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议员公务停车费一年支付365元 网民疾呼不公平

更新:
2018年06月26日 20:41
Parliament House Underground Carpark
新加坡国会大厦地下停车场平日正常收费为每半小时1元2角4分。(海峡时报)

这条线真不好划清。

不会吧。

月薪过万的国会议员,每天的公务停车费用只须一块钱?为何教职员也是公务员就享受不到同等福利?

相信很多人今早看了这则新闻后都有同感。

本地主流媒体一早纷纷报道说,国会议员每年只需支付365元,就可以凭停车年票在进行公务时,将汽车停放在全岛任何一个建屋发展局的停车场和国会大厦内。不过停放在其他政府部门就必须另外支付停车费。

20180626-HDB Multistorey Carpark.jpg
建屋发展局的政府组屋多层停车场经常可见到豪华汽车停放在里面。(海峡时报)

一年365元即意味着,每天只需花一元,就可以解决大部分的停车费用。

网民很酸也很有创意

难怪有网民嘲讽道,原来我们的国会议员们都是穷苦人家,人民才是真正的富X代,所以政府才需要接济议员们的停车费用。

对此,建屋发展局发言人在《联合早报》上的解释如下:

由于议员没有在选区内的建屋局停车场全天停车停过夜,他们支付的停车费,是现有建屋局停车月票收费的约三分之一。

目前,建屋局管理的露天停车场针对非居民的月票是90元,一年相等于1080元。为了方便议员们执行职务,只要他们支付停车年票,就可以在全岛任何建屋局的停车场停车。建屋局也强调,议员支付的停车年票,刚刚在前年从260元上调至365元。

这就是典型的越描越黑,不解释还好,一解释立即撬开“一整罐虫子”(a can of worms),让网民们看了忍不住吐槽,纷纷为教职员打抱不平。

有网民指出,建屋局的这种解释简直是在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教师也没有停过夜但是审计署和教育部都坚持他们必须按市场月票价格来支付校内停车费。有些学校的园区很大,教师在上下课时必须开车穿梭于不同的大楼,因为校内没有提供其他交通工具。现在还有军人在军营享有免费停车。这根本无法起到以身作则的效应,反而让公众认为是一种不公平的歧视。对了,议员们拿的薪水可是市场价哦。”

另一位网民则指出,议员去各个选区和国会大厦进行公务,说白了不就是正常上班吗?既然是正常上班,不就应该支付正常停车费?“我们上班,将车子停在办公大楼的停车场也必须支付全额停车费……我们也没有在办公室过夜啊……”

还有网民举一反三说:“说什么鬼话?我只有一辆车,却必须买两张组屋停车月票,只为了回父母家探望他们。我也没在那里过夜啊。什么鬼藉口嘛。”

有网民脑筋转得快,立即将主意打到政府组屋身上。他说:“我也不经常住在家里,政府组屋能给我打个70%折扣吗?”

更多网民的心声其实较接近以下这位 Adrian Adrian。

他说:“对议员来说,停车费不过是一笔小数额,为何不干脆付清算了,还引来这么多无谓的关注,质疑政策是否不公平。为什么就不能像正常人一样支付全额停车费然后继续过你们的生活……这样的要求很过分吗?有时候不是人民故意要找茬,而是政府制造了这些渠道让我们找茬。简直是天才!”

起源:老师在校内免费停车引起审计署关注

教育部今年3月宣布,将从8月1日起,向全国中小学及初级学院的教职员收取校内停车费。有盖停车场的停车月票是100元,露天停车场则是75元。学校假期期间,学校的露天停车场月票则是15元,有盖停车场20元。一整年算下来,包括学校假期在内,开车的教职员必须支付720元或960元的停车费。这个收费是组屋停车场非居民收费的约三分之二。

20180327_PARKING.jpg
教育部决定,从今年8月起在学校向教职员收取停车费。(海峡时报)

教职员在上班地点缴付停车费后,如需开车走访其他学校开展工作,则可以要求“免费停车,但必须取决于其他学校是否有额外停车位”。

新加坡审计署是在发现本地两所理工学院收取低于市价的停车费,五所工艺教育学院完全没有向教职员收取停车费后,认为这在公共服务部门的裸薪(clean wage)准则下被视为“隐藏福利”,因此要求教育部全面落实停车费,教育部亦接受了审计署的建议。

今年五月,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谢健平在国会参加政府施政方针辩论时指出,基于“裸薪”准则而对学校教职员收取停车费,似乎意指教师过去这些年,都享有“隐藏的优惠”,是可笑且侮辱教师的做法。

教育部长:尊重政府内部制衡系统

教育部长王乙康事后在个人面簿上回应谢健平说,审计署在几年前就指出,在教育机构内免费停车在性质上相等于员工福利,这违反了公务员的裸薪准则。他说:“虽然这个结论有悖教育部多年来的做法,但我们必须尊重我们的内部制衡系统,我们不能选择要遵从哪一个结论,所有的制衡结论我们都认真对待。这是维护自律的价值。”

部长的解释虽然让许多人无法接受,但如果让开车的教职员在学校免费停车,这种做法本身对那些没有开车的教职员是不公平的。为了将一把秤端平,只好让所有开车的教职员一起分担这份痛苦,来杜绝任何“隐藏的福利”。

有网民指出,他觉得教师们不会过于介意支付停车费,“这不是钱财问题而是对于教师们的服务缺乏尊重的问题,从我们为了这么芝麻绿豆的小事如停车费而斤斤计较吵起来就能看出来。”

国防部也取消免费停车制度

这个“隐藏的福利”争论也波及国防部。

国防部早前回复《联合早报》询问时也说,随着六个军营和军事基地从4月起开始征收停车费,必须付费停车的军营和军事基地已从10个增至现在的16个。所有需要定期使用停车场设施的固定职员如正规军人,以及承包商都必须购买月票。回营受训的战备军人则无需支付停车费。

这些关于“裸薪”的争论,以及停车费的新措施自然引起网上线下议论纷纷,更有网民借题发挥质问,议员和基层义工在执行公务或进行社区工作时,是否享有免费停车福利?

建屋局今天的答复,其实就是回应公众的质疑。

非选区议员、官委议员都无法申请365元停车年票

建屋局的发言人也澄清说,非选区议员和官委议员是无法申请到上述停车年票的。而且国家发展部会继续根据建屋局现行停车收费率检讨和更新议员支付的停车年票收费。

那些基层组织义工,则只有受委任为公民咨询委员会(CCC)、民众俱乐部管理委员会(CCMC),以及相关小组委员会成员的义工,才能向建屋局申请一张特别的停车标签,这样的人数约占基层义工总人数的20%。他们当中如果是居住在组屋的居民,就必须先缴付政府组屋停车场的月票,才能申请特别停车标签。不住组屋的基层义工,申请特别停车标签每月须支付22元。

特别停车标签只允许基层义工在指定的停车场内停车至晚上11时。 

红蚂蚁在想,公不公平,更多取决于公务和私务之间,如何划清那条线。

如果议员周末走访某个选区或参加基层活动后,顺道在那附近和孩子吃个饭,或者探望一下住在那里的亲戚,这也是人之常情。如果刚好去市中心国会大厦开会,结束后在附近用餐顺道处理一些私务,将车停放在国会大厦一两个小时,这其实也是一种隐藏福利。万一他们家中有人把车借去开呢?这条线还真不好划清。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