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显龙会马哈迪,那身峇迪衬衫很“辣眼睛”……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4
PM Lee meets Mahathir
李显龙总理和夫人何晶(左一)上周六(19日)在马来西亚布城会见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左二)及夫人西蒂哈斯玛(右一)。(路透社)

网民不只关心总理的穿着,也关心新隆高铁和消费税。

马来西亚是距离新加坡最近的邻国,邻居最近换了政党主政,新政府与我国政府的关系怎么样,新加坡人都很关注。在这个大背景下,李显龙总理上周六(19日)赴吉隆坡与马国首相马哈迪见面,两人的互动当然就被国人放大观察。

两人首次以总理/首相身份与对方见面

有意思的是,虽然马哈迪和李显龙都从政多年,也多次见过面,但这相信是李显龙和马哈迪两人第一次以总理/首相身份与对方见面。李总理在2004年8月从吴作栋手中正式接过总理的指挥棒,马哈迪在2003年10月31日已经卸下首相职务,两人一下一上,相差十个月,就错失了互以总理/首相身份见面的机会。现实真是奇妙,李总理或许做梦都没想到,在他总理生涯进入完场之前,竟会与父亲同辈的马国强人再打交道。

众所周知,马哈迪在位22年期间,新马关系波澜起伏,双方为水价、弯桥、填海、白礁岛主权、领空、公积金制度等课题掀舌战,大部分争议都发生在李光耀和吴作栋执政时期。李显龙当了14年副总理,对建国第一代和第二代总理与马哈迪交手的细节不会陌生,但这一次他要亲自走到前线了。

210518 PM lee and Mahathir 2.jpg
身穿峇迪长袖衬衫的李显龙上周六(19日)在马来西亚布城会见马哈迪。(路透社)
21052018 PM meets Mahathir 2.jpg
李显龙(左二)与马哈迪(右二)会晤。在场的还有我国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左一)和马来西亚外交部秘书长拉姆兰。(联合早报)

据《联合早报》报道,李总理在40分钟闭门会晤开始时告诉马哈迪,马来西亚是新加坡“最近、关系最紧密的邻居”,因此才赶在马哈迪重新掌政后不久访马,以期推进两国关系。两人在会谈中没有深入讨论具体双边课题,但李总理形容两人的会谈“融洽且丰富”。

换句话说,这是一次“打招呼”的礼节性拜会,两人之间没有谈到具体事项,重点是表达善意及问候对方,毕竟两国是很重要的邻国。总理也邀请马哈迪以首相身份访问新加坡,并期待在11月于新加坡举行的亚细安峰会上会见马哈迪。

李总理也真不容易,上周一到周五,国会才开会辩论施政方针,辩论一结束就北上赴约,可见这是一次很重要的约会。领导人努力与邻国建立良好关系,吃瓜群众又怎么看待呢?红蚂蚁上网搜了搜网民的留言,将他们关注的几个点归纳如下:

1)李总理把窗帘布穿身上?

没有看错,网民对总理的衬衫很有意见。红蚂蚁那天看新闻,也觉得总理那件衬衫怪怪的,说丑不丑,说好看又不是,最贴切的形容词是:“很怪很抢眼”。

210518 PM and Mahathir.jpg
(总理面簿)
210518 PM meets Anwar.jpg
李总理(右二)及夫人何晶(右一)也与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左一)及夫人旺阿兹莎会面。旺阿兹莎也是马国副首相。(总理面簿)

总理与马来西亚领导人见面,穿上峇迪长袖衬衫,表示对主人家的尊重,这个没问题。但为何偏偏选中那一件呢?红蚂蚁乍看之下,还以为那是时下最前卫的“丐帮装”,这一块,那一块,用很多块补丁缝制而成。

一般上,大家都是先留意到何晶女士的装扮,才会去看总理穿什么,因为男士服装比较呆板。但这一次,蚂蚁和大家一样,我们的眼睛是先落到总理那件衣服上,因为实在是怪异。扫了扫网民的留言后发现,不是红蚂蚁没有时尚感,网民也一样吐槽总理:

这个说:“我喜欢他的衬衫,好像沙发上的印尼峇迪布,但我认为他应该穿一个马来西亚峇迪布,上面满是普腾的车子。”(proton cars:普腾车子是过去马哈迪时代推动的国产车,但在纳吉执政时期已经卖给中国吉利集团。)

这个够酸,说总理那件衬衫像是在普吉岛夜市买的。

这个说,谁让他穿这个的…不是很好看…看起来很像是用剩余的沙龙布缝制的。(呵呵,和红蚂蚁英雄所见略同。)

终于有个网民嘴里吐出好话了:很温馨,总理去马来西亚拜访真好。还有,他的衬衫赞到不行!

这个很有想象力,他说:“那件衣服像是开斋节用的窗帘布。”

所谓各花入各眼,只能怪那件峇迪长袖衬衫穿在总理身上太“辣眼睛”。也可能是你我小市民“山龟”、不识货,那可能是出自什么设计师之手的作品。

2)两位领导人谈了多久?

