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发布宪报 特金会地点呼之欲出

更新:
2018年06月04日 21:40
全副武装安保人员驻守香格里拉对话会
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上周末驻守香格里拉对话会会场——香格里拉酒店周边。香格里拉酒店也是特金会举办地的大热门之一。(欧新社)

意料之内,情理之中?

全球瞩目的特金会还有八天就将在新加坡举行,世界各国媒体连日来摩拳擦掌,势要率先“挖出”会谈举办地。甚至连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下榻地也不放过,这边“独家报道”将住A酒店,那边也要发则即时新闻,宣称B酒店才是最终选择,让这场“猜谜游戏”精彩纷呈,也为本地各大酒店带来不少免费宣传

在“谜底”揭晓之前,猜谜是不会停止的。作为承办方,我国政府昨天发布宪报,正式宣布特金会为“特别活动”。6月10日至14日,乌节与纽顿一带将被划为特金会的“特殊活动区”。

作为官方的正式通知,宪报中只字不提特金会具体会面地点,但明眼人一看便知,香格里拉酒店就在“特殊活动区”的范围内。

这也意味着,香格里拉酒店很可能将会是特金会的会面地,或者是美朝任何一方的代表团下榻酒店。

20180604_Shangri-La_Hotel_st.jpg
香格里拉酒店外观。(海峡时报)

“特殊活动区”有特殊要求

宪报指出,特金会可能包含一系列美朝双方代表的会面,以及相关的筹备活动与社交活动。既然称为“特殊活动区”,自然就有特殊的要求。五天的活动期间,根据《新明日报》的报道,进入区域内的公众必须让警员与任何获批准的人员搜查自己的个人物品以及身体。公众也不能将违禁品带入区域内,并且必须遵循相关人员的指令。

所谓“违禁品”,指的是易燃易爆危险品、武器、扩音器、无人机及相关部件、涂鸦物品等物品,确保没有人可以在该区域进行示威等破坏活动。

20180604_Shangri-La Hotel.jpg
(联合早报)

而任何在“特殊活动区”内的非公共场所将不被纳入“特殊活动区”。

“特殊活动区”高级酒店林立

根据宪报,特金会举办期间,受影响的地段为武吉知马路(Bukit Timah Road)、史各士路(Scotts Road)、巴德申路(Paterson Road)、河谷路(Granage Road)、采士华路(Chatsworth Road)、纳比雅路(Napier Rd)、古鲁尼路(Cluny Road)、与爱文士路(Evans Rd)包围的地段。

20180604_trump_kim_meet_singapore_map.JPG
(内政部)

红蚂蚁可没有言之凿凿地确认香格里拉酒店就是老特与小金的会面地点,或者是他们其中一方下榻的酒店。政府划出的“特殊活动区”可是高级酒店林立。

例如,对照2015年的习马会,中国大陆领导人习近平当时住的是东陵路的瑞吉酒店(The St Regis),时任台湾领导人马英九则选择位于乌节路的四季酒店。而这两家酒店都在此次特金会“特殊活动区”的范围内。

只是出于安保、规格、经验等方面的考量,香格里拉酒店仍是“特殊活动区”各大高级酒店中的“上乘之选”

20180604_Shangrila_Dialogue_Security_measures.jpg
香格里拉酒店定期举办国际及区域性大型活动,安保经验丰富。(路透社)

峰会期间香格里拉酒店正常营业

有趣的是,红蚂蚁在各大网上订房网站查询,香格里拉酒店在本月10日至14日依然正常对外营运,目前最低价位的豪华房每晚售价567元。

这样就意味着香格里拉酒店不会是特金会举办地?红蚂蚁也没这么说,毕竟香格里拉酒店的活动区与住宿区可以完全隔开,会谈住人两不误。但仍对外开放住宿,显示两国代表团或首脑住在这里的可能性不高。

嘉佩乐与富丽敦客房爆满 

说到热门,除了香格里拉酒店,位于圣淘沙的嘉佩乐酒店(The Capella)也是外媒盛传的峰会举办地之一。由白宫副幕僚长乔·哈金(Joe Hagin)带领的美国代表团先前已抵达新加坡作峰会前的最后部署,代表团一行就住在嘉佩乐酒店。

20180604_Capella.jpg
嘉佩乐酒店。(海峡时报)

《海峡时报》的消息称,美朝双方代表团于上月底在嘉佩乐酒店进行了约两小时的会谈。而上周三,朝鲜的代表团在该酒店待了超过四小时。

官方网站显示,嘉佩乐酒店最大的宴会厅最多能容纳700人,比香格里拉酒店的要小,但给美朝双方代表团提供会晤场地,还是足够的。不过啊,若要应付3000名从世界各地蜂拥而至的媒体记者,难度就很高了。除非在其他地点另设媒体中心,“安置”这批急于目睹历史性时刻的新闻人。

如果不举办峰会,那么特朗普有可能将下榻于此。嘉佩乐酒店共有112间客房。从网络上看到的客房预订情况来看,从即日(6月4日)起到6月15日,所有客房都被订满,或处于不可预定的状态,直到6月16日晚才有房,含双人早餐的普通房727元起售。

另一家频频见报的则是坐落在新加坡河一带的富丽敦酒店(The Fullerton Hotel),作为朝方先遣团队一把手的朝鲜国务委员会部长金昌善就住在这里。

20180604_fullerton.jpg
富丽敦酒店。(联合早报)

被列入国家古迹的富丽敦酒店共有400间客房与套房。红蚂蚁查询订房网站,本月10日至12日该酒店无房可住。

金正恩住宿谁买单?

《华盛顿邮报》日前报道,金正恩及其团队选择富丽敦酒店作为峰会期间的下榻地,不过要求其他的国家为这笔开支买单。这家酒店的总统套房一晚的收费超过6000美元(约8000新元)。

20180604_kim_fullerton_presidential-suite-01_orig.jpg
富丽敦酒店总统套房内部装潢。(富丽敦酒店官网)

报道指出,美国表示有意承担金正恩的酒店住宿费用,但考虑到朝鲜可能会把美国买单的举动视为“侮辱”,因此美方正在考虑要求新加坡为荷包扁扁但规格要求很高的朝鲜团买单。

我国政府是否会承担特金会的安保费用呢?《海峡时报》引述国防部长黄永宏昨天在香格里拉对话会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是必然的,但这是我们愿意负担的费用,是为这次历史性峰会所做出的小小贡献。”

至于这笔费用有没有包括小金的总统套房住宿费,便不得而知了。有兴趣知道的公众,不妨写信给你们的议员,请他们在国会上问问吧。

现在啊,还是继续和红蚂蚁一起等峰会举办地的“谜底”揭晓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