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内三位阿兵哥死亡 黄永宏终于出来说话了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黄永宏
国防部长黄永宏。(Youtube截图)

当然也少不了尚穆根。

国防部长黄永宏今天(17日)很忙。

国民服役军人李函轩两周前因热损伤(heat injury)身亡,引起好些国民反弹,指责军队“tekan”文化整人整过头,并呼吁增加调查结果的透明度。

20180502-Dave.jpg
年仅19岁的阿兵哥李函轩在军训时出现热损伤(heat injury),送院抢救约两星期后于4月30日下午宣告不治身亡。(李函轩面簿)

黄永宏下午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时回应舆论关切。

外部顾问参与调查

他说,今后由独立调查委员会( Committees of Inquiry,简称“COI”)主持的军训死亡事故调查中,都会有一名不隶属于武装部队的安全检讨外部顾问团成员参与。内部调查报告过后将交给外部顾问团,由他们再撰写一份公开调查报告,并公之于众。

武装部队安全检讨顾问团(External Review Panel on SAF Safety,简称“ERPSS”)在2013年成立,由九名独立的安全专家和专业人士组成,旨在帮助国防部检查武装部队的安全管理措施及提出建议。有外部专家加入的独立调查委员会,正在调查李函轩死亡事件。

加入外部专家调查,然后公开调查结果。国防部应该是听到了外界的质疑,试图增加调查过程及结果的透明度,以息不满。黄永宏在一开场也代表国会,向李函轩一等中士等三位在过去一年丧生的全职国民服役人员的家人,致以最深切的哀悼。

李函轩不幸死亡之后,他的阿姨本月初在面簿上刊登了一则“黑函”,通过一名自称是外甥所属的第一精卫营的“小伙伴”所写的文字,爆出死者送院急救前在军营所发生的“内幕”,包括事发前一晚没有得到充分睡眠,还遭长官恶整;当天完成八公里快步行军后出现明显中暑症状,指挥官依然视而不见,也没有按正常程序进行救治;在场的医务兵也手忙脚乱不知所措。负责安全措施的人员也不见踪影等。

根据国防部官网刊登的部长声明全文,黄永宏今天在国会上坦承,他知道针对李函轩的指挥官的指控,但认为应该先让独立调查委员会和警方全面调查事件,确立实情。一旦发现不当行为,将采取矫正性措施,防止错误重演。

黄永宏说:“这包括惩罚那些因鲁莽或疏忽行为,导致他人死亡的人。”他强调,就算武装部队军人是在部队当值时发生违法行为,他们也可能在民用刑事法院(civilian criminal courts)上被起诉与惩罚。

事发后的调整措施

为避免悲剧再发生,军队采取了新的预防措施。黄永宏透露,军队对所有训练作安全性暂停,以及仔细复审那些有热损伤风险的训练项目。暂停期间,指挥官们要谨记采取一系列预防措施的重要性:补充水分、测量体温,依据综合温度调整军训时间与作息周期,以及及时发现热损伤较高风险人群等。

我国地处热带,天气湿热,军人容易受高温影响。防止热损伤的措施,也包括强制士兵在每项训练的前、中、后喝水;每天训练前测量体温,凡超过37.5摄氏度的不准训练。

另外,武装部队一向使用方便携带的热应力监测器(Heat Stress Monitor)检测环境温度(综合计算使用者周边环境的空气温度、风速、空气湿度和压力),指挥官依据这个温度调整军训与休息的时间比例,例如超过33摄氏度的高温下,练15分钟,就要停30分钟。温度越高,训练时段也相应越短,以避免军人身体过热。

1425559930817.png
热应力监测器(Heat Stress Monitor)。(国防部网站)

黄永宏说,武装部队自2009年起就没有出现因严重中暑(heat stroke)而死亡的个案,不过热损伤每年都会发生。严重中暑是最严重的热损伤。

但随着过去20年新加坡的温度不断上升,热损伤的风险越来越高。武装部队正在评估使用穿戴科技配备,实时监测士兵情况的可能性。另外,国防将也将委任一个外部医疗小组,审查武装部队现有针对热损伤管理的政策与措施,并且提出改善建议。

一句话:高温不能成为夺走阿兵哥性命的理由,军队须努力达到热损伤零死亡目标。

黄部长谈“零死亡”:我知道很难,但必须做到。

纵观黄部长的声明,出现频率极高的关键词就是“零死亡(zero fatalities)”了。他不断强调武装部队中安全的重要性,并希望在军队内部整顿及内外部专家协助等多种保障下,能够使“军训零死亡”成为常态。