网民看得很仔细,好些人留意到本地主流媒体的报道有两个细节:一、李总理和马哈迪举行了40分钟闭门会晤;二、李总理是第二个与马哈迪见面的外国领导人。

让“怕输”的新加坡网民感吃惊的是,原来我们没有抢到“头柱香”?我们怎么可以是第二,什么都要第一啊。

第一个与马来西亚领导人见面的是哪一位大哥或大姐呢?是文莱波基亚苏丹。

他在上周一(14日)到马哈迪的布城首要领导基金会办公室,成为首名拜访马国新任首相的海外领袖。据马来西亚媒体报道,马哈迪对波基亚苏丹的到访感到荣幸,因为根据礼节,一般上外国首长只会在另一国家的政府完全组成后才去访问。

如果是有所谓礼节的“规矩”,那么马国内阁名单是在周五公布的,李总理星期六就赴吉隆坡,这也算是另一种第一吧?网民的新闻敏锐度超强,只看排序还不够段数,还看时间的长短。马国媒体报道说,波基亚苏丹与马哈迪谈了一个小时,比李总理和马哈迪谈的40分钟多出20分钟。

于是,网民又说事了:“都没有超过一小时”:

各位,没听过重质不重量,重精不重长吗?

3)新隆高铁走向何方?

马哈迪过去在水价、公积金制度、弯桥等多个议题上与新加坡抬杠。他回锅当首相之后,两国合作项目当中,以还未动工的新隆高铁项目的变数最大。这是马国前首相纳吉执政时期与新加坡签订的项目。

马哈迪主政后就曾表示,将重新检讨衔接吉隆坡和新加坡的新隆高铁项目。刚受委为马国经济部长的雪兰莪州州务大臣阿兹敏阿里上周六进一步证实说,他将检讨前朝政府经手的大型工程,其中就包括新隆高铁项目。

为何要检讨?缺钱啊。

马哈迪去年接受《海峡星期天刊》访问时就讲明:“我们需要研究能不能落实,因为我们没有钱,需要去借钱,这不是马来西亚在现阶段可以承担的。我们得知道我们到底需不需要这个新隆高铁。”

按计划,这个项目将在2019年开工建造,2026年底投入服务。马国改朝换代之后,工程是否会遥遥无期呢?虽然两国领导人在会面中没有触及,但网民还是七嘴八舌地议论,评语可分成四类:

一、以后谁还敢和马来西亚签署合作意向?

二、还是快点撤,免得建到一半,马来西亚就用这个项目绑架新加坡;

三、没有必要建,有很多其他交通工具;

四、为何不建,这对两国人民都有好处。

到底建或不建,估计短期内没有明确答案,因为国内事务应该才是马哈迪的优先考量,单单是纳吉和一马公司的事就够头痛了。不过,如果有心想建的话,请一定要全部建完,不要建到一半才来说不玩了,变成烂尾工程对两国都不好。

4) “GST魔咒”会在新加坡上演吗?

纳吉政府在2015年推行消费税政策引发物价上涨,直接冲击很多中低下层的生活,导致民怨沸腾。就这么巧,我国财政部长王瑞杰在2月份公布财政预算案时宣布,2021年至2025年间将把消费税从从7%上调至9%,新加坡朝野两党前阵子更是为了消费税“探风气球”的争论而吵得不可开交。

国阵丢失江山,相信已给人民行动党政府不小的震荡。我们的GST政策是否会喊刹车呢?网民开始幻想着,有邻国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行动党政府会不会也检讨一下呢?

另外这个说,政府必须向选民解释为何要调高消费税,至今没有看到详细解释。网民审问说:“政府开支透明吗?我们知不知道政府收入是多少,全部的钱又是怎么花掉的?新加坡是不是冲得太快,以发展的名义,支出远超它所能承载的?真的有必要调高消费税,还是只为了应付政府拟定的开支?

按这个趋势看,三岁小孩都会告诉你,反对党一定在我国来届大选中开辟“消费税战线”,行动党准备好接招吧。人民一旦不理解为何要调高消费,什么鬼抱怨都会通通跑出来。部长薪水太高啦、地铁又整天坏啦、民选总统保留制硬推啦……这些全部和GST没有直接关系,但民怨是不讲逻辑的。

5)祝愿新马长久友好

网民当然也不是只散布消极的“负能量”,大家也真心希望新马关系能够长久友好,毕竟两国是靠得最近的邻居,车子一开就能开过去了。邻居和谐共处、共同繁荣最好不过,谈谈好过吵吵。

两国领导人在1994年首次举行非正式峰会,马哈迪与时任我国总理吴作栋在浮罗交怡会面,成为日后两国领导人定期交流的开端。就如李总理说的,希望双方可以继续通过非正式峰会交流。

看到李总理亲赴吉隆坡与马哈迪见面,好些网民也给总理打气,希望新马关系有个好开头。

有马来西亚网民就说,新马就像一对孪生兄弟,不完全一致,但有很多共同点,两国关系唇亡齿寒。大部分新加坡人都有亲戚在马来西亚、成千上万个马来西亚人也在新加坡读书和工作。双方在投资、食物和水供应方面合作紧密,是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惠关系。

这个新加坡网民则说,很棒!当领导人主动搭建桥梁,相互展开有意义的对话时,成果之巨大将是无法想象的。大家一起为人民做得更多更好。(别管媒体夸大的负面信息!)

思想充满正能量时,眼睛看到的也是满满的正能量。好些网民都发现,当丈夫在忙着工作的时候,两位夫人何晶及茜蒂哈斯玛也没有闲着,她们手拉手、一起走,看来交情还不错。

210518 mdm.jpg
李总理夫人何晶(穿粉红色裤子)及马哈迪夫人茜蒂哈斯玛手拉手。(海峡时报)

210518 mdms 2.jpg

牵手是好的开始,但夫人们牵手还不够,新马关系能长期牵手,那才真的是好。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