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用假金条换真钞 当铺竟然没有发现

更新:
2018年05月22日 20:21
Fake Gold
(互联网)

1万6800元真的很容易赚。

网购假金条到当铺换真钞作为赚钱捷径,18岁中国籍青年聪明反被聪明误,昨天被高庭判入青年改造所服刑。

青年改造所旨在改造年轻罪犯,刑期在一年半至三年之间,视罪犯服刑时的行为而定。

为了维持高消费生活而行骗

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嗜赌的母亲又一直怨恨他害死继父,已经成为本地永久居民的雷峰诚(译音)为了延续爱打电玩爱喝酒的高消费生活方式,去年与友人在本地成立假金条诈骗集团,成功用11块假金条从三家当铺骗走1万6800新元。

警方去年3月13日至4月5日期间,接获多起报案指有人试图售卖假金条,于是随即展开三天全岛突击行动,逮捕了八名年龄介于17岁至25岁的男子,起获45块假金条。据《新明日报》报道,涉案的假金条一共有100块,受骗的不仅仅是当铺,还有不知情的公众。

警方先是通过当铺的闭路电视画面锁定嫌犯的样子,然后在跑马埔路(Race Course Road)和荷兰弄(Holland Close)一带,逮捕了17岁的雷峰诚和另一名25岁涉案男子;在掌握了其他六名嫌犯的身份后,又在裕群路(Joo Koon Road)、甘榜爪哇路(Kampong Java Road)、义顺和欧南路(Outram Road)逮捕他们归案。

不服原判 上诉高庭

国家法院去年审理案件时判处雷峰诚进入青年改造所,但雷峰诚不服判决,于是上诉到高庭要求改判为缓刑监视。不过高庭法官昨天同意控方陈词和国家法院的判决,保持原判,认为制度严谨的青年改造所比较适合雷峰诚。法官在驳回上诉时说:“我知道你感到失望,我希望你会改过自新。”

雷峰诚虽然是八个人当中年纪最小的,却是脑筋转得最快、人脉也最广的。

根据国家法院的供词,雷峰诚是通过烤肉会结识一名男子,将钱转成比特币后,在中国网站购买了100块假金条,每块售价为三四十新元。从警方提供的图片来看,这些以假乱真的PAMP品牌假金条每个重一安士,乍看之下与真品一模一样。

Gold Bars Front.jpg
被起获的假金条正面。(新加坡警察部队)
Gold Bars Back.jpg
假金条背面。(新加坡警察部队)

PAMP官方网站上的金条长这个样子:

PAMP.jpg
(PAMP官网)
20180522-gold.jpg
(PAMP官网)

红蚂蚁在中国购物网咬了咬,很快也找到各种价格便宜到“笑”的仿真假金条。

Fake gold.png
(互联网)
Fake Gold2.png
(互联网)

不过显然的,这些假金条在做工上并没有雷峰诚所购买的那么精致,可见雷峰诚确实“有勇有谋有渠道”,才能将如此高质量的假金条弄到手。

虽是主谋却聪明地当配角

货到手后,雷峰诚就开始招募六名青年同谋帮他跑腿。干案时,他只负责送金条给这六人,然后护送他们去当铺,自己则在一旁充当配角,让人看不出他才是主谋。

去年3月13日至28日之间,他们七次用假金条欺骗当铺,并四次成功以11块金条行骗,单在3月28日一天就干案三次,其中两次成功得手,每次骗取3000元至4800元,前前后后骗取总额1万6800元。

当铺虽有步骤辨真伪 却无法屡试屡灵

当铺一般会用以下几招来鉴定金条的真伪,包括:

  1. 要求顾客典当金条时出示购买收据;
  2. 留意典当黄金的顾客是否是年轻人,如果是又一下子典当很多金条,就会特别留意。
  3. 参考金条图案,看看是否和市面上相同;
  4. 检查金条重量;
  5. 用仪器检查含金成分。

不过受访的当铺也指出,现在科技日新月异,容易制造假货,有时候真的不易分辨。尤其是黄金和钨的密度几乎一样,如果骗子用钨这种可以用来制造武器和珠宝的金属来制造假金条,做好的替代品是很难辨真伪的。

以前曾偷钱卖假手机

假金条诈骗案并非雷峰诚第一次干案。13岁玩电脑游戏上瘾后,他14岁就开始偷母亲的信用卡来支付打电玩的费用。

主控官说:“到了17岁时,上诉人变本加厉,犯下更复杂的罪行来负担他不当的生活方式。他设计网上骗局兜售假手机,并招募共犯一起行骗。”

雷峰诚是通过友人介绍的管道买到假手机,然后在网购平台打广告,称有一台三星S7 Edge的新手机要以780元出售。他在收取买家价值580元旧手机和280元现金后,却给了对方一台假货。

虽然他被逮捕后已赔偿该买家280元,也将对方的手机交还回去,但依然逃不过被控上庭的命运。这非但没让他醒悟,反而在案件展期法庭在评估缓刑监视是否适合他的这段期间,变本加厉想出了假金条骗真钞的干案手法。

这种花费400多新元“稳赚”1.7万元、回报率超过37倍的手法,确实比投资房地产或赌局的回报率来得高,但上得山多终遇虎,很快就被警方侦破逮捕。

破碎的家庭背景

这些剧情“精彩”的案件,背后似乎都隐藏着一个破碎家庭。

据控方陈词,雷峰诚来自单亲家庭,母亲虽然独自挑起全家生活的担子,却染上赌瘾,特别好赌。生父过世后,母亲再嫁但继父后来也过世。虽然控方陈词没有进一步说明雷峰诚的继父是在什么情况下过世,但雷峰诚的母亲却一直埋怨他害死了继父,所以鲜少与他相处,母子关系闹得非常僵。

雷峰诚的母亲透露,虽然她也明白不应该将丈夫的过世归咎于儿子憎恨儿子,但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脾气。雷峰诚16岁时开始喝酒,到了17岁每周会喝酒两三次,每两周就会喝得醉醺醺,还常常偷母亲的钱去买醉,并时常旷课逃学。时间一长,雷峰诚的母亲就更加管不住他。

陈词也提到,雷峰诚的母亲表示今后会多陪陪他,多监督他,并打算停止出租房间,让他有空间读书和休息。但控方却非常质疑她是否能保证可以化解自己对儿子那份深深的怨恨,进而有效地管教他。因此,控方认为被告没有恰当的环境接受缓刑监视,这也是为何高庭最终接受了控方陈词,判雷峰诚进入青年改造所。

希望经过这次事件后,雷峰诚不要继续在诈骗场上当另类“雷锋”,而是实诚地在改造所完成学业,别让破碎的过往成为破坏前程的绊脚石。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