保证一定能拿回押金。

末端消费者是最后才能获赔偿的人

《联合早报》和《海峡时报》所访问的法律专家都异口同声指出,oBike的末端消费者属于无担保债权人(unsecured creditors),一旦公司面临清盘,无担保债权人是最后几个能获得赔偿的人。

这与2016年突然在本地宣布清盘的连锁健身中心California Fitness的情况类似。当时每名受害者所预付的金额都非常可观,红蚂蚁的好朋友粉甲虫在California Fitness就预付了将近9000元健身费。结果以为没戏了,等了一年多后,突然收到一半预付金额的退款,简直比中马票还开心。

本地媒体昨天报道,oBike早前曾表示,它的用户超过100万人。数学好的网友很快就算出这笔“受骗”金额将近5000万新元。

“一百万人乘以50元,等于5000万元……如此高回报率,比金字塔传销还好赚……

有网友不甘心押金被骗,于是想到:

“看来是时候将我的‘押金’也清盘一下,用脚踏车来抵销。”

拥有同样想法、认为oBike“很不负责任,不能接受”,正在气头上的oBike用户比比皆是,都在盘算“如果拿不回钱,就扣留一辆脚踏车,比什么都拿不回来得好”。

20180627-oBikes HDB.jpg
停放在组屋楼下的 oBike脚踏车。(互联网)

不过,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刘永宏告诉《联合早报》,从严格的司法角度来看,用户留住脚踏车,作为取不回押金的“保障”,这是不被允许的。因为公司可以起诉用户“偷取”脚踏车,不过在oBike无法退还押金的情况下,它应该不太可能会这么做。

红蚂蚁认为,即使这个方法最终行得通,oBike旗下也只有1万多辆脚踏车,根本不够“瓜分”。

网民发起签署请愿书讨回押金

昨天截至下午4时,消费者协会接到的oBike求助个案已多达260多个。今天,在网上发起的签署请愿书行动,已得到超过4600人签名。

Change.org - Get refund from oBike.png
(Change.org)

发起请愿书的Harwinder Singh也将陆路交通管理局给他的答复贴出来(如下)。内容基本上是建议他直接向消费者协会求助。看好了,他5月6日就向陆交局投诉,到现在还没拿回押金。

LTA response.png
Harwinder Singh刊登的陆路交通管理局答复。(Change.org)

Harwinder Singh也补充说,他在今年初曾为了另一起纠纷找上消协,结果得到的回复是将纠纷转到小额赔偿庭处理,因为消协不具司法权限。他个人的建议是金额少于500元的案件就不要轻易通过小额赔偿庭来处理,因为过于耗时,费用也不低。

《海峡时报》访问的律师也给oBike用户支了个招,建议用户可以组织起来,一起找律师代表他们向oBike提出诉讼,至少能在oBike清盘过程中成为一把有力的声音。

不过该名律师也坦承,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律师费也不便宜,甚至比每人的49元押金还要高出许多。红蚂蚁看到这儿,真心觉得这名律师美其名在支招,其实是在招揽生意。相信不会有人采取这个途径。

oBike一年内亏损高达425万新元

会计与企业管制局(ACRA)的资料显示,oBike新加坡公司截至去年12月底的的财年,蒙受了425万2012元的亏损,营收为91万2668元。公司现有资产价值1126万元,但总负债却高达2271万元。换句话说,即使oBike将所有资产套现,还是得处理1145万元的债务。看来,这笔押金要讨回,只能等待奇迹出现。

向来安静的本地网红小海獭罗勃(Robert The Otter)这次也坐不住了,在网上直接将此事比喻为共享脚踏车的“世界末日袭击”,一辆辆着火的oBike从天而降,让整个新加坡都燃烧起怒火!

不过,oBike真的是无预警退出新加坡吗?

其实,很早就有很多蛛丝马迹显示oBike经营不当,只不过很多人都不相信个规模庞大,看起来资金雄厚的公司,会说倒就倒。现在回头看看oBike在新加坡走过的一年半时间,其实很多预警早已出现,只是当时我们都不太在意。

oBike 2017年至今的发展情况

2017年1月:oBike进军新加坡市场,成为本地第一家共享脚踏车服务运营商。来自中国的ofo和Mobike紧跟其后进入新加坡。随后三家本地公司Neuron Mobility、SG Bike和GBikes也来分一杯羹。

2017年8月:oBike在B轮融资中获得4500万美元(约6052万新元)注资,创下东南亚有史以来最高数额的B轮融资金额。

2017年12月:oBike被爆出因安全措施不到位,14个国家的用户资料在网上被盗取。

2017年12月:红蚂蚁撰文“中国已有六家倒闭 本地的共享单车还能玩多久?”提醒用户,以中国现象为戒,别让押金打水漂。

2018年1月:oBike与中国币圈老大波场TRON合伙推出″oCoin″,简称OCN的数字加密货币,让用户可以购买来消费。

Tron and oBike.png
(互联网)
oCoin.png
(石一推特截图)

2018年3月:许多人拍到oBike的脚踏车被乱丢在全岛各地,给人感觉公司内部管理差强人意。

20180627-Anyhow throw.jpg
oBike乱停车现象。(联合早报)
oBike-Anyhow Park.jpg
oBike停车乱象。(联合早报)

2018年3月:陆交局出台新政策要求共享脚踏车业者必须实施相应措施杜绝乱停车现象,脚踏车的数量也必须受到严格管控,符合条件的业者才能拿到营业执照,但必须在7月7日之前提出申请。

2018年4月:不少中国网民爆出,oBike的融资资金已耗尽,周转不灵,创始人石一转攻数字加密货币OCN,一下子就融资到4亿人民币(约8250万新元)。中国网民还称,据oBike另一名投资人透露,石一似乎对oBike不再上心,专攻他的数字加密货币。从OCN募集到的资金也没有用在oBike上,甚至还想将oBike的业务出售。

2018年6月初:oBike退出澳大利亚墨尔本市场,当地用户至今仍无法讨回69元澳币(约69元5角新币)的押金。当地用户也发现,退还押金的功能也从oBike手机应用上消失了。

2018年6月第二个星期:《联合早报》报道,超过70名本地用户在oBike面簿上以及向消协投诉,要求退还押金后等了三四个月仍未收到退款。

2018年6月25日:oBike宣布退出新加坡市场,理由是无法达到陆交局关于提供无车桩(dockless)共享脚踏车服务的条例要求。

2018年6月26日:oBike宣布清盘。

有专家指出,既然oBike有前科,去年底曾不小心在网上泄漏用户资料,在本地《个人资料保护法令》(PDPA)下,该公司在退出新加坡市场之前,就必须将所有用户资料删除,包括用户存在系统里的信用卡资料,否则将触犯新加坡法令。现在oBike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会不会狗急跳墙,谁也无法预测。

截稿前,红蚂蚁再咬了咬oBike创始人石一的面簿,所有的资料和帖文全被清除一空。oBike确实已经“O”(归零)了。

Shi Yi Facebook.png
(石一面簿截图)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