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不够开放?我眼里的艺术在你眼中成了“人兽交”?

更新:
2018年06月07日 20:53
Esplanade Community Wall
引起争议最终被取下的,就是圆圈中的这幅画。(联合早报)

杀“鸡”儆猴?

过去几天,一幅挂在滨海艺术中心三楼的画引起公众在网上七嘴八舌开骂。

什么画作有如此大的号召力?

就是下面这幅由本地前卫当代艺术家廖芳炎(Vincent Leow)所创作的彩色素描。

front view.jpg
(今日报)

再来看个大特写。

close-up.jpg
(今日报)

整幅画约A3纸大小,悬挂在成年人一眼望去就能看得到的水平高度上,作品旁边没有介绍文字,内容展现的是一名背向观众全身赤裸的人骑在一只表情很痛苦的巨型黄鸡身上。网民普遍认为这幅画画的是一名裸男和一只公鸡,一看就让人联想到经常以“鸡”命名的人体器官、同性恋和人兽交(bestiality)。

这幅画与廖芳炎的其他作品自4月13日起,开始展示在滨海艺术中心三楼的滨海艺术中心图书馆外的墙上。6月5日上午,一个名为“维护婚姻与家庭的新加坡人”(Singaporeans Defending Marriage & Family)的组织将画作照片放上面簿后,引起很多人转发与热议。

由于廖芳炎并没有进一步解释作品的创作灵感来源,所以网民在不清楚这幅作品的内在含义的前提下,只能凭自己所看到的画面来诠释。“维护婚姻与家庭的新加坡人”组织的面簿帖文用不同颜色的显眼字体写道:

“滨海艺术中心提倡人兽交!裸男与动物性交的画就放在滨海艺术中心图书馆外!”
“这个区域有很多小孩会走过,是前往儿童艺术与玩乐角落‘小皮厢’的必经之路。现在还是学校假期!”
“难道是粉红点?”

SDMF-01.jpg
(“维护婚姻与家庭的新加坡人”面簿)

隔天(6日),滨海艺术中心就将画作取走。

Community wall (ST).jpg
原本挂在右边的“人兽交”画被取走了。(海峡时报)

滨海艺术中心候任总裁谭光雪受询时告诉媒体,这是滨海艺术中心的错误判断,目的只是想展现画家的杰作。艺术中心与画家联系后,决定将图取下,并感谢画家的谅解。

谭光雪也告诉《海峡时报》,艺术中心在与画家商讨后,“双方都同意不再继续展示该幅画作。这是因为展出地点是滨海艺术中心的社区墙,是一个公共空间,我们无法在这里放置告示,而且来这里的人很多,包括许多家庭。”

一经投诉就立即撤掉,不免让许多网民联想到2014年7月发生在国家图书馆的“企鹅书事件”。

And Tango Makes Three.jpg
被图书馆下架的“企鹅书”讲述两只雄性企鹅关系密切地共同孵化一个蛋并与小企鹅组成家庭的故事。(互联网)

当年有数本关于同性恋的儿童书(其中一本是名为And Tango Makes Three的企鹅图书)遭一名网民在“我们反对粉红点”的面簿上投诉后,立即被图书馆下架,支持派和反对派民众过后还掀起激烈辩论,甚至集体静坐抗议。图书馆的图书审查制度也在事件中饱受批评与争议。

画家的艺术并非首次引起争议

Vincent Leow (ZB).jpg
廖芳炎。(联合早报)

这不是廖芳炎的艺术创作第一次引起争议。1992年,他在百汇广场曾当着30多名观众的面前撒尿并喝下自己的尿,借此抒发艺术工作者的苦闷。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起哗然与议论。这次也不例外,支持派与反对派网民也在网上情绪高涨地互骂。

反对派:根本不是艺术,色情低俗下流

反对派主要由“维护婚姻与家庭的新加坡人”组织牵头。论点围绕在“人兽交”、“同性恋”、“粉红点”、“没照顾到广大群众的感受”、“低俗下流”、“有伤风化”、“影响孩子心理健康”等关键词上。

网民薛紫檀说:“幸好我没走过那里,不然肯定很难向我的孩子解释……难道是策展人犯错?才不是咯,这显然是一个明确而且刻意的行为……哪有可能不小心就批准一个毫无争议的画作……变态!”

“成长是一码事,发出错误信息又被错误解读然后刻印在脑海里就完全没有必要了!这幅画不是干净的艺术。画家想用作品表达什么?不是每个人都有艺术细胞懂得欣赏。这肯定需要家长从旁指导。”

支持派:艺术没有对错好坏

支持派以英文媒体读者为主。他们的论点多围绕在“艺术没有对错好坏”、“新加坡人思想太局促、视野不够开放、心胸不够宽阔”、“你不喜欢可以走开不看”、“没有做错为何要道歉”等关键词。

名为Mackie Tan的网民说:“真的让我大开眼界,竟然有人会认为所有事物、无论大小都冒犯到他们,而且会威胁到‘婚姻与家庭’,只因为他们狭隘的胸襟容不下这些事物。滨海艺术中心首先是一个艺术场所,它的主要功能是将艺术带给公众,让公众贴近艺术。而且我们都知道,艺术这个课题是两极化的,你看得懂就懂,看不懂就不懂,不是喜爱就是厌恶,但无所谓,只要发表言论和讨论的过程健康有建设性就可以了。

就好比有人认为梵高的画作相当丑,他那幅自画像耳朵被自残裹着纱布,其实有潜在危险,可能会鼓励一些人进行自残。但是我会因为它不符合我的信仰与价值观,而叫一家美术馆将画作取下来吗?我不会。我会走开对自己说,自残是不好的,不要去尝试。我不要像那些思想狭隘的林女士或陈女士和她们的朋友与家人那样,认为一幅画可以轻易动摇价值观。如果真是如此,那他们应该更好地教育他们的孩子,甚至教育自己不要有偏见。

至于滨海艺术中心候任总裁承认判断有误,为何要这么做?千万不要轻易向那些半瓶子咣当的人低头,因为他们总期望所有人的想法都和他们一样。你绝对比他们强。”

MackieTan.png


这名网民则说:“抱歉,我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人坐在一只鸡身上。笑死我了,我想你的思想一定要非常扭曲,才会看到一个人在和一只鸡性交。笑死我了。”

另一名网民说:“这简直就是在助长愚昧。你干脆将图书馆和书店里所有的《美女与野兽》童话故事书统统下架好了。”

著名法国画家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有句名言:艺术关乎的不是你看到什么,而是你让他人看见什么(Art is not what you see, but what you make others see)。

有网民贴了一组漫画尝试解说这幅画背后的“真实故事”,其实就是类似武松打虎的情节。骑在巨鸡身上的是一名成功制服了凶恶怪鸡,但在打斗过程中衣服全被撕烂的“大英雄”。每个孩子看了后都会想成为同样的大英雄。

man and hen.jpg
(互联网)

滨海艺术中心这次的杀“鸡”儆猴行动,让这场茶杯里的风波迅速告一段落,诸不知这次所儆的“猴”,究竟是画家本人,还是另有他人?这很可能就是所谓的艺术。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