黄部长给出的一组数字显示,“零死亡”不是不能做到。过去20年,武装部队每年平均只有一起军训死亡事故,2013年至2016年间,事故死亡率更是为零。

20180517_chan.jpg
曾宪正。(国防部)

不过,单单在过去一年,就有三起国民服役人员死亡案例。去年9月,武装部队三级上士曾宪正(21岁)在澳大利亚参加军事演习时发生意外重伤身亡;李函轩一等中士(19岁)上月军训后出现热损伤症状,入院12天后不治;本月13日,民防部队郭俨进中士(22岁)在即将退役之际,遭同袍丢进消防局泵井后溺毙。

黄永宏表示,军队将向每名指挥官和士兵灌输强烈的责任感,确保每个层面的军训在安全措施上都有所保障。他说:“……我们必须时常改善我们安全系统的精密性,以达到那个目标(零死亡),因为如果我们做不到(的话),可能意味着又一个家庭失去了宝贝的儿子。” 

确实,每个家庭的宝贝儿子都要去当兵,所以一旦发生阿兵哥在军中死亡事件,舆论都非常关注,担心自己的儿子会不会有一天也出事。

尚穆根:(民防服役员溺毙案)“几乎肯定”将启动刑事诉讼

国民服役与死亡个案在国会上成为非常火热的话题,黄永宏的部长声明结束后,多达13位议员轮番上阵提问。

20180517_kok.jpg
郭俨进。(面簿)

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议员迪舒沙比较不同,他问的是本月13日发生的大士景消防局全职服役人员郭俨进溺毙案。这个时候,就轮到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尚穆根有点小忙了。

20180517_shan.JPG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在国会上回答议员的提问。(Youtube截图)

尚穆根回答时透露,“几乎肯定”将对涉案人员启动刑事诉讼程序。

律师出身的尚穆根说:“几乎肯定将有刑事诉讼。总监察署已经告诉我了。经过对现阶段事实的审阅,基于我所看到的事实,我也这样认为。”尚穆根也说,调查委员会(Board of Inquiry)将彻查事件,事件的细节将在法院诉讼的过程中向公众披露。

死者不会游泳却被抛入井里,这是不是已经超出“tekan”的行为?

尚穆根说,涉案人员明显且严重违例,他们的行为完全不可接受。尚部长的话挺狠的,他说:“他们嬉闹。他们逼迫郭中士这样的人做危险的事情,甚至把他们逼入危险处境。而作出这种事的人都没有经过思考。他们不曾思考——事情怎么可能出错。出错了,一条生命无辜断送。”

错误已经犯下,接下来就要从错误中学习。尚穆根主要提到两项改进措施。

两项改进:全面检讨+长官问责

一是他已指示民防部队和其他内政团队,全面检讨现有纪律与条规,执行手段与力度,并提出改进方式。预料下周会有结果。

另外,从今往后将实行“长官问责制”。民防部队总监叶伟德在昨晚(16日)发给所有民防官员的信函已有提及,他也亲自告知指挥官们,民防部队对任何违例活动或“整人”(ragging)活动采取零容忍态度。一旦发生类似行为,该单位的指挥官也要负上责任。

“tekan”文化怎么办?

“整人”活动是武装部队与民防部队广泛存在的“tekan(欺负)”文化的具体形式之一。郭俨进是受害者之一,李函轩亦是如此。李函轩的母亲甚至在儿子的军事葬礼上,公开呼吁:“(军中)过时的整人传统或处罚时段必须立刻停止……我若需要牺牲独子来传达这点信息,请确保这是能为看起来完美的训练制度带来实质改变的(意见)。”

义顺集选区议员李美花(人称“花姐”)向黄永宏提问时就说,她今早收到一位妈妈的电邮称,这位妈妈的儿子在服役,并从儿子那里得知,‘tekan’文化仍在国民服役中存在。李美花问部长:“这种‘tekan’文化是否被允许?举报的渠道又有哪些?”

黄永宏并没有直接反驳花姐关于部队中存在“teken”文化的陈述。他是这么回答的:“如果国会中的任何人,或者任何公众可以给我提供细节,证实存在滥用职权的行为,受训人员获不公平对待,让我知道,我们会去处理。”

如果郭俨进与李函轩的死能产生什么意义,那么就是武装部队与民防部队都能引以为戒,主动作出改进,而不是被动等待公众举报再作出反应,来确保类似的悲剧不再发生。因为过早逝去的每一条生命,都显得太沉重,没人承受得起。